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欧洲沉醉在音乐节气氛之中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欧洲气氛如何? 人们在过去的7天里获得了哪些新的认识?讨论了什么话题?德国之声每周日为您回答这些问题.

default

拜罗伊特的绿色山丘

前一段时间, 欧洲的剧院,歌剧院和音乐厅都关闭了。因为按照各城市的文化日程,这是官方规定的夏季休息期。现在,舞台又开始活跃起来,给人们带来乐趣。

人们所热衷的文艺活动叫做“音乐节”。从本周六开始,每位文化艺术迷都会关注相关的报道,或者最好是亲自前往音乐节举办地。

尽管全欧洲数千个城镇在夏季纷纷推出从高雅到通俗等各种各样,五彩缤纷的文化活动,但是拜罗伊特和萨尔茨堡始终是两个令人向往的文化胜地。

德国巴伐利亚州的拜罗伊特和奥地利的萨尔茨堡是夏季文化艺术节中的两个明星。巴伐利亚人在拜罗伊特上演理查德•瓦格纳的作品,而奥地利人则在萨尔茨堡推出各种各样的作品,但是最受推崇的还是阿马迪斯•莫扎特的作品。以前,参加这一享誉全球文化艺术盛典的主要是西方人,其中偶尔也有个别日本人。但是今天的观众群中,则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艺术迷。

莫扎特城的一位土耳其人

在这样的一个高规格的文艺汇演中,有众多国际名流现身并不令人感到奇怪。然而,令许多人感到惊讶的是,萨尔茨堡艺术节首次出现了一名土耳其赞助商。一位来自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的企业家为萨尔茨堡艺术节慷慨捐款。 “土耳其人即将来到萨尔茨堡”,当地德文报纸以半带调侃,半带惊讶的语气报道了这则新闻。

今年,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和匈牙利的佩奇市以及德国的鲁尔区共同成为欧洲文化中心城市。而许多欧洲人谈及土耳其从不会联想到文化层面。尤其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威胁下周将取消伊斯坦布尔世界文化遗产的地位,对于土耳其来说,这将是一个莫大的历史讽刺。

为什么联合国要将伊斯坦布尔从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中除名呢?因为该市多年来腐败现象严重,对历史建筑的维护漫不经心或者干脆予以拆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破坏文物者亮出红牌进行警告令人拍手叫好。去年夏天,德国城市德累斯顿也受到同样的警告。为保护人类文化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毫不犹豫。

如今,一名土耳其人闯入了以往欧洲人的世袭领地,最高水准的文化艺术盛典萨尔茨堡艺术节。早在1689年,土耳其人就涉足过奥地利。他们当时包围了维也纳,给欧洲人留下了咖啡和至今深受欢迎的炖牛肉。要知道,文化不是一个单行道。

科索沃的棘手遗产

欧洲的政治变革也不例外,通常是事后人们才真正领略到其重要意义。本周,海牙国际法院开始审理巴尔干战争遗留给国际司法机构的科索沃一案。

此案所涉及的一个主要问题是,一个主权国家是否可以在其境内肆意践踏人权而免受惩罚?或者换一种提问的方式:如果一个国家在其国内犯有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国际社会是否可以进行干预?

对前南斯拉夫发生的大屠杀,联合国束手无策,只能提出所谓的“保护责任”原则。联合国早已将这一原则纳入其义务范畴。也就是说,当一国大规模驱逐居民,进行种族清洗或种族灭绝时,国际社会可以介入进行干预。

人民可以做些什么?

从海牙国际法院的裁决中得出的法律结论可以说,主权国家不能如此行使主权!根据海牙国际法院合乎逻辑的结论,对于人民的自由意愿不能进行法律限制。

相反,国家必须满足大多数人民的自由意愿。

上周五,受到分裂主义运动威胁的国家对海牙法院的判决表示忧虑。而这些国家的人民则对法庭的裁决欢欣鼓舞。他们认为,法院的裁决为其实现自决权提供了机会。

当然,今后法院不会确定合法分裂的方式。海牙的裁决对未来不具有约束力。裁决只具有信号作用,并可能引发巨大的政治动力。

根据粗略计算,全世界有23个地区在争取独立。其中包括中东的库尔德地区以及中国的藏人和维吾尔人。国际法庭奉劝所有人,绝不能将自身所面临的情况与科索沃进行比较。

分裂分子需要国际支持

在欧洲分裂主义的堡垒西班牙,人们当然对国际法院的裁决置若罔闻。相反,裁决刚刚宣布,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分裂主义分子发言人却拍手称快。但是,他们和其他分裂分子必须明白,科索沃脱离塞尔维亚是因为有强大的后盾给予支持,即美国和德国。而世界上大多数要求分裂的地区几乎无法获得这一决定性优势。

波兰对峙双方的体现形式则完全不同:数周来,一个5米高的基督教十字架在波兰引起极大争议。4月10日因飞机失事遇难的波兰总统夫妇的支持者在华沙总统府前竖起的这个十字架,一直是争论的焦点,更是该国政治上不团结的象征。

波兰新总统科莫罗夫斯基计划8月初将十字架拆装,运送到郊外的一所教堂。科莫罗夫斯基希望以此结束民众对其前任的怀念。但是,此举激怒了保守派。几周来,不仅十字架引起争议,而且对飞机失事原因的调查也是争议的焦点。有关总统遇难是阴谋所致的说法和相互指责破坏了波兰民族的团结。灾难发生之后,这个国家似乎继续难以恢复平静。

作者:Adrienne Woltersdorf / 吴安莉 编译:李京慧

责编:祝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