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欧洲人“看戏”却也身在“戏”里

一周点评:爱尔兰情况转好,欧元获得康复。然而,欧洲人却坐在电视机前咬着指甲,追随着这场埃及革命"大戏"。意大利南部的一个小岛成了欧洲人对民主力量信仰的第一块试金石。

default

1月25日,埃及人在埃及驻德国大使馆前示威

Irland Euro

爱尔兰版欧元

希望之路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条欧洲新闻,一条例外跟埃及无关的新闻,尽管阿拉伯世界的动荡本周当然是最牵动全体欧洲人的事件。这条与之无关的新闻是:在欧洲西部边缘上的爱尔兰,燃起了希望的火花。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在危机中摇晃的爱尔兰发出了一份正面的证书。基金组织称,这个国家在巩固金融体系和财政政策方面走到了正确的道路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华盛顿推出的一份报告说,这个欧洲岛国走上了"适度的经济康复"之路。

拯救爱尔兰于水火的是其出口,出口业正帮助这个危机之岛从巨大的债务大山里钻出来。由此看来,欧盟共同货币欧元受进一步威胁的可能性暂时不存在了。

Ägypten Deutschland Botschaft organisiert Konvoi für Deutsche aus Kairo

1月31日,聚集在德国驻埃及大使馆前的德国公民等待离开开罗的机会

渴望之周

欧洲其它地方在欢呼着,当然主要是为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退位欢呼。对自由、富裕和幸福的渴望看来把整个阿拉伯世界抓在了手心里。要求自由和民主的呼声现在也在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叙利亚、约旦和也门响了起来。

早已清楚的事情是:埃及的人民起义是一个历史性事件,它将改变世界的一个重要部分。因此,整个欧洲对阿拉伯的关注超出了对自身的关注,不管是欧洲债务大山,还是欧洲企业里的妇女比例,更别说即将举行的各处的选举了。在这些天里,没有任何事情比投往南方的目光更重要的了。

然而,这些改变也让人恐惧。在许多欧洲人心里,对战争和伊斯兰主义的恐惧甚至占了上风。在半数以上欧洲人心里,这种恐惧大于对一个受压迫的民族挺起腰杆的喜悦。

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主义者会掌握大权吗?对以色列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前景呢?在大多数阿拉伯国家里存在着类似的问题。尤其是年轻人怀着摆脱失业和暗淡前景的愿望站了起来。他们不愿再忍受惟命是从和没有自由的处境。但是谁将在政治上代表他们呢?许多阿拉伯国家里不存在强有力的反对党。

Flüchtlinge vor der Küste Lampedusa

兰佩杜萨港不断有“客”来

考验之岛

欧洲虽然是有别于非洲的另一个洲,但却也同样会受到茉莉花革命浪潮的冲击。这一点是上周得到了证明的:几十年来最大的难民潮涌上了意大利南面的小岛。

来自突尼斯的难民想要在欧盟土地上寻找他们的幸福。由于突尼斯的港口实际上已经没人管事,成批的人乘坐轮船穿越了地中海,几天内,就有数千突尼斯轮船难民抵达了意大利岛屿兰佩杜萨(Lampedusa)。

这个小岛的港口已经挤得满满的。后到的难民船已找不到泊位。这种情况让欧洲害怕了起来。已经有些人呼吁封闭欧洲。另一些人则警告道,这将是一切反应里最糟糕的一种。他们认为:欧洲应该为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化而作出努力。因为只有这样,贫困地区在经济上才能够得到发展;只有这样,阿拉伯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才能在自己的家乡看到希望。

Axel Weber Bundesbank Rücktritt

德国联邦银行行长韦伯(Axel Weber)

弃职之谜

在德国,本周最大的议题是德意志央行行长韦伯(Axel Weber)的"突然袭击"。周二时,韦伯还是德国无可动摇的首席银行家,他还被视为欧洲央行最有希望继任的未来行长人选。几周内,德国总理默克尔打算把她的头号人物正式任命为欧洲金融头号位置的头号人选,然后大力促成此事。计划如此。

那是周二。接下来是周三:韦伯突然宣布放弃担任德国央行行长职务,他同时表示不愿当未来的欧洲中央银行行长一职。这事件来得突然,因为突然就成了丑闻。因为,就连联邦总理默克尔事先都没有得到有关信息。韦伯这一奇怪的举动没有人能够理解。而他本人闭口不谈原因。

德国央行行长韦伯放弃角逐欧洲央行的顶端位置,在德国造成了一个重大人事问题的漩涡。因为,这么一来,意大利人德拉吉(Mario Graghi)的机会忽然就被放大了。

所以,在柏林,所有人都对韦伯生气。因为,按德国政界的看法,现在该轮到一个德国人出任该职位了。法国用其特里谢占据欧洲央行顶端几达8年之久。联邦总理默克尔以难以动摇的逻辑指出,现在应该由最强大的欧元国家,当然就是德国,来掌管设在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的舵了。

现在,最有希望夺得这个顶尖职位的是意大利央行行长德拉吉。德拉吉同时领导着国际财政稳定委员会,他坚定地表示,要整顿好市场,尤其是那些就金融价格的变化打赌的金融产品,即那些受到广泛批评的所谓金融衍生产品。

Möwen im Flug

天蓝生命更活跃

生命之光

尽管欧洲的货币在危机里沉浮着,欧洲人的生命却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健康。本周,医学家们宣称,在欧盟,未来几年里死于癌症的人数将会减少。在整个欧盟区里,许多种癌症的死亡率在下降。从80年代以来,医学界成功地不断减少着癌症死亡者的数量。对此作出重大贡献的是更严格的环境法律和一个追求健康生活的新意识。

作者:吴安丽(Adrienne Woltersdorf) 编译:平心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