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走遍德国

民俗博物馆里的中国珍品

中国对于普鲁士国王和德国科学家的重要性,也从位于柏林达勒姆区的民俗博物馆的藏品中得以展现出来。过去的几百年中,在那儿汇聚了来自全世界的大约55000件文化历史和民族学的珍品,而其中的40%来自中国。

Fein geschnitzte Guanyin aus dem 12. Jahrhundert im Ehtnologischen Museum. Copyright: Karin Deckenbach

民俗博物馆收藏的中国12世纪的观音像

民俗博物馆本身也历史悠久:它成立于1873年,最初是更为古老的柏林民族学博物馆的一部分。而民族学博物馆的历史则可以追溯到德国国王和各地选帝侯拥有的所谓的"艺术间"。这些艺术间的藏品保存在富丽堂皇的橱柜里,这些橱柜通常用中国的漆艺图案来装饰--就像人们今天仍能在柏林的许多宫殿里看到的一样。这些橱柜里收藏的绝不仅限于艺术品或者珍奇物件,民俗博物馆东北亚专家西格马尔·纳泽尔 (Siegmar Nahser)博士解释说:"提起艺术间,人们总是想到艺术品,或者是来自非洲的画有装饰的鸵鸟蛋。事实并非如此。普鲁士皇家艺术间从1829年开始就已经有了四个部门:一个是自然史部门;还有一个史前部门,即所谓的国家古代史;然后是艺术收藏部门,大部分是欧洲艺术家的作品;最后是人种学部门。"

Chinesischer Apothekerschrank. Copyright: Karin Deckenbach

中医药柜

12世纪的观音像

民俗博物馆是在这些收藏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今天,博物馆里展出了许多民族学和文化史方面珍贵而又富有教育意义的展品,其中还包括对丰富多样的人类宗教史所进行的一种视野独特的展示。例如,用一个小而精美的道教神像的收藏来联系中国的宗教历史进行诠释。这些精心雕刻出来的中国鸡血石塑像,本来属于一个俄罗斯侯爵,在1806年这位侯爵破产后所举行的艺术收藏拍卖活动中被博物馆购得。

这些来自中国的宗教历史展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尊稀有的12世纪观音像。民族学家纳泽尔(Nahser)兴奋地说:"这个观音雕刻得非常精细,脸部非常华贵,其类型可以追溯到唐代。她的这种右膝高高抬起的坐姿很特别,令人印象深刻。"

黎族纺织品-传统药柜-南方农具

不仅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民族学专家同样也很喜欢这家柏林博物馆里的藏品。民俗博物馆和北京故宫博物院、台湾中央研究院以及科学院的专家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柏林民俗博物馆特别吸引游客和科学家之处就在于它不仅仅关注人类文化史上的大发展,而且还特别将目光聚焦在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文化上。如今,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常常向该博物馆询问这些东西。

民族学家纳泽尔(Nahser)讲解说:"比如,华盛顿纺织品博物馆的一位女士在对海南岛上的纺织品进行科学研究,而我们果真就有这方面的1912年的资料,这是那时的柏林民族学博物馆馆长在中国收购来的。当时他沿着长江坐船旅行,买了一些东西,里面就包括这些从黎族人那里购买的传统纺织品。这位华盛顿的专家现在利用这些纺织品来研究这个少数民族的文化。"

Chinesisches Bett im Ethnologischen Museum. Copyright: Karin Deckenbach, Yue Fu, DW

红木雕刻的中国床

这里的有关各民族的日常生活文化的展出很受参观者的喜爱。例如博物馆展出了一个非常棒的中国药店和传统的药柜,里面有能治疗天花的蟾蜍粉和治愈背疼的干蜥蜴。同时展出的还有来自德国考察队的一次收获。这个考察队1930年前往上海南边的港口城市宁波,从那儿带回了一些犁、一架牛车、一些锄头和鞍座以及捕鱼用的渔网和器具,这些东西都可以追溯到1880年左右。

古老的想法 全新的创意

过去的几百年里,环球旅行者想要了解外族文化的兴趣至今都没有间断过。"好奇是人类的本性,人们都想看看别人是怎样生活的,吃的什么东西,穿什么样的衣服,以及信仰的又是什么。所有这些都在我们博物馆的这些实物上得到了展现。"民族学家纳泽尔(Nahser)解释说:"当然每一代人的做法都不一样。而当我们带着新的旅行观感回来时都会感到很高兴。并且大家通常会印象非常深刻地回来,因为外出旅行同时也为自己的生活获得了新的启迪。"

中国家居文化方面的展览也很受大家欢迎。然而正如纳泽尔博士观察到的那样,中国参观者却常常对此付之一笑。也许因为那些典型的中国客厅摆设对中国人来说并不具有代表性。然而,欧洲的参观者特别喜欢这张18世纪的、用红木雕刻的、漂亮的中国床。这些在欧洲人看来也非常舒适的中国卧室家具如今在德国很流行。民俗博物馆就这样让不少古老的想法成为了我们今天多元文化世界里的新创意。

作者:Karin Deckenbach 译者:易木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