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死刑不能为政治服务”

由世界反对死刑联盟组织的第三届世界废除死刑大会2月1日在巴黎国际大学开幕,本次大会的主题之一是,如何在2008年北京奥运召开前夕,进一步推动中国在废除死刑问题上做出努力。在本次大会召开前夕,德国之声记者石涛电话采访了旅居美国的社会活动家廖天琪女士,请她谈谈自己对中国死刑问题的看法,以及美国的死刑问题。

default

非杀不可?

德国之声:一旦在世界范围内谈到死刑的话,中国肯定是一个重要话题,因为中国执行死刑人数依然是全球之首,您认为,中国的死刑问题在近年内是不是有一些变化?

廖天琪:是的,关于死刑这个问题,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有所变化。大家最关注的,从今天元旦开始,根据中国全国人大的决定,死刑的核准权从地方收归最高法院。这个当然从某一种意义上说,不能说改善,至少是改变,似乎有一点好的意愿在里面。但我认为是绝对不够的。世界上比较有声望的组织,比如大赦国际等的统计,中国是世界上判处死刑最多的。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实在不知道中国一年究竟判处多少死刑。有一个中国人大代表陈忠林在两年前说过,中国每年有一万人被判处死刑,他认为太多,所以他也提出要废除死刑。中国判处死刑,第一人数太多,第二,判决完全不符合国际标准。

您刚才认为中国把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院还不够,您觉得应该怎样做呢?

事实上这是一个比较根本的问题。我们知道中国为什么死刑的问题那么多呢?第一,这是最基本的,中国没有司法独立。司法常常受到政府或者党的干扰,常常是为了政治服务的。我这样说并不是随口的批评,还是那死刑这一点来说,中国的死刑常常是在重大节日前执行的,比如元旦,或者五一前。这样的做法违法司法程序,违反法律。为什么要放在节日之前呢?完全是为了政治服务。好像这是一个群众关心的事情,我们杀了一些坏人,大快人心。第二,中国还没有新闻独立。因为新闻的监督非常重要,一个有言论自由,有新闻自由的社会,能够对社会的各种问题进行监督,对政府权力进行监督。我认为这两点是最重要的,但是能不能马上做到?大家都知道,不可能,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提出来。同时我认为地方判处死刑的权力被提到中央的最高法院,我认为是很重要的进步,但还是远远不够的。

Todesstrafe USA Giftspritze

美国死刑室

廖女士,您现在旅居美国,而我们的最后一个话题就关注一下美国的死刑。在讨论中国是否取消或者减少死刑的时候,不少人会以美国作为例子,因为美国也是保留死刑国家之一。您作为一个旅美华人,能不能比较一下中美之间在这个问题上的差异?

第一点,这个问题在美国社会已经有很多不同意见,也有争论。美国有那么多州,每个州的法律并不一样,有的州已经废除死刑,有的还没有。第二点,美国有司法独立和媒体监督。对每一个判处死刑的人一审二审三审,而且常常在一个案子判了以后,一切证据完全清楚了之后,还拖很多很多年才做出决定,这是与中国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我在这里愿意提出一个例子,大约三年前,有一个非常离奇的案子,人们在加油站加油的时候,或者走在路上突然被冷枪打死。后来这个案子破了,是两个人做的,证据确凿,事情为什么拖到今天,但到现在还在调查辩论,还没有判决死刑。这个例子可以看出,美国对于每一个处死的人是非常非常慎重。

DW.COM

  • 日期 02.02.2007
  • 作者 石涛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nUe
  • 日期 02.02.2007
  • 作者 石涛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