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欧洲尚未从天国迷梦中醒来

9月13日到15日,在德国北部港口城市汉堡召开一项高级别中欧经济会议——“汉堡峰会,中国与欧洲相遇”。中国总理温家宝,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出席了开幕式。会议期间,与会中欧政治经济界精英就中欧关系、中国金融改革、物流、汽车市场、能源环境等问题展开讨论激烈。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桑特施奈德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default

中国总理温家宝和德国汉堡市市长Ole von Beust

德国之声:2015 年的中国及亚洲将是什么样子?

桑特 施奈德:2015年中国或者整个亚洲将是怎样的格局,现在很难确定。目前可以看到的趋势不只是高速的经济发展,另外必须考虑到的因素从我们欧洲人的角度来看并非都是积极的。其中有亚洲本身的问题,比如人口发展、生态,另外还有安全领域的诸多问题。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冲突,目前虽然比较平静,但是并没有解决。台海危机也没有解决。中亚地区随时可能陷入困境。

此外,从欧洲的角度看,今后几年,欧洲将不只在经济上受到亚洲的挑战,还将在整个政治体制方面面临挑战。亚洲精英阶层的自信心迅速增长,欧洲不能认为,全世界都在等待推行我们的模式,我们的设想。我希望到2015年的时候,我们会与亚洲展开非常深入的对话,讨论哪一种政治模式,哪一种经济秩序是最好的。

德国之声:到时候会不会出现美中印三足鼎立,而欧洲变得无足轻重了呢?

桑特 施奈德:在某些亚洲精英看来,欧洲在当今的权力架构已经没有什么分量了。不过,不能将欧洲完全不放在眼里。我不认为几年之后世界上会形成几大阵营,而是会出现一个多极世界。到时候会有好几个权力中心。我们还不能忘记俄罗斯,该国因其丰富的能源而占据强有力的地位,也不能忘记拉美的大国巴西。2015年的世界将比今天更为多极。

德国之声:中国会成为亚洲的霸主吗?亚洲其它国家将如何看待呢?

桑特 施奈德:中国完全有在亚洲扮演领袖角色的能力。不过,中国也是亚洲最让人难以预测未来的国家。中国拥有那么多积极的数据,东部沿海地区的高增长率,巨大的活力。但是中国的成绩也有其阴暗面。中国的社会动乱日益加剧,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环境问题,国有企业和银行存在的严重问题随时可能引发危机。我们不能认为中国经济是可以无限增长下去,因为中国的未来很难把握。

当然中国有潜力保持稳定,也许到2015年中国仍在稳定发展。但中国面临的风险随时可能引发危机。果真如此,那么世界格局就得重新排定了。但不管是否爆发危机,中国将是一个在亚洲具有影响力的国家,也许是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并非所有的亚洲国家都能很快适应这一局面。东南亚国家在过去几年里与中国接近了一大块,与中国合作,并且避免发生冲突。

可惜,中日关系还没有出现这样的接近。这与日本还没有反省历史有关。由于日本与美国保持密切的安全合作,因此有可能成为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国家。不是竞争,而是冲突。

德国之声:中国的专制政体本应是风险因素之一,但是欧洲的经济界是否很欢迎这样的体制呢?

桑特 施奈德:对欧洲人来说,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时中国拥有民主、尊重人权,这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点,谈到中国的时候,所有我们学过的有关共产主义体制的知识都是一钱不值。中国现在当政的是一批工作效率极高的政治精英。我们必须对中国领导人表示敬佩的一点是,他们在过去的25年里使拥有众多问题的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保持了稳定。这是很了不起的。可能有些欧洲人对此不以为然,或不满意,这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越来越自信的中国人告诉世界,他们有权力选择自己的道路。

我想,在这方面欧洲与中国之间将会有激烈的讨论。话说回来,我们德国、欧洲开始实现经济腾飞的时候,想到过民主吗?没有,民主不是前提,而是结果。

德国之声:我们在讨论会上听到一些欧洲公司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的批评,您对此怎么看?

桑特 施奈德:西方公司愿意进入中国巨大的内部市场,中国公司则希望尽可能快、尽可能便宜地得到西方的高科技。当然,如果一个欧洲公司发现他们的技术面临被中方无偿获取的危险时,他就会提出抗议。不过,我们不应该忘记的是,100年到150年前,欧洲人在窃取技术方面也是毫无顾忌的。德国剽窃英国的技术,法国人也模仿英国,反之亦然。对一家公司来说,这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就像台湾和韩国一样,等到有朝一日中国人也有越来越多的创新发明时,他们也希望自己的专利得到保护。不过,在这一天到来之前,这将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欧之间存在很多误解,很多问题上双方各持己见。与会的中国企业家表示,中国改革20 多年期间,中国做出很多改变,欧洲也应该做出改变。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桑特 施奈德:中国企业家的这些话是完全正确的。整个辩论中我最不能容忍的是欧洲人的那种目空一切、固步自封的态度。这是他们与中国这样有活力的经济地区打交道时经常表现出来的态度。所以讨论来,讨论去谈不出结果。其症结在于,我们欧洲人认为我们有权要求亚洲朝哪个方向转变 。一旦亚洲人走自己的路,他们有权走自己的路,我们就感到失望和震惊。我总是说,中国一方面让我们着迷,另一方方面,中国就像一面远方的镜子,我们向里面看,挑出我们想要得东西,然后说这就是中国。我们每个人头脑中都有一个中国的形象,但这形象更多反映的是持有这一形象的人,跟现实中的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