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民运人士能否赴港悼念司徒华?

本周香港媒体主要关注以下焦点: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去世,香港各界普遍对其人品予以高度评价;司徒华悼念仪式能否允许海外民运人士来港,成为关注焦点;北京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就赵连海事件表示"井水不犯河水",到底错在哪里?

default

什么是真正的爱国者 ?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去世,其人品在香港获得包括特首曾荫权在内的高度评价,也令北京感到尴尬。香港《苹果日报》发表社评,题为《真正爱国者必成为质疑专权政治的反对派》。社评写道:"什么是真正爱国者呢?从杨衢云、孙中山以至中共建政前的毛泽东等人来看,爱国者与爱党、爱现政权是不相干的。…… 自清末以来,中国的所有爱国者都是为了国家走向自由、民主、共和、人权而不惜抛头颅洒鲜血的,中共也以追求民主、平等来号召人民支持它推翻国民党政权。……司徒华早年爱国并曾靠近中共党,但因为他置身在党组织之外,很快就认识到专权政治与他的理想追求背道而驰。六四后他成了香港最坚决的反对派。"

李禄能回大陆,王丹不准来港?

司徒华逝世后,大陆在海外的民运人士纷纷要求到香港参加司徒华的悼念仪式。《苹果日报》还发表题为《特首敬华叔,应准王丹来港》的社评。社评写道:"对王丹、吾尔开希等民运人士希望来港祭悼司徒华,立法会议员,包括一些建制派人士,都公开表示港府应开绿灯。曾荫权拒绝公开响应相关问题,眼下情有可原,毕竟,无论与北京或中联办沟通,还是与王丹或支联会沟通,都需要时间,但是,曾荫权应明白:拒绝王丹他们来港,引发的批评声浪和政治风波,可能远大于让他们有条件来港。"

社评写道:"对于批准王丹等人来港,曾荫权及港府显然有一些顾忌,坊间也有一些怪论。这些顾忌、怪论,如果得不到澄清,最终将影响曾荫权和港府做出合情合理的决定。

“其一,被北京通缉的民运领袖能否入境香港?这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应是港府作茧自缚的主因。香港一直限制因参与八九民运而被北京通缉的人士入境,但是,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近年已多次出入中国大陆,身为华尔街的基金经理的李禄,早前更陪同微软创办人盖茨及股神毕菲特到深圳,出席多项公开活动。既然北京已不再封杀这些民运领袖、学运领袖,准许他们有条件地返回内地,或奔丧,或从事商业活动,港府又何必枉做小人,拒绝他们来港?董建华年代,尚能准许吾尔开希来港出席梅艳芳葬礼,6年后,港府反而在政治上要倒退吗?

“其二,有评论指,如果曾荫权,或者保安局长李少光公开表态,就是对公务员施压,不尊重程序正义,因为核准入境的法定权力在入境处处长手中。这如果不是一种曲解,至少是一种误解。拒绝哪些政治人物入境,特别是拒绝不受北京欢迎的人物来港,本来就是政治决定,岂是入境处的公务员所能决定的?……

“其三,王丹承诺来港会采取「三不」,即「不见记者、不开新闻发布会、不进行公开活动」,但有亲中议员及报章,质疑其诚信,甚至攻击他「人品低劣」,试图以此影响港府的决定。其实,就算王丹自毁承诺,或在传媒追逼下响应一些政治问题,受损的只是他个人形象,又岂会对香港造成甚么损害?王丹所能回答的问题,哪怕是对北京的尖锐批评,在今时今日的信息时代,随时可见之电视、网络,又有几多新鲜感、杀伤力?"

港人的核心价值

香港《明报》则发表香港时事评论员吴志森的文章,题为《没分井水河水,而是血浓于水》的文章,就北京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大发「井水不犯河水」的言论,亦即希望港人不要干预赵连海事件发表评论,对王光亚提出批评。文章写道:"香港与中国大陆同是一国,实行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制度。香港有言论新闻自由,政府受到第四权监督;有独立的司法,让公义得以彰显;有廉洁的制度,重视程序正义……

“回归13年,虽然一切逐渐衰败萎缩,但制度底子深厚,至今仍然起着重要的作用。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监督制衡、人道关怀,经过百年的累积沉淀,成为港人珍视和坚持的核心价值。……

“深圳河北面,实行一党专政,司法不独立,缺乏制衡,权力腐化,集团性贪污的规模和金额屡创新高,权钱色交易花样百出层出不穷,为了维持强大而虚怯的权力,维权受到肆无忌惮的打压。「一国两制」,在制度和结构上,南辕北辙,出现矛盾应属必然。赵连海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爸爸,坚持维权,为了孩子的健康讨回公道,却由原告变为被告,以莫须有罪名判监坐牢,上诉权利被剥夺,家属的自由被侵犯。这一切,都超越了香港人核心价值的底线,触动着香港人最敏感的神经……港人向汶川玉树地震灾民伸出援手,对刘晓波赵连海被打压愤愤不平齐声抗议,同样都是同胞之情,同样都是人类之爱,没分井水河水,而是血浓于水。"

摘编:李华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