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欧洲皇室与八卦新闻

闪烁的王冠、华贵的礼服以及优雅的笑容: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知道如何在公众场合展现自己的风采。只要她一离开王宫,就会被八卦记者盯上。德国人也非常乐意听王室的故事。这方面的周刊就有20多本,读者以女性为多。销售量最大的八卦杂志可达每周130万册,与德国最著名的“明镜”政治周刊并驾齐驱。

default

西班牙王妃怀孕的新闻比她实际怀孕的时间提前了半年之多

检阅、欢呼、照片——英国女王的生日庆祝活动是八卦媒体的一个很好的卖点。因为欧洲皇室的新闻很受大众的青睐,新闻越离奇就越受欢迎。所以八卦媒体常常制造一些轰动新闻,比如西班牙王妃怀孕的新闻比她实际怀孕的时间提前了半年之多;瑞典女王储在媒体中突然得了癌症。但一个星期之后,这位女王储却生了对双胞胎。里希特女士虽然是高级八卦杂志《Gala》的一名记者,但对八卦媒体的这种手法不以为然:“我一直这么认为,那些炮制这种八卦新闻的人是挖我们这个职业的墙脚。有时人们会对我说:‘噢,你在写关于皇室的文章。这些都是你们编出来的故事吧。’这使我非常恼火。”

她认为,杜撰故事是不可取的,但推测是允许的。比如一位在公众场合出现的公主穿了一件非常宽大的衣服,这就令人产生了怀疑。里希特说:“在这种情况下我绝不会说这位公主一定怀孕了,这是不严肃的。但我会展示一两张照片,然后说出我的怀疑。或者我说,公众对公主是否怀孕表示出极大的兴趣。但皇室发言人否认了这一点。到此为止,我不会多说。”

这正是德国靠写王室生活为生记者的尴尬:一方面,他们的读者希望能够读到王室的新消息。另一方面,欧洲的王室中每周发生的新鲜事不足以填满那些八卦周刊。而且,欧洲君主几乎都不接受采访——英国女王在她的一生中都没接受过采访。王室的公众活动都在新闻发言人的掌握之中,如洗礼、婚礼及国事访问等等。而八卦杂志的记者在这种场合下只能旁观,不得提问。即便允许提问,也不能问私人问题。但这又恰恰是八卦杂志的读者最关心的。沃尔里茨是王室问题专家,也为八卦杂志写文章。他说:“大众喜欢读那些使他们产生景仰之情,那些永恒的东西。而那些鸡毛蒜皮的家庭琐事则不受他们的喜爱。”

沃尔里茨与许多德国贵族都有私人交往。但德国人对这些往昔的贵族失去了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那些存在于现实世界的皇亲国戚。一些专业的报刊杂志社向大众提供有关他们的信息。这些出版社在有皇室的地方都有记者,比如在摩纳哥或者伦敦。但那些在大众中传播的消息度撰的成分往往大于真实,因此重要的是能够拍到照片以及对这些照片的解释和想象。但皇亲国戚对关于他们的八卦新闻表现的越来越反感。比如摩纳哥公主卡罗琳就向媒体提出过高额索赔,以致于整个八卦媒体不再敢制造她的谣言,或者合成有关她的照片了。休闲杂志记者高特沙尔克对此有自己的见解:“皇室成员不乐意被媒体说三道四,这我能够理解。但我们也要生活呀。你只要出现在公众场合下就得允许别人给你照相。这是条不成文的规矩。卡罗琳是个时代人物,当然是大众关注的对象。记者那样做也没什么错。”

高特沙尔克认为,索取与给予是双方的,不要为此大打出手。出席公众活动是王室成员的工作。对沃尔里茨来说,写这样的东西主要是为了娱乐大众,而不是给他们提供准确的信息。不管故事编得多么离奇,人们就是爱看:“我不是那种要改造世界的记者,也不是日报编辑所要求的那种要发现、暴露什么的记者。我的任务是提供具有娱乐性的文章。如果文章娱乐了读者我就满意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