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欧盟签证吓退高级人才

从战略角度上来看,欧盟急需引进各类人才,因此外国学生办理赴欧留学的签证手续理应得到简化。然而,这只是政治家们的一句空谈,实际情况正好相反。

default

层层关卡

为了跨过高高在上的欧盟门槛,留学签证申请者们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付欧盟国家大使馆开具的苛刻条件。五花八门的安全条例、反恐规则更加凸显了事态的复杂性。

来自马其顿、今年27岁的生物学者瓦勒尼娜深深体会到签证之路如何崎岖漫长。她原本打算去意大利一家研究所进修两年,邀请信及合同已经一应俱全,然而,当她等待了13天,好不容易盼来一次约谈机会之后,签证官告诉她:“你必须准备好全套材料,一共是40份文件,证明合同期满后你不会继续在意大利逗留,而将重新返回到马其顿。”

意大利大使馆开列的这份长长的文件清单包括:马其顿固定住所证明、父母的工资证明、医疗保险、一定数额的现金等等。瓦勒尼娜还处于求学阶段,手头并不宽裕,很难凑到足够的现金。同许多年轻的马其顿人一样,瓦勒尼娜和自己的父母、姐姐住在一起。她说:“后来,我向大使馆签证处提供了母亲的收入证明。我父亲已经退休了,我必须出具他最后三个月的工资单,还有很多零七杂八的东西。”整个过程持续了数月之久。

欧洲国家的傲慢无礼令人退避三舍,很多莘莘学子干脆转道他国,不再苦苦叩敲欧盟的大门。埃娃·克拉姆特是欧洲民众党 ( EVP )议员,长期关注移民事务,她注意到:“很多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因此而放弃了来欧洲求学的想法,他们自然而然地想到,‘与其这样苦苦等候签证,不如改去美国或者加拿大,我将在那里更受欢迎,既可以学习,也可以工作。’” 克拉姆特说,“欧洲总是强调自己不是移民大陆,德国总说自己不是移民国家,但实际上我们总是被人来人往的潮流所推动。”

生物学者瓦勒尼娜最后终于如愿以偿去了意大利,但是签证经历伤害了她的自尊心。瓦勒尼娜说:“我感到自己受到了歧视。我们的国家如此弱小,国民尊严任人践踏,他们以为我是谁?难道我是恐怖分子或者一个强盗?”

类似的不愉快的事情还发生过一次。瓦勒尼娜某天在英国大使馆办理签证,官员问了她一个无比荒谬的问题:“我凭什么相信这就是您本人呢?” 瓦勒尼娜回答道:“您明明看见这就是我,只有一个我,没有克隆人。”事实就是如此。为了得到签证,人们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愿,包括回答一些愚蠢的提问。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