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欧洲也有新闻自由问题?

提起没有新闻自由的问题,大多数人就会想到中国、阿拉伯和非洲等独裁国家。但现在欧洲记者们也敲响了警钟,他们发表了有关欧洲新闻自由的报道,名为“再见,媒体自由!”

default

监狱大墙上写着:“在三十多个国家,新闻自由只有2x3米的面积(一间牢房的面积)。”

这份报告是欧洲记者联合会在5月3日国际新闻自由日发表的。此前,该组织的成员在15个国家对新闻自由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调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政界和经济界干预编辑部的日常事务,记者受到恐吓、甚至受到将被投入监狱的威胁。整个欧洲的公法广播电台都处于危机之中。反恐法律加剧了新闻自由面临的危险。

欧洲记者联合会秘书长波佐利说:"这些反恐法律失去了原来的意义,被用来控制信息,而这些信息有时来自那些与反恐毫无关系的领域。政府干预记者的工作,监听他们的电话或阅读他们的电子邮件,追查他们使用互联网的情况。这就造成记者无法安心工作,因为政府可以依靠这些反恐法律获取信息。"

欧洲理事会目前正在制定一个有关获取信息的公约,公约中谈到秘密文件问题时认为,如果秘密文件与公众有关,也可以公布。但偏偏法国反对这一定义,而爱沙尼亚、拉托维亚、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塞尔维亚和马其顿都支持这一条款。

马德里有一个名为"走向信息"的非政府组织,该组织的负责人达比舍尔说:"在一些方面,东欧走在了西欧的前面。我说的不是法律,我指的是能够获取的信息。例如,罗马尼亚就有公布官员财产的互联网网页,这样就可以看出,一个人在担任公职期间是否收敛钱财。在法国和西班牙等西欧国家,就没有公布这些内容的义务。在西班牙,这类信息完全保密。人民无法知道,一名公职人员拥有那些财产。也无法知道,他的新汽车和房子是否用劳动所得或受贿的金钱买来的。"

法国是一个特殊情况:这里不仅存在着一种"保密文化",也就是缺乏透明度,而且人民也抱怨记者与政治家走得太近,他们是精英学校的同学,住在巴黎的同一个小区里。所以波佐利批评说:"法国工业集团拥有最重要媒体,直接影响公众看法并对信息施加直接影响。在这方面,法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国家。这对新闻自由很不好,一些记者一再明确表示,他们很难公布一些公司的信息,例如制药工业、建筑行业和保险业。老板们宁可听从一个股东的要求,也不愿支持记者。我们认为,这样做极其危险,是走向错误的方向。 "

媒体的可信性受到伤害,不仅来自这种压力和自我检查,也来自一些为制造轰动的假新闻。萨科奇再婚之前,有人报道说,萨科奇给他的前妻发了一条短消息:"如果你回来,我就取消再婚。"完全是胡诌。上周,有人宣布,法国一名著名电视主持人死亡。这又是一大错误,是没有审查直接从互联网下载的消息。巴黎记者学院的西奥汉说:"我们正在进行一些国际项目,它可以使记者获得勇气,观看幕后的情况、寻找信息,但在涉及信息来源、审查信息或信息提供人方面,又以高度的精确和认真从事自己的职业,从而保证信息具有很高的质量。"

与欧洲其它国家相比,德国的情况较好,但德国也有新闻自由的问题。达比舍尔举了公布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飞行信息的德国记者有可能被送上法庭,甚至可能被判入狱的事例。他说:"记者揭露政府允许这种侵犯人权的飞行,就要坐牢,这本来是共产党或专制独裁下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在现代欧洲民主国家。"

欧洲记者联合会的报告说,新闻自由是基本的民主权利,每天都应该保卫它,在欧洲也一样。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