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欧盟面对北非局势束手无策

欧洲越来越大,但是却无法应对北非局势变动带来的挑战。在巴黎和柏林,欧洲各国的部长自己犯下的错误现如今成为了他们的绊脚石。

default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也门人欢呼庆贺

欧洲的疆土将向外扩张大约400平方公里,这只是这个多事之周中的一条不寻常的新闻。其中的原因是非洲东南部沿海的一个名为马约特的法占小岛,将从今年四月开始正式成为法国的第101个省。这个将要成为欧盟最南部疆土的岛屿位于科摩罗和马达加斯加之间,由一个主岛和两个微型小岛组成。法国政府已经宣布将慷慨解囊,每年花费6亿3千500万欧元支持岛上建设。这么多的钱应该能让岛上主张独立的声音瞬间消失了吧。

欧洲人这个星期关注的重点还是欧洲以外国家发生的事情,具体说是在阿拉伯世界发生的事情。几十年来统治北非的专制政权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欧洲人怀着紧张的心情密切注视着埃及、突尼斯以及利比亚取得的革命成果能够对北非其他的独裁者们有着怎样的影响。自从突尼斯的本·阿里逃跑,穆巴拉克下台以及卡扎菲政权开始摇摇欲坠, 世界上其他的独裁政权们也开始紧张起来。他们害怕阿拉伯国家的抗议浪潮会激起自己国家反对派们的抗议情绪。

世界独裁者们的紧张情绪

在中国对记者展开拘捕和骚扰的同时,朝鲜以导弹相要挟。在伊朗,阿亚图拉呼吁对其反对派展开谋杀。中亚的这个政权加强了对清真寺的监控,并且以杀一儆百的姿态惩罚他们的对手。所有的人都想方设法的把西方社会、互联网和北约说成是他们黑暗的敌人。

对此,西方国家没有什么回应的办法,因为他们自己也无法管制领导人卡扎菲对利比亚国民下狠手。国际社会就此也出现了分歧,大家面对的问题是:当卡扎菲跟他自己的国民算血帐的时候,他们该有怎样的反应?

西方世界没有一个政府会在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主动出击。各大国家首都传来的声音都是:我们在军事行动方面还没有与北约达成一致。美国也不想卷入另一场战争。法国新上任外长阿兰·朱佩(Alain Juppé)发出警告称,北约的军事行动会"相当的适得其反"。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Guido Westerwelle)不想为卡扎菲的政治宣传提供有利条件,因为他认为西方的干预可能会使利比亚民众再次站到卡扎菲这一边。西方国家的政府们都希望卡扎菲政权很快就会出现内部崩溃,届时所有问题就会自行得到解决。

萨科齐和默克尔不得不更换部长

鉴于欧洲家门口这种困难的形势和不确定的未来,欧洲各政府内部出现的一些人事变动就显得不那么重要。本周伊始,首先是原法国外长阿利奥·马里(Alliot-Marie)辞职,她因为之前在突尼斯度假,并接受了已经下台总统本·阿里的款待而受到了严厉批评,最后不得不辞职。

接替马里外交部长一职的是时任法国国防部长朱佩。朱佩刚刚于六年前因贪污罪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并监外执行,同时剥夺政治权利一年。法国总统萨科齐也进行了内政部的重组。所有的一切让人看出,他想在混乱的局势中改变其政治命运,因为他的前途并不看好。

就在法国距新一轮总统大选还有一年之际,本周的一次民意调查显示,三个法国人中有两个人反对萨科齐争取连任。这份调查的结果表明63%的法国人对萨科齐并不满意。据称只有34%的法国人希望这位保守派总统争取连任。他们对萨科齐非常不满的原因是他没有将法国变得更加有影响力,正相反,法国远远落在了欧洲第一名-德国的后面。许多接受此项调查的法国民众认为,萨科齐把法国在阿拉伯世界以及"黑非"国家变成了无关紧要的角色。

  为了面子德国最受欢迎的部长只得下台

就算是选民为一位政客打高分也不一定都管用。德国国防部长古滕贝格本周亲身体会到了这一点。这位不久前还是德国最成功的政治家不得不辞职,原因是两周前公开的关于他的博士论文涉嫌大量抄袭的消息。现在民调显示,4分之3的德国人希望已经辞职的这位国防部长能够重返政坛。我们在此能够得出的唯一结论是,大部分德国人觉得做人诚不诚实其实并不重要。挺奇怪的吧。

这也是民主社会的一个特征,如果谁赢得了民众的好感,那他就能比那些不特别受民众欢迎的人犯更多的错误。古滕贝格的辞职对于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来说好比中了六合彩。他最大的,也是最成功的对手终于走人了。韦斯特韦勒本周就更需要急着向世人证明,他已经处于领先地位。作为西方国家第一批拜访北非和伊朗的政治家,他尝试着在那里彰显德国的影响力。


欧洲对伊斯兰服饰布卡说不

本周内,没有特别引起注意的消息还包括法国已经成为欧盟第一个禁止穿戴布卡的国家。法国巴黎政府这个星期启动了一个名为"露出面孔的共和国"的宣传运动。现在,法国没有人可以在公开场合穿戴用于蒙住面部的服饰。还好墨镜、头盔、以及帽子不在被禁范围之内。

从整个欧洲的角度上来讲,法国的布卡禁令只是欧洲与伊斯兰展开极端化争执,或者说是划清界限的进一步体现。就连德国新上任的内政部长弗里德里希(Hans-Peter Friedrich)也以一项挑衅作为其就职的开始。他亲口说出,伊斯兰不属于欧洲。这可不是什么好话,因为类似的争论带来的永远只是更多不满,无法促进各文化族群之间的和睦相处。

作者:Adrienne Woltersdorf / 吴安丽 翻译:任琛

责编:李京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