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欧洲民粹主义者煽动反穆斯林移民潮

最近,一些欧洲国家的右翼民粹主义者不约而同地煸动反对穆斯林移民的思潮。他们把自己称为受到威胁的欧洲价值的捍卫者。

default

威尔德斯在柏林

伍尔夫:“伊斯兰教现在也已经属于德国了”

10月3日是"德国统一日"。而这个"统一日"现在已经不再局限在东西德人之间的统一,而改为针对所有在德国生活的人了,无论他们根在哪里,无论他们信仰什么宗教。联邦总统伍尔夫在他的节日讲话里不容置疑地表示:"基督教无疑属于德国,犹太教无疑属于德国,这是我们的基督教――犹太教历史,但是,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伊斯兰教现在也已经属于德国了。"

威尔德斯:“德国的国家属性受到威胁”

当然,现实肯定跟这些节日讲话里说的是有距离的。当前,在德国和其它一些欧洲国家,一个反伊斯兰的右翼民粹主义潮流正在涌现,在瑞典和荷兰,他们对组阁也产生了影响,而且他们开始联起手来。就在德国总统发表节日讲话前几个小时,荷兰反伊斯兰政治家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来到柏林,为的是向同道发出警告:"德国的国家属性,它的民主和经济繁荣受到了伊斯兰政治意识形态的威胁。"

赞同威尔德斯的不光是大厅里的那些听众:日前的一个民意调查表明,55%德国人认为,穆斯林移民"在社会和财政上给德国带来的负担大于经济上的得益"。对这个论点的认可率最高的是德国东部各州的人,高达70%。

席佛尔:无法想象这符合什么逻辑

民俗学家、作家、奥德河畔法兰克福的欧洲大学教授席佛尔(Werner Schiffauer)认为,他无法想象,这种看法能符合什么逻辑。但一种新自由主义思潮正在这个社会里泛滥,这种思潮的特征是认为,每个人"都可以塑造自己的幸福",因而每个人都须对自己面对的问题负责。这种思维推动一种潜在的种族主义生成,"于是制造出各个群体,它们的贡献被拿来相互比较,然后总体上对其中一些加以贬低。"

席佛尔认为,这种思维不仅存在于自民党政治家那里,而且同样存在于社民党和基民盟的政治家那里。比如他们称穆斯林里的失业率特别高,是因为缺乏就业的积极性,但实际上早就有证据表明,拥有土耳其或者阿拉伯名字的受过良好教育的求职者跟其他人相比的录用率低得多。

玛茨耶克:“不存在认知问题,而是落实问题”

即使在对联邦总理的讲话表示赞赏时,人们也同时批评政界对早已知道的事实不予认识考虑,比如德国穆斯林中央委员会主席玛茨耶克(Aiman Mazyek)说:"我们在这方面不存在认知问题,而是落实问题。也就是说,比如关于在德国的学校里需要有伊斯兰宗教课的认识,局部地说几十年前就有了。但在政策上落实这一认识,我们还在绝对起步阶段。"

此间的政治家经常缺乏勇气去做出决策,因此,善意的政治家的言论、对话努力中所做的事和现实之间的剪刀差就变得越来越大。这个问题不仅德国有,而且其它欧洲国家也有。席佛尔教授认为,这种趋势是从九一一开始的,然而是随着欧盟越来越深地陷入自我属性危机:这些年里,欧盟的规模迅速地扩展了两倍,关于欧洲宪法的争论却表明,人们越来越不知道欧洲的目标应该是什么,"在这个时刻,去定性一个与之拉开距离的对象,也就是造成一种典型的敌人形象,是有诱惑力的。而穆斯林具备一切跟我们的价值相对立的条件:它是憎恶同性恋的,敌视女性的,反犹太人的,没有启蒙条件,没有民主能力,没有争取成就的能力。"

作者:Peter Philipp 编译:平心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