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欧洲罗姆人和辛提人地位卑微

在欧洲,罗姆族和辛提族受到歧视,常常被边缘化。 4月8日是国际罗姆人日,值此之际,柏林按计划举行一次抗议反茨冈主义的集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15岁的克里斯蒂娜生活在罗马尼亚特兰西瓦尼亚村头上罗姆人(常讹称为吉卜赛人,不同地域也称茨冈人)定居点内的一个破碎的家庭。村子里的基督教牧师施拉特内( Eginald Schlattner)告诉我们,"克里斯蒂娜的母亲同7个男人分别生了7个孩子。"施拉特内作为作家在德国很有名气。他说,克里斯蒂娜和她的祖母住在一起,"一个茅草屋里有3张床,四代同堂。"

对于许多罗姆人来说,贫困、暴力、刑事犯罪是家常便饭,甚至是几乎无法摆脱的恶性循环。在罗马尼亚也是如此。尽管政府制定了援助方案,但是这些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少数族群很少受到惠顾。正因为如此,当地的私人援助项目起着重要作用。施拉特内牧师就成功地将村里的大约25名罗姆族青少年送入了邻近城市的一所职业学校。

Usedomer Literaturtage 2012

基督教牧师施拉特内非常了解罗姆人的命运

来自瑞士、奥地利和德国的捐款人为支持施拉特内牧师继续该援助项目提供了资助。教堂也为罗姆族儿童敞开大门。他们可以免费在教堂进餐,洗澡和做作业。已经83岁高龄的牧师兼小说家施拉特内认为,教育是让罗姆人融入社会的唯一途径。

抵制偏见

罗森贝格( Petra Rosenberg )本人就来自德国的辛提少数民族,她也是致力于维护辛提族利益的知名人士之一。她向德国之声表示,尤其是巴尔干国家的罗姆人状况更值得关注。"罗姆人是欧洲统一的失败者。"

由于几百年来一直受到欺凌,罗马尼亚的大多数罗姆人生活极度贫困,很少有享受教育和参加工作的机会。他们常常受到仇视。其最后的希望是逃往西欧。然而罗森贝格很清楚:"即便在这里他们也不会受到重视,而只能忍受人们的陈旧偏见。"

罗森贝格说,不仅罗姆人是这样,而且在德国被作为少数民族受到承认的辛提人也是如此。作为德国辛提和罗姆族的州联合会主席,罗森贝格表示 :"据我们所知,他们还一直受到排斥和被边缘化。"因此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都想掩盖他们的民族出身。

Sinti und Roma in Weißrussland

罗姆人和辛提人在欧洲常被边缘化

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基金会负责人纽迈克尔(Uwe Neumärker)在4月8日国际罗姆人日的前夕发起了一场抵制反茨冈主义、声援欧洲辛提和罗姆人的运动。来自政界、文明社会和文化界的20多个组织组成了一个共同联盟,旨在呼吁人们关注始终受到歧视的欧洲最大的少数民族。

纽迈克尔说:"全欧范围内的辛提和罗姆人每天经受的歧视令人难以忍受,但是没有人给予关注。"作为多数民族的我们必须公开谈及此事,进行谴责和抵制。

名人声援

声援欧洲辛提和罗姆人联盟也受到前德国国家足球队运动员弗里德里希(Arne Friedrich)的支持。以其名字命名的基金会致力于帮助有移民背景的青少年融入德国社会。对于弗里德里希来说,对联盟给予支持是他的一个特别的心愿。他说,"因为尤其是少数民族儿童深受种族歧视之害"。在4月8日国际辛提和罗姆人日之际,这位著名足球运动员在柏林被纳粹杀害的辛提和罗姆人纪念碑前举行的一个集会上表示,没有受教育的机会和机会不平等,使得这些儿童没有融入社会的可能性。"

Deutschland Kampagne gegen Antiziganismus Uwe Neumärker und Arne Friedrich

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基金会负责人纽迈克尔与德国足球名将弗里德里希声援罗姆人

抵制反茨冈主义联盟还计划就反对将罗姆人遣送回较安全原籍国问题重新展开辩论。罗姆族兄弟克费特(Kefaet)和塞拉米·普里茨雷尼(Selami Prizreni )的遭遇是辩论的中心议题。90年代初,两兄弟的家人从局势不稳的科索沃来到德国。当时克费特只有4岁,而他的弟弟则出生在德国。

两兄弟在德国上幼儿园,之后进学校读书。后来又成为小有名气的嘻哈音乐家。2010年兄弟俩人被遣返回科索沃。在家乡俩人却被昔日同胞视为与他们格格不入的"德国人"。

自2014年以来,两兄弟又重新在德国生活。但是其正式的居留身份还未最后确定。两兄弟在给德国公众的一封信中描述了他们的命运。普里茨雷尼说:"我们不需要同情,我们需要的是得到承认。"两兄弟决定在4月8日柏林举行的集会上,向人们表达所有少数民族的这一心愿。

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