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每日报摘

每日报摘 (2009年9月18日)

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德国准备个人艺术展览期间,因头痛加剧入院治疗,医生诊断为颅内瘀血。这是成都公安八月殴打艾未未的后果。周一,艾未未在慕尼黑接受头颅钻孔手术,引出瘀血,减轻了颅内脑压。《德国金融时报》报道了艾未未为中国弱势群体伸张正义遭到无情打击的经过:

“在中国,艾未未是批评政府的最知名人士之一。出自政治原因,他中断了参与北京奥运体育场设计的工作,拒绝出席奥运开幕式。政府没有阻止他的行动,甚至奥运期间也没有封闭他的博客。但是艾未未启动了一个项目,收集记录四川地震灾难中死亡儿童的姓名,这个项目成了当局的眼中钉、肉中刺。这是因为这位设计师以这一行动抨击当局,认为当局对地震的灾难性后果负有责任。

8月12日,艾再次前往四川,想到法庭为环保人士谭作人作证。谭作人因地震后建立了一个受害者数据库,受到起诉,罪名为诽谤。艾未未到达旅店后不久,公安就冲进他的房间。这位艺术家后来对路透社说,他们像故事片中的强盗一样,为所欲为,太可怕了。”

《南德意志报》的评论说,毛泽东时代艺术家接受“痛苦改造”的日子早已过去,对中国行为艺术家的作为,今天共产党听之任之,但是对政治活跃的艺术家,党就露出了强硬的一手:

“所以,艾未未倒楣并非因为他创作了批评性艺术作品,而是因为他迈出了积极进行政治活动的步伐。他做了那些本来应该由中国媒体和监督部门做的事:他前往地震灾区,进行调查,在自己的博客中公布遇难者人数、报道当局的腐败、马马虎虎的工作作风和掩盖真相的做法。

像他这样勇敢的人被拘留、甚至人身遭到虐待的事件现在越来越多。北京中央政府并不沾手,干这些事的大多是地方当局。他们害怕调查报道,有时还利用当地黑社会的打手。”

艾未未把他在四川受警察殴打和在德国住院治疗的照片传送到互联网。《柏林日报》见到的艾未未身体虚弱,头上打着绷带,身上挂着输液袋。艾未未说:

“应该让人们知道,我们在中国生活在一个警察可以残暴虐待和平公民的制度下。如果受害的人不能像我这样幸运地得到头等医疗条件,就会留下脑损伤。四川事件发生后,艾未未立即控告了警察。与艾未未有良好关系的北京律师刘晓原说,当局在拖延调查,即使想调查,也要到‘十一’国庆六十周年庆祝活动之后。”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