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欧盟要促进器官捐献

在欧盟国家里,谁要想获得一个捐献的心脏,就要等很长时间。欧洲的器官捐献者始终太少。欧盟打算改变这种状况,包括通过一种欧洲捐献证。德国之声记者报导如下。

default

1954年,世界第一例肾移植由Joseph Murray(后左)对Richard Herrick(前左)成功完成

欧盟中有3500多人由于等待太久,由于未能及时获得一颗新的心脏、一个肝或者一个新的肾而在去年死亡。捐献的器官是严重缺货的:在欧洲,声明愿意在死后献出器官的人始终太少。专家们指出,在大多数人那里,并非因为他们原则上拒绝在死后献出器官,而是因为他们没有捐献证。约有67%的德国人表示,他们愿意在死后献出他们的器官。但最多只有12%的人拥有捐献证。

这个问题现在也闹到了欧洲议会那里。4月22日,该议会以大多数就器官捐献这个题目通过了一个决议。这个决议规定要实施欧洲捐献证。此外,议会要求开展所谓大医院间的移植协调,专家们应该共同研究,没有生存希望的大脑受伤者的器官是否能取。同时,要对属于刑事犯罪的器官贩卖作更有力的斗争。

以欧洲捐献证作为动力?基民盟籍的欧洲议员、医生彼得.里瑟不认为接下来欧洲公民会大规模地填写欧洲器官捐献证,"我个人不支持这个规定,因为这么一个证件与其说解决问题,不如说会引起迷惘。各欧盟成员国的法律基础和道德标准太不一样了。应该做的事情是去适应各国具体规定。"

不仅欧盟各国的法律规定大有区别,而且欧洲各国人的捐献意愿也大有区别。在西班牙,100万人中有35个人愿意捐献器官,在东欧国家只有0.8个人。德国以100万分之16居于中游。

法律规定的不同也体现在,在德国、荷兰或者芬兰,潜在的捐献者必须通过捐献证明确声明愿意捐献;如果没有捐献证,就必须由家属作出决定。而在西班牙、比利时,则适用所谓的反对性规定,也就是说,谁不明确表示反对捐献器官,谁就是潜在的器官捐献者。

德国器官移植基金会(DSO)的君特.基尔斯特认为,还有一点是很关键的,"在德国早已不是每一起可器官移植的是申报在案的。这也是由于医院里医生的负荷太重了。"为了避免这个现象,在西班牙医院里共有250名协调员,他们为可捐献的器官作协调。"而我们只有60名协调员,尽管人口比他们多一倍。"

为此,欧盟委员会打算推出一个新的方针,对欧洲可移植器官的质量和监督最低标准进行审核,这里的任务包括,不要让可转移的疾病如艾滋或其它随着器官移植而传染。有了新的方针,将来跨国界的器官移植也就有可能了。这一点目前只有少数欧盟国家可以做到。

医生和欧洲议员们却也担心一个新方针会使器官移植变得困难。基尔斯特说:要防止官僚主义出现。象德国和法国这样的国家今天就已经有了特别高的标准。跨国合作其实是为了更好地克服缺陷。实际上没有一个欧盟成员国器官量富富有余。

器官移植外科专家艾卡特.纳格尔认为,要改善器官移植问题,首先要让民众更多地接触这个话题,"这里涉及,人们要涉及自己的死亡。对此,人们是不会主动去做的。"还有一些病人担心,自己作为愿意捐献器官的人而不会被医生尽心尽力地治疗到底,"这些都是民众中存在的恐惧。我们必须试着去启蒙,让人们消除这种担忧。"他认为,无论如何,欧洲议会为此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