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比利时怎么就成了“贼窝”?

巴黎恐怖袭击过后,小国比利时突然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焦点,多名嫌疑人在该国被捕。近年来的多起恐怖主义事件,作案的圣战主义者都来自比利时。专家认为,比利时部分地区经济不景气,正是滋生极端势力的土壤。

Belgien Brüssel Stadtteil Molenbeek Razzia nach Terroranschlägen in Paris

巴黎袭击后,警方正在布鲁塞尔Molenbeek区搜查。

(德国之声中文网) 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恐怖问题专家迪法拉欧(Asiem El Difraoui)认为,比利时当局对当地极端势力监控、预防不力是一重要原因。他对德国之声表示,比利时国内弗莱芒语区和法语区长期对立,造成该国无暇去顾及伊斯兰极端势力。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际激进主义研究中心(ICSR)的一项研究显示,2011年底至2013年底期间,大约有1.1万名极端伊斯兰主义者涌入叙利亚或伊拉克参与圣战,其中大约有1/5是来自西欧地区,296人来自比利时。而人口为比利时八倍的德国,则"仅仅"为之"贡献"了240名圣战者。换言之,每百万名比利时居民中,就有27人成为了极端伊斯兰武装人员前往中东参与"圣战",该比例位居全欧洲之首。

Belgien Anti-Terror-Einsatz 15.01.2015

2015年初,两名极端伊斯兰主义者被比利时警方击毙

穷镇贼窝

比利时东部小镇韦尔维耶(Verviers)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列日大学的研究团队在该镇进行了调查,想弄明白究竟是什么吸引人们去参加极端伊斯兰武装组织。

韦尔维耶是比利时经济最为落后的地区之一,而且,当地5.3万居民中,大约15%具有移民背景。小镇上的居民国籍也五花八门,分别来自117个国家。比利时第二大的车臣人社区也位于韦尔维耶镇,这也被认为是一个伊斯兰极端武装人员扎堆的地方。

2015年初,比利时警方接到预谋实施恐怖袭击的线索,因而对该地进行了先发制人的搜查。两名极端伊斯兰主义者用自动步枪向警察开火,随后被击毙

就业歧视助长极端势力

在求职过程中,遭受歧视的其实不仅仅是极端穆斯林。比利时全国人口的6%是穆斯林。欧洲反种族主义组织的一项调查显示,即便他们以弗莱芒语或法语为母语,也依然会被视为外国人。2012年,那些在欧盟以外出生的人的失业率是比利时出生者的三倍。

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则批评比利时当局没有为移民融入作出足够的努力。该组织2012年的一项调研指出,比利时的企业可以轻易地出于宗教原因拒绝一个求职者--尤其是佩戴头巾的女性穆斯林。而极端宗教组织则利用了这种现象,尝试向当事人灌输极端理念。

治标还是治本?

尽管这些问题早已为人所知,但是比利时当局依然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移民融入措施,相反只是推行了一些样板政策装点门面。比如,安特卫普市2009年出台禁令,禁止在公众场合佩戴头巾。2011年,比利时大张旗鼓地在全国范围内颁布了禁止全身罩袍的法令,不论是在公交车上,还是在电影院里,公众场合身着罩袍的女性将被罚款137.50欧元。在全国20万名穆斯林女性中,迄今只有270人遭到罚款。

除了罩袍禁令,比利时当局也选择和极端组织正面对抗。绵延数年的针对激进宗教组织"Sharia4Belgium"("比利时实行沙里亚教法")的审判为公众广为关注。该组织2012年被正式禁止。2014年,该组织首脑被判12年监禁。比利时也在不断提高安保级别。2015年初,该国发生了多起袭击,比利时政府再次提高反恐警戒,并且加大了对电话通信的监听力度。

GMF 2015 WS56 Asiem El Difraoui

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恐怖问题专家迪法拉欧

恐怖问题专家迪法拉欧则认为,巴黎袭击案发生之后,比利时政府更应该加倍努力促使穆斯林真正融入当地社会,这才是消除滋生极端伊斯兰势力土壤的前提。他指出,如果有必要的话,外国应该就此向比利时施压,"要是比利时今后依旧这么无所作为的话,光法国就绝对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