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欧元风暴后重提加强监督和稳定上限

围绕欧元的风暴平息了,但是,在欧盟里,再次掀起了推动金融监督和稳定公约的浪潮,一马当先的是德国财长朔伊布勒。

default

欧盟委员雷恩(Olli Rehn)

松弛的弦该重新绷紧了

按欧元区稳定公约的规定,一个欧元区成员国政府新增债务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就要受到制裁。这个规定是欧元区国家自己设定的,目的是保持欧元的稳定。但最迟从这次金融和经济危机开始,几乎已经没有国家未突破这个上限了。希腊的新增债务几达13%,爱尔兰情况也差不多。尽管如此,即使是今年初引发了欧元危机的希腊也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最后欧盟不得不通过一个史无前例的拯救希腊和欧元的一揽子措施,才让市场恢复平静。

用欧盟货币委员奥里·雷恩(Olli Rehn)的话说,如此松弛地对待稳定标准的情况现在必须终止了,"这就象足球比赛,如果球员每次犯规都跟裁判讨论规则问题,比赛根本就无法进行。所以,受到惩罚是违反规则之后的一个正常的、可以说是应该自动发生的结果。"

朔伊布勒态度积极

现在必须是全体欧元区成员一致同意采取某个制裁措施。所以说这个障碍栏杆是相当高的。雷恩的建议实际上是对这种决定程序的颠覆,即只要有一定的多数同意制裁即可。在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这里,大门对雷恩的建议是敞开的,"我们必须从今年头几个月的经历里吸取教训。从上半年作出那些决策以来,情况非常好,但是这种情况也会导致让肇祸者承担责任的积极性有所下降。现在,假期过去了,我们应该重新投入工作了。"

在改革欧洲金融监管方面,朔伊布勒估计不会遇到新的阻力,毕竟各国和议会原则上已经达成了一致。明年将建立3个监督机构,分别针对银行、保险公司和证券市场,与之同时形成的是一个早期预警系统。

阻力或在伦敦

但是,对全欧洲实施一个金融制裁税,却是有阻力存在的。奥地利财政部长约瑟夫·普略尔(Joseph Proell)盯住了一个国家,"障碍集中在一点上,这一个点叫伦敦。伦敦这个金融场的政治决策圈里显然有一股阻止金融制裁税的力量存在。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有必要的,我们要继续去钻这块硬板子,要为从危机里吸取重要的教训努力,要争取让这个立场得到贯彻。"

这个立场的反对者反复提出的论据是:只有在全世界普遍推出这种金融制裁税才有意义,否则欧洲就将是在与其它市场的竞争中削弱自己。

作者:Christoph Hasselbach 编译:平心

责编:潇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