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欧盟议会对中国"一胎化"政策表示忧虑

3月22日,欧盟议会基督教民主党议员米切尔(Gay Mitchell)以欧盟议会"人类尊严工作小组"的名义表示,强制堕胎是对人权的野蛮侵犯。关于中国境内强制堕胎的报告也在欧盟议会中引起忧虑

default

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因揭露山东政府"计划生育"方面的暴力行为被判入狱,出狱后仍被软禁

3月22日,基督教民主党议员米切尔(Gay Mitchell)指出了一名怀孕9个月的中国妇女被迫堕胎、结扎的事实,这位来自爱尔兰的议员称,事件的背后是中国的一胎化政策。他同时引证了多个人权组织关于中国"一胎化"的调查报告。其中包括"大赦国际"和"女权无疆界"等人权组织。

"一胎化"政策执行过程中的暴力触及人权

根据人权组织的报告,一胎后再次怀孕而拒绝堕胎的妇女有可能失去工作,遭受经济压力,有些人的住房被毁、家庭成员遭逮捕,因此欧盟议会议员米切尔对中国政府宣称已改革"一胎化政策"提出质疑。

为控制人口增长,中国当局从1978年起施行"一胎化"政策,农村地区和少数民族是例外。城市居民必须对超生婴儿缴纳罚款。2008年起,一胎化政策在城市中也有所放宽,以防止过度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

在刚刚结束的中国两会上,老龄化、用工荒,以及人口红利时代终结等话题再次引发媒体关注,而其背后隐藏的一个敏感问题也罕见地在两会上被正面触及,那就是已执行多年的中国计划生育政策。

虽然专家已经意识到"一胎化"政策导致的社会问题,但对欧盟议会提出的执行过程中,中国当局使用暴力手段等侵犯人权的问题还未触及,这也是中国当的一个禁忌话题。

山东知名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曾因为对山东的"计划生育"暴力执法等现象予以揭露,被判入狱,出狱后,依然处在软禁之中。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制定缺管合理依据

近年来,不断有社会学者就中国"一胎化"政策及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向中国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其中包括中国著名经济学家、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等,就此德国之声也采访了中国知名的社会学家、清华大学李楯教授。他首先向德国之声介绍了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背景:"首先这个政策产生的历史背景,是中国的计划经济年代,按中国官方的说法,就是在中国文革年代,所以带着那个时期的政策的痕迹,是一个阶级斗争、计划经济、国家什么都要掌控的时代,当时有两个理由,人多了,资源比较少;第二个理由是经济要计划,人口也要计划。后来进入市场经济,经济不再计划,所当时的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就说,第二个理由不再提及。所以继续实施计划生育的理由就是'人多资源少'。"

对于人多资源少这个理由,李楯认为:"在共和国时期六十多年中,人口增加了一倍多,耕地人均减少了一倍,我们的粮食人均增加了近一倍,而且在当今世界上,比我们人均资源少而生活质量高的国家,是相当多的,比如以色列,人均耕地不足中国的一半,水资源只有中国的5%,所以中国以人多资源少的理由来作为实施计划生育政策的依据,是讲不通的。"

计划生育政策有极大的弊病

李楯再次强调该政策在执行层面呈现出的社会问题:"这个政策本身伤及了基本的人际关系;另外这个政策对控制人口其实没什么实际作用,但却造成了中国人口的急剧老年龄化。"

他表示,欧洲一些国家通过近一百年的时间,六十五岁以上的人占总人口总数的7%-14%,而中国只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就能达到这一水平。所以目前不管从最基本的人际关系,从家庭伦常这样维系社会最基本的需要,还是面临的实际问题,如养老问题等,另外就是出现突发的象5.12地震这样的事件时,造成独子女去世,使一个家庭遭受无法承受的痛苦等,都显示出计划生育政策有极大的弊病。"

"计划生育法是一部恶法"

2010年4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教师杨支柱迎来了他们的第二个女儿,根据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作为国家公职人员,他们违反了法律,杨支柱因拒绝缴纳20多万元的计划生育罚款被开除公职。此事件也轰动一时。杨支柱为此曾多次抗争,也曾在接受采访时直接指出:计划生育法是一部恶法,认为政府通过强权来限定生育权、及对所谓违反计划生育者开除公职、收取高额罚款等都违反了基本的民主法治原则。

德国之声也电话采访了杨支柱,被单位辞退后,生活拮据的他目前暂时栖身在东莞亲戚家中,他表示他的观点和个人经历都已经清晰的见诸媒体,对于中国未来在计划生育方面可能出现的调整,他说:"中国政府是一个救火政府,火烧大了就烧两盆水,但根本烧不灭。计划生育这个事情总的来说,反抗的力度太小了。"

作者:吴雨

责编:任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