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欧洲议会激辩利比亚禁飞区与北非难民

欧洲议会近日正对是否设立利比亚禁飞区开展辩论,并讨论是否应承认利比亚过渡政府。但欧盟至今还未形成相关策略,欧洲的不安与怀疑情绪始终未能减少。

default

2011年3月9日,欧洲议会就利比亚问题展开辩论。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专员阿什顿正在发言。

欧盟目前在利比亚遇到了两难的境地。欧洲议会一名议员用几张照片再好不过地诠释了其根源。在他高举的照片上,有欧盟首脑们与卡扎菲握手甚至拥抱的场面。而欧盟外交专员阿什顿则认为,指责每一个和卡扎菲打过交道的人,有欠公允:

"较之孤立,与之交往是更好的手段。孤立只在很特定的条件下才有效。此前,我们可能是不再以冷面孔对待卡扎菲,但现在是时候重新孤立卡扎菲了。"

Libyen nach Fernsehrede von Muammar Gaddafi

3月2日 卡扎菲向其支持者讲演的画面

不过,欧盟究竟应该如何结束发生在利比亚的暴力,并剥夺卡扎菲的权力?在班加西的反对派过渡政府反对外国军事介入,但却支持设立禁飞区。不过,究竟应该如何授权设立禁飞区?联合国安理会内目前就此产生了分岐。欧洲议会议员、德国自民党人拉普斯多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说:

"要是俄罗斯和北京不同意,我们又能怎么办?国际法的这个缺陷我们必须弥补。我们必须能够保护手无寸铁的人民。这应该借助阿拉伯国家联盟、非洲联盟、以及一个积极行动的欧盟来实现。"

而德国社民党驻欧盟专员舒尔茨(Martin Schulz)则持怀疑态度:

"随口说说再容易不过:'我们要迅速介入!'但是设立禁飞区,需要我们决定允许我们的战斗机升空去摧毁利比亚空军。这可是由北约挑起的战争行为,这也许会解决利比亚的问题,但是又会在整个地区制造一堆其他问题。"

而不少发言者极力回避的一个话题则是难民问题。欧盟多少为北非的逃亡难民提供了一些帮助,但是并不准备接纳他们。不过,欧洲绿党党团主席科恩-邦迪(Daniel Cohn-Bendit)认为,欧盟只有接纳了那些难民之后,才真正地值得人们去信任:

"联合国难民署正式承认的难民已有数百万。让他们来欧洲吧!如果我们接纳了他们,那我们就传递了清晰强烈的政治信号与人道信号,欧洲价值观将获得普遍认可。我们为了这个价值观,站在了利比亚、突尼斯、埃及的自由力量那一边。"

Libyen Hilfslieferung für Qasr bin Ghashir

一支运送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车队抵达班加西

在大厅里还有两名利比亚班加西的反对派过渡政府成员,他们不过没有受邀发言。利比亚反对派希望欧盟能够正式认可过渡政府,但罗马尼亚社民党人塞维林(Adrian Severin)认为,现在仍为时过早:

"要知道,反抗独裁的人,并非都是民主人士。所谓转变也不一定总是向好的方向进行。因此,我们现在可以展开对话,参与合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是正式承认还为时过早。"

但是不少议员在发言时已经急不可待,他们要求阿什顿在周五的特别峰会上鼓动各成员国领导人尽快承认过渡政府。但决定权最终还是在成员国首脑那边。

作者:Christoph Hasselbach              编译:文山

责编:严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