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欧洲央行的压力测试即将揭晓

欧洲央行将从11月1日开始监管欧元区的大银行。在这之前,它对这些银行进行了全面“体检”。结果将于10月26日公之于众。

(德国之声中文网)欧元区的压力已经够大:经济不振,债台高筑,失业率攀升,央行面临来自四面八方的批评。而偏偏是这家央行又向欧元区的130家大型银行施压,考验它们的抗压能力。周日中午将是真相大白的时刻。媒体已在猜测哪些考生可能不及格,周一金融市场会有多大的波动。

欧洲央行为什么要跟欧元区的银行过不去呢?这与讨论多时的银行联盟有关。成立欧洲层面的银行联盟是在2012年6月底欧盟召开的一次危机峰会上决定的,目的是打破银行和国家相互拉下水的恶性循环,从而消除欧元区的一个病源。银行联盟有三大支柱:监管、破产清算和储蓄担保。很快,各方就欧洲央行承担监管任务达成一致;经过激烈讨论之后,破产清算事宜也在去年年底搞定;共同的储蓄担保基金迟早也将成为现实。最迟到那个时候,银行联盟就将具备一个保险公司的性质。

为了防止某家银行"带伤"加入保险,特别是德国经济学家要求欧洲央行在履行监管任务之前对银行的资产质量摸底。德国霍恩海姆大学的布尔格霍夫教授(Hans-Peter Burghof )便是其中之一。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谁想接受监管,必须先获得被监管的资格。他必须证明自己不会成为大家无法承受的风险。"这也符合欧洲央行的利益,因为它不愿对过去的问题负责。

Hans-Peter Burghof

布尔格霍夫教授:"谁想接受监管,必须先获得被监管的资格。"

压力测试分为两个部分,首先是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占风险加权投资的比例至少应达到8%。所谓风险加权的意思是说被视为风险较小的投资只部分计算(这减小了分母,相应提高资本充足率),但这种计算方式有一个问题。"投资风险往往是银行自己来估量",设在曼海姆的欧洲经济研究中心主席福斯特教授(Clemens Fuest)说。过去危机的教训证明,这样的计算方式并不可靠。福斯特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银行的风险模式往往参照过去的数据,但这是否能准确预估未来就很难说了。"

在他看来,资本杠杆比率(Leverage Ratio)是个更为准确的依据。按照巴塞尔第三框架协议,银行资本占总投资比率应达到3%。据欧洲经济研究中心进行的压力测试,如果以资本杠杆比率为依据,在危机情况下,银行出现的资金缺口更大。

减少资产价值达到更高的资本充足率

如果使用欧洲央行的风险评估模式,欧洲经济研究中心的压力测试得出结论:欧元区大型银行基本达到资本充足率的标准 - 在正常情况下。银行达标并不是因为发行新股票筹得更多资金,而是减少了资产价值。

10.12.2013 DW Made in Germany Clemens Fuest

福斯特认为资本杠杆比率是个更为准确的依据

福斯特说:"我们发现,欧元区10家最大银行的自有资本从绝对数值来说甚至有所下降,但银行更大幅度地降低了放贷和投资规模,才使得资本充足率上升。"

这显示了欧洲央行所处的两难境地:它一方面一次次让银行享受"免费午餐",以鼓励他们多向企业放贷,以刺激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它又以监管人的身份要求银行提高自有资本的比率,以使他们增强应对危机的能力。

那么银行是否能承受一场新的危机呢?这是压力测试第二部分的内容。欧洲经济研究中心的测试结果是:银行的抗压能力有所增强,但还不够。该测试假设银行持有债券的价值下降10%,马上便会出现1500亿欧元的资金缺口。在这个并不太悲观的假设下,德国和法国银行的抗压能力尤其糟糕。

对希腊银行宽大处理

银行将从欧洲央行那里得到什么样的成绩单?这取决于央行设计的危机局面。霍恩海姆大学的金融专家布尔格霍夫批评央行对不同的国家下不同的菜:"对德国银行的要求比对希腊银行严格得多。"

Prof. Dr. Hartmann-Wendels

哈尔特曼-文德尔斯教授认为欧洲央行的压力测试已经完全政治化

科隆大学的哈尔特曼-文德尔斯教授(Hartmann-Wendels)认为,欧洲央行的压力测试已经完全政治化:"欧洲央行肯定不敢说:想象一下,希腊失去了偿债能力,我们需要再一次债务重组。"

欧洲央行的两难境地再次显现:假如它设计的危机局面过甚,那么测试结果将引起金融市场的动荡;假如压力过轻,那么测试结果将没有任何说服力,使欧洲央行的形象受损。

不过,哈尔特曼-文德尔斯仍然认为这样的测试是有必要的。但最好不要太大的动静,对结果也不能过份解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