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每日报摘

每日报摘 (2009年9月14日)

中国是今年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对书展组织单位施加压力,竭力阻止中国异议作家戴晴和旅美流亡诗人贝岭出席上周周末在法兰克福举行的研讨会,但最终未能达到目的。中国检查部门在书展前的强硬态度和德国主办单位无原则的让步政策受到德语媒体的同声谴责。

《南德意志报》写道:“今年秋季即将举行的最重要大型文学活动应该更换名称:‘中国为主宾国的法兰克福书展’已不完全符合实际,‘作客法兰克福的北京书展’才更为名副其实。这是因为中国共产党部分接管了对法兰克福书展的控制权,而且做得直截了当,令人叹为观止。

他们自己确定可以在法兰克福发言的中国人人选,法兰克福书展的邀请政策要完全按照共产党同志们的意愿,由北京最高出版检查机关审查、推翻、纠正、重新制定。打一个电话就行了,如有重大问题,则由干部造访书展的北京联络处。使党感到不舒服的捣乱分子就会立即被剔除出发言人名单。

中国人有一套自己的做法。2004年,中国是巴黎法国书展主宾国。四十名中国国家批准的作家来到塞纳河畔,由法国纳税人买单。而生活在巴黎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国人高行健却没有受到邀请。就象现在几乎每天在法兰克福发生的事一样,中国政府当时也发出了同样的威胁。

高行健流亡海外,不按共产党口径说话,不受党的欢迎。在这方面,北京没有灰色地带,作家与共产党妥协,就能获得恩赐,出国到巴黎或法兰克福美美地旅行一次,否则就要列入打压对象名单,管你是不是诺贝尔奖得主。

新的经济奇迹大国中国固然对越来越多的外国出版商具有吸引力,但法国人的屈膝使自己十分难堪。现在,法兰克福书展采用躲闪迂回的做法也一样。如果法国人对北京的压力没有做出让步,他们今天的处境不是更好吗?那四十名中国作家在巴黎发表的言论或多或少忠于党的路线,今天谁还会想起他们的话?而诺贝尔奖得主高行健生平中留下的这一附注想必将保留在后代的记忆中。”

《法兰克福汇报》写道:“面对中国,书展屈服了。书展国际中心负责人利浦肯职业生涯的目标之一本来是要使文学成为交流的工具,现在他被迫成了北京部委官员执行中国政策的小伙计。

过去几年,书展总是一味忠实地袒护主宾国。这一做法带来了恶果。书展总负责人博斯一直坚持说,与难打交道的客人应该进行对话,声称对话好于无所事事。看来书展的组织者根本不知道,对那些出难题的谈判伙伴,应该开诚布公地表明,他们的行为举止已超出了某些界限。”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