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比特费尔德:废都重生

在前东德时代,比特费尔德(Bitterfeld )或许是全欧洲环境最差的城市了,但是如今,这个化工城市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又呈现在了人们的面前。德国之声综合报道如下:

default

如今的比特费尔德景色宜人

1989年之后比特费尔德就是一座垂危的城市:化工厂被关闭,东德时期非常著名的文化馆也被关闭,遭遇了同样命运的还有邻近城市沃芬的ORWO胶卷厂,人们不得不开始逐渐的离开了这个位于哈雷、莱比锡和德骚三角工业区的化学“废都”。

Aspirinherstrellung bei Bayer in Bitterfeld

拜耳集团在比特费尔德生产阿斯匹林

而如今,“废都”有了新生。举世闻名的拜耳集团在比特费尔德建立了化学工业园区,生产阿斯匹林。比特费尔德和沃芬发生了骤变,新的工业园区吸引了全球第二大太阳能生产制造厂Q-Cells在其设立密集型增长的未来产业,首先投资8000多万欧元兴建了一家生产太阳能硅片的工厂。

以前的褐煤工厂撤走了,空气中的煤灰和浓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湖泊和森林,不但给予了当地人民新的生活,也吸引着那些远道而来的观光者。

重生的城市

如今的比特费尔德给人浴火重生的感觉,但是当年却面临着万人失业的威胁。这个胶卷厂在东德时期曾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的胶卷生产厂,维持着14000名员工的生计,其中8000名女工。

工作是艰辛的,办公场所的温度通常在零下8度以下,因为胶片曝光的原因,所以工作只能在黑暗中进行。而如今,所有的设备和厂房都成了胶卷博物馆的一部分,供人们参观,介绍胶卷的发展历史,该博物馆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家展览三四十年代胶卷生产设备的博物馆。

博物馆正中挂着相片化工联合企业时期的照片。曾经在那里工作过的工人吉尔说:“停止了化学费料排出,但还有发电厂。发电厂排出废物的同时还提供着生产用的电。 这使得环境污染与工作岗位的流失产生了很大的矛盾。”

ORWO是传统的前东德胶卷厂,1964年为了区别西德爱克发(AGFA)品牌,WOLFEN工厂更名为ORWO(Original Wolfen)。1970年在ORWO的基础上东德境内的众多胶片生产厂商组成了一个新的相片化工联合企业(Fotochemischen Kombinate),其中的主要企业包括德累斯顿相纸工厂,Wernigerode相纸工厂,Calbe胶质工厂,柏林相片化工厂,柏林蓝图印刷厂。

如今只有那高高耸立的行政大楼还提醒着人们ORWO还有以往的辉煌,在其南边几公里的地方,就是新建的化学工业园区。Q-Cells的太阳能厂在这里雇佣了大约1500名员工,而拜耳药业则成为了该地区的另外一个重要的支柱产业。

Bernsteinvilla Bitterfeld

金秋10月里的贝恩斯泰因别墅

不仅仅是工业在该地区产生了变化,昔日被关闭的矿井2002年也变为了观光旅游景点,金秋10月从本恩斯泰因别墅的观光平台望去,到处是美不胜收的景色。

西部移民


前东德时期的大规模的从业者在现今的比特费尔德工业园区是几乎不可能的了,因为现在化学业的人工非常贵。 由于缺少有一技之长的高水平的劳动力,使得一些人从西德迁移到了比特费尔德。 就像克卢普一家,他们11年前就搬到了这里,孩子在托儿所里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他们就可以安心的在这里工作了。

他们住在格利茨(Goitz)的湖边。夏天还可以在湖边一边野餐一边享受美景,还可以看到鱼儿在清澈的河里游来游去。

Kinderballet in Bitterfeld

青少年芭蕾舞团

从DDR时期比特费尔德就被称之为艺术之都。 1950年这里的居民共同修建了一幢纪念堂,如今青少年芭蕾舞团在这里排演,并且将要代表比特费尔德在萨克森州,图林根州,甚至是中国进行公演。 他们舞蹈体现了这个地区的转变。就像艺术博物馆经理克劳斯说的:“在这里青少年得到训练,学会跳舞,而且他们还能学会在这里生活,因为这里是一个有生活情趣的地方。”

年轻人也可以在这个地区居住下来, 这也是豪夫的工作任务,从东西德合并以来他就担任了职业培训中心的负责人:“我们给3500名学生提供就业机会,还可以帮助这些学生在培训期间取得在企业里的实习机会,并且还可能得到工作位置,毕竟成功系数达到了40%。”

18岁的海因利希也能称得上成功了。由旧有的汽车技工和机车电工组成的机车机电师是他将要从事的行业, 他希望有好机会找到工作。 他没打算搬去西德,觉得在这里工作也不错,毕竟这里有他的朋友和家人。

柏林墙推倒之后,比特费尔德的居民就从2万人下降到了1万5千人, 沃芬也从4万人下降到了2万6千人。2007年7月比特费尔德和沃芬组成了一个新城。就像市长乌斯特说的:“ 我们从90年代就开始着手人口回流这个问题了,并且以‘缩小的城市’为题目去参加2010年的国际建筑展览。 即地区的发展势必会成为议题,我们还可以向世界展示,我们是如何在转变中成功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