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毛泽东的子孙们已不再是红孩子

2008,中国的奥运年。也许,中国社会自此走向一个新的时代。但是无论如何中国的年轻一代已经走进新时代。他们以令西方人感到惊讶的观念和方式追求着自由。对中国年轻人,特别是大学生一族来说,自由意味着“性开放”、“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但是政治自由或者民主的概念在他们的头脑中还为时过早,西藏独立干脆连提也不用提。德国时代周报驻华记者花久志认识了几位中国的大学生,试图将这一代年轻人看个究竟。

default

中国的年轻一代对解决社会矛盾的态度不再是采取极端手段,他们更愿意对这些矛盾采取宽容的态度,并且尽可能地得到最好的结果。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批判但是又力表忠诚。他们称赞西方的同时也希望能够从西方得到更多的承认。

党的最高领导也是“小学生”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的刘翠(音译)是北京奥运会的志愿者。她的工作是负责陪同国际奥委会的高级官员。刘翠的室友小赵同样也是奥运会志愿者。她说,她做这项工作首先想到的不是爱国主义。“我的父母以及在东北老家的朋友们都会为我感到骄傲,”小赵说,“其实工作本身有时候挺无聊的。一天到晚要帮助官员们解决那么多问题,而与此同时运动馆进行着精彩的比赛我们却不能进去看。我对奥运会更感兴趣,我们应该向世界展示新北京的面貌。”

Premierminister Wen Jiabao zu Besuch im Epizentrum des Erdbebens

温家宝视察四川地震灾情

2008年对中国来说是命运不平的一年。3月,西藏骚乱;5月,汶川地震;8月迎来北京奥运。这一连串的不寻常事件唤醒中国大学生们的自我意识。但是不同于那些为文革或者“六四”死难者落泪的前辈,新一代大学生头脑中不再有集体主义意识和政治热情。小赵说,她相信党的最高领导人也是“小学生”。她说,胡锦涛和温家宝去四川地震灾区看望灾民的行为是“中国的领导人试着表达对普通人的同情心”。

19 年后的北大三角地

来自山东的罗焕清(音译)北京大学计算机系的学生。这位身穿带有Google标志黑色T恤衫的19岁小伙子捧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北大三角地前。“这里是自由的象征,”小罗说,“今天在这里又什么都可以做了。”学生自由组成的俱乐部小组允许在三角地公开招募新生或者举行活动。没有老师或者安全部门人员的监管。阳光照耀在散发着清香的槐树花上,三角地聚满了大学生,让人想起19年前的情景。

Studentenprotest auf dem Platz des himmlischen Friedens

19年前的中国大学生

罗焕清每天都在网上读《纽约时报》,当然他得使用代理服务器。他说不想只听中国国家媒体单方面的报道,但是他也不是一个异见分子。“我无法设想10亿中国人选总统,那样的话,中国肯定会乱起来,”但是言论自由是必需的,“应该想说什么就可以直接说出来。”

“言论自由的条件成熟了,但是直选的时机还不成熟”

胖乎乎的朱晓宇(音译)是纪检监察部一位高级官员的儿子。他在北大读国际关系,党员,今后的目标是从政。小朱参加了在北大组织的模拟联合国,他在学校很出名。“北大学子一直是为这个国家指出变革之路的第一人。” 小朱的口气听起来像政治家一样。

小朱说中国人和欧洲人之间有一个巨大的差别。“如果考虑到历史遗留问题造成的同邻国的争端,也就不难想象,以欧盟的模式建立‘亚盟’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中国人只能相信自己的民族。”

Olympische Fackel in San Francisco, Proteste

爱国主义

朱晓宇称自己是爱国主义者也是民主主义者。对他来说,民主是一种普世的价值观,但是西方不能逼迫中国。中国需要民主,但是应该建立自己的民主模式,特别是不能妨碍到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中国社会已经足够成熟,完全可以推行言论自由,包括新闻自由,以及党政分离。但是对于实行直选以及民主换届的条件还不成熟。”

在北大有一个规模不大的学生社团—“学生军事协会”。社团成员们在暑假前又举行了一次活动。他们坐在北大的草坪上,周围是打排球的学生和晒太阳的情侣。一个姓李的经济学博士说:“上一代人相信西方的一切都是好的。但是我们的看法和他们不同。我们更客观地看待中国。如果西方进行反华示威,那我们也会反击的。”

“学生军事协会”的成员都不是党员。他们说,不需要先加入共产党然后才能为祖国做点什么。一个身穿印有“I Love China”字样T恤衫的化学博士说:“美国在西藏问题上采取现实主义政策。他们谈论西藏独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攻击中国,没有其它的原因。”

性自由和网络自由是中国这一代人的武器吗?今天的中国年轻人显得更为自信。他们不再诵读党的口号,寻求真理。他们只考虑自己,表达自己的情感,将个人的利益摆在政治之上,但是他们又不是对政治完全采取漠然的态度。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