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欧盟对华纺织品配额将结束:欧中双方谈得与失

两年前欧盟纺织品生产商出于对大量涌入的中国纺织品的忧虑,促使欧盟对中国纺织品实行了进口配额。现在期限将至,欧盟对中国纺织品的恐惧心理是否得到治愈?中国纺织品业又该怎样面对放开的市场?德国之声记者分别采访了欧盟执委会贸易问题新闻发言人彼得•亚当斯和社科院经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博士。

default

中国生产的毛衣

欧盟执委会贸易问题发言人:欧盟纺织业需要喘息时间

欧盟执委会新闻发言人彼得·亚当斯表示,2005年开始对中国纺织品采取的进口配额目的是为欧盟纺织品工业争取一个喘息的时间、适应的阶段,让它们能够适应2004年底纺织品贸易自由化带来的巨大变化。当时欧盟执委会和欧盟贸易专员的想法是,尽管最终目标是在2008年实现纺织品贸易的完全自由化,但是鉴于该领域在2005年1月1日自由化开始后发生的巨大变化,这个权宜之计对于欧盟纺织品业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

过渡阶段很成功

两年半的过渡期现在还没有结束,但是很多证据都表明,它给欧盟纺织品生产商提供了很多机会来进行企业经营合理化、结构改革,来适应变化的贸易环境、保持自己的竞争力。欧盟毕竟是全球第二大纺织品出口实体,在这个领域还是取得过巨大成就的。亚当斯说:“这个过渡时期是绝对成功的,而且也是必要的。”

EU Peter Mandelson in China

欧盟贸易专员曼德尔森去年11月访问中国时

改善不在量而在质

中国廉价的纺织品不可避免地会对欧盟纺织业的就业岗位带来一定威胁,对中国纺织品实行进口限制会改善欧盟内部的就业情况吗?对此,亚当斯说:“关于纺织品行业的就业情况我们没有精确的数据,但是从质量上看,在我们和中国达成的这一段过渡时期中,欧盟纺织品业已经比较成功地进行了自我改进,来适应变化的贸易条件,投资新的生产线等。”

如何应对自由涌入的中国纺织品?

但是这个过渡阶段就快要结束了,尽管意大利贸易部长曾经向欧盟建议延长对中国的配额,但是欧盟贸易专员曼德尔森在对意大利政府的回信中明确表示,不会延长对进口中国纺织品的限制。根据规定,2008年1月1日将实行纺织品贸易的完全自由化,届时欧盟又将如何应对来自中国的纺织品?

亚当斯说:“我们和中国达成的协定是在2005到2007年对十种中国纺织品采取进口配额,到2008年我们对于进口数额不再规定上限,但是双方的政府和工业界必须紧密合作,以保证能够在08年顺利进入自由贸易阶段。根据双边的协议,我们明年不能再限制中国纺织品的进口,但是我们会和中方保持密切联系,希望能够共同监督中国纺织品的流入情况。”

社科院经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博士:中国要有长远打算

Schuhfabrik in China

中国的纺织品和制鞋业总是引起和西方的争吵

宋主任认为,纺织品配额的限制对中国纺织品出口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因为配额对中国纺织企业本身的优势项目约束性比较强。在加入世贸之后、欧盟限制出台前,中国纺织品的出口增长是相当快的。95-01年的加入世贸之前,中国也受到了纺织品配额的限制。

中国企业学会了回避风险

加入世贸之后,中国的纺织品出口数量就明显增长,欧盟和美国进行了限制之后,中国纺织品的出口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并非特别显著,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一是由于配额出台的时间比较短,效果还没有完全显示出来;二是中国的纺织品生产厂商又发掘了美国和欧盟之外市场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有欧盟的限制,中国纺织品的增长速度还是高于2005年之前的水平。

配额取消之后是否意味着中国纺织品能大举进军欧洲市场呢?宋主任认为,单纯看中国纺织品对欧盟的出口,10种纺织品配额的限制影响是比较大。在配额出台之前,这10种纺织品在欧盟的进口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有的甚至达到了80%-90%的,所以当时欧盟选择这10种产品,也是为了避免中国纺织品对欧盟市场的冲击和干扰,这肯定对中国的企业形成了影响。于是中国企业选择了到其他地区出口,或者通过第三方市场间接出口到欧盟市场。

这种配额限制对中国产品直接出口到欧盟影响很大,在过去几年,中国企业对纺织品出口做了很多调整,比如说,有的企业是将生产能力放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去。欧盟取消了配额之后,对中国产品直接出口到欧盟会有一些促进,但中国纺织品企业经过这几年的影响之后,已经逐步扩大了生产和出口基地,分担了风险。

05-06年对中国纺织品企业而言是很艰难的。中国加入世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期望从纺织品领域获得收益,实际上确实也是这样。但05年因为有新的限制之后,很多企业并不知道有这样新的变化,非常的苦难,也作出了一些调整。现在生存下来的企业,肯定会抓住这样的机会。但是这一配额取消之后,并不意味着欧盟不会有新的限制或者管制的手段,比如说反倾销的手段,提高产品标准、产品质量、环保要求等等,这种措施欧盟在其他领域也已经广泛的采用。

处理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

宋泓博士表示,希望中国企业能理性看待配额的取消,有长远的考虑和打算。对欧盟市场的开拓也应当有序的进行,不应当像以前那样,一窝蜂的冲向一个市场,形成中国企业相互之间不必要的竞争,这样对中国企业本身也没有好处,除了压低价格之外,也耗费了国内资源。对于欧盟的进口国而言,突然来了这么多纺织品,也会扰乱其进口市场,影响其当地产品的生产。

纺织品配额取消之后,中国和欧盟可能要共同面对一个潜在的问题:要协调好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因为在配额出台之前,欧盟其实在纺织品进口方面给了发展中国家一些优惠。这种情况下,中国出口增加,欧盟当地的企业受到了影响,但受到冲击更多的是一些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和产品。

05年前后配额取消之后,很多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纺织品就很担心受到中国产品的冲击,他们试图建立新的联合限制中国产品出口,也希望欧盟能对中国采取一些限制措施,给他们提供更多机会。中国方面一直是非常慎重的处理这种关系的,中国应该和欧盟以及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一起很好的处理这种变化。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