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民生观察"刘飞跃再遭殴打

湖北随州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于7月31日遭监控人员殴打。报案时,警方要求他先出示维权文章,再作医学鉴定。而已多次殴打刘飞跃的那名监控人员,目前不但消遥法外,而且仍在继续跟踪他。

Der Menschenrechtler Liu Feiyue in Suizhou, Hubei wurde am 31.07.2011 von einer Überwachungskraft schwer verprügelt. Bild aufgenommen von: Liu Feiyue Datum:31.07.2011 Rechte zur Nutzung des Bildes gewährt von: Liu Feiyue

“民生观察'网登出的刘飞跃遭殴打后照片

刘飞跃在接受德国之声电话采访时讲述道,7月30日晚,长期监控他的人员邹传钢称,上级有令,当晚刘飞跃不得出门参加火车站的集会活动。刘飞跃说,当晚他们并没有集会活动,也没有动车7·23事故的"头七"纪念活动,所以对邹传刚并未理会。

然而,第二天,7月31日下午,"大概将近两点钟的时候,我骑着电动车外出,邹传钢很快就跟过来。行走了一二十分钟,我来到随州市经济开发区望城岗工业园,邹传刚骑着摩托车就逼过来。他一下子就来到我的身边,口中开始骂,说你是不是又犯邪了,边说边挥拳就打过来。当然我进行了还击。他见我还击,就拿起一块石头,对着我的左胸、腰部、胳膊,进行捅击。造成我的左胸、胳膊、身上大面积肌肉损伤,红一块、紫一块。当时多次打得我疼得没有办法,就蹲到地上。我喊'打人了,救人哪',后来才慢慢有人过来围观。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这种暴行才被迫结束。"

先看维权文章,再作医疗鉴定

刘飞跃回到家中,没多久,随州市曾都区两名国保人员来到他家,说邹传钢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过来所谓"看望"。之后,刘飞跃与妻子去随州市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报案。值班警察虽然做了登记,但没有立案,而且要求他们把写的维权文章先拿过去。

"随州市经济开发区的警员讯问时说,你既然知道他叫邹传钢,知道他在跟踪你,那他为什么要跟踪你?当时我就讲,因为我们从事维权工作,包括在网上经常写一些文章,关注民众的事情。可能是政府或者相关部门安排他来跟踪。我当时还提出来,你能不能先拍照,把我身上的伤情拍下来,因为这是第一手的证据。值班警员就说,你既然是搞维权的,你就先把维权的文章下载下来,我们先看一看。把文章带过来后,写个申请书,我们再给你开医疗鉴定通知。"

刘飞跃说,之后警方与他就没有再联系,他也没再跟警方联系,"这样一种所谓正常程序,大家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完全是讨不到一个说法的,走不通的"。

多次遭监控人员殴打

刘飞跃与妻子去医院作了检查,结果是,身体多处软组织受伤。事实上,刘飞跃遭监控人员邹传钢殴打,已发生多次。刘飞跃讲述说,从2007年,邹传钢就开始跟踪他,已多次有暴力行为。2010年12月5日,刘飞跃在武汉被抓到新沟桥派出所,从随州赶来的邹传钢也对他进行了殴打。

"谁都知道这样一个黑社会背景的人员,是谁安排的,是谁指使的。我们多次和有关方面交涉,但是包括公安在内,国保在内,他们目前对这个事情都不愿意处理。相反,邹传钢现在还在继续对我进行跟踪。"

刘飞跃问道,是什么力量在支持邹传钢,让他如此野蛮,如此猖狂。

维权人士屡遭殴打

刘飞跃介绍说,现在身体状况还是不太好,虽然内脏器官没有大的问题,但身体多处部位非常疼痛,在接受采访时多次想咳嗽,但不敢咳嗽因为非常疼痛;晚上睡觉,躺下去就爬不起来,爬起来想躺下去也很困难。

维权人士遭殴打屡屡发生。据在大陆被禁止的博讯网报道,今年以来,维权律师唐吉田、姜天勇,作家余杰等多人被严重殴打。

香港维权律师关注组潘嘉伟就此评价说:"我觉得中国政府在这一年对维权人士、维权律师、作家的打压非常严重。我们觉得中国政府是在非常明目张胆的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所以,我们要求中国政府尽快停止公安部门、国保以暴力的形式对待维权人士和维权律师。"而对于一些维权人士受到"不明身份者"、有黑社会背景的人殴打的事件,潘嘉伟表示,为什么中国可以发生这样完全是非法的的行为;倘若中国政府不去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只会更加证明中国不是一个法治社会。

作者:苗子

责编:邱璧辉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