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欧洲人的角色不再是教师爷

《法兰克福汇报》记者观察了最近在新加坡召开的德国经济亚太会议,他得出结论说,"金融危机使亚洲获得了自信。这一地区数百年来首次开始怀疑西方的优势地位"。所以,西方必须"适应自己的新角色":

default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在5月14日新加坡举行的第12届德国经济亚太会议上的展台

"亚洲人对欧洲的经济和联盟政策以及作为唯一合法国家形式的民主体制提出了疑问。过去是欧美向亚洲人解释世界,这不足为奇,因为他们带着大把金钱来亚洲投资。欧美政治家要求尊重人权、加速民主化进程。经济界人士要求按西方规则办事、开放市场、消除官僚主义、腐败和裙带关系。直到今天,亚洲人仍然把1997至1998年间的亚洲金融危机视为西方傲慢姿态的象征,因为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匍匐在地的亚洲小老虎国家发号施令。

今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帮助欧洲。与亚洲的通常做法一样,戴姆勒、西门子等西方公司集团同样也行贿。急需抢救的银行不在曼谷或雅加达,而是位于慕尼黑或伦敦。所以,在气候保护、贸易或多边组织的资金分配问题上,亚洲现在开始显示自己的力量。

经过多年积累外汇储备和人为低估亚洲货币汇率,这一地区今天没有债务危机的威胁。最多只是热钱流入带动了物业价格上涨,存在着潜在危险。而欧洲则不同:对欧元信任的消失也许能帮助德国出口厂家,但从长期来看,这是欧洲经济衰弱不可忽视的标志。"

欧洲人的新角色是伙伴

影响在减弱,欧洲成了新的危机地区。文章说,"指点教训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亚洲人不再接受这样的指点。欧洲人的新角色是伙伴、而不是教师爷的角色"。但是,"应该谨慎对待这种角色转变":

"尽管亚洲现在充满自信、有时甚至幸灾乐祸,但是它并非不依赖西方。没有西方对越南鞋、韩国电视机和中国电子产品及水果的需求,亚洲引以自豪的经济增长率就会象热带阳光下的黄油一样消融。

亚洲必须减少对出口的依赖

与西方相比,即使现在亚洲的情况很好,但它并没有走出困境。这一地区必须减少对出口的依赖性,但只有提升国内需求,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亚洲的消费者出自有道理的原因不这样做,他们为了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宁可把30%的收入储蓄起来。只有在未来有保障的情况下,亚洲人才会把金钱投向市场。所以,亚洲需要具有承受能力的医疗和养老保险体系,亚洲国家必须进行可持续经营、发展教育和基础设施,更公平地分配资源。

我们不需要象过去那样,以教师爷的身份告诫说,亚洲离救命的河岸还差得很远。有了这样的认识,亚洲与西方就完全能够成为伙伴。"

编译: 王羊

责编: 乐然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