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欧元:如何修理结构性错误?

当一个产品被证明有结构性错误时,就要停产,并加以改进。德国之声评论员Rolf Wenkel认为,对于一个货币联盟来说,同样如此。

Kommentar Logo Chinesisch 评 论

目前形式的欧洲货币联盟从一开始就有结构性错误。尽管它的缔造者们很清楚,一个统一的货币联盟只能在实力相当的经济体之间建立起来。但是,因此而制定的有关加入货币俱乐部的融合标准却先天不足,毫无用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规定的那些条款是任意挑选出来的,只对申请加入欧元区国家的通货膨胀率、长期利率、年新增债务和总体债务情况作出了规定。

Wenkel, Rolf Deutsches Programm, Wirtschaft . Best Practice Day 2011 Foto DW/Per Henriksen 31.03.2011 #DW1_3245.jpg

德国之声评论员Rolf Wenkel

这就注定了欧元区的结构性错误。因为,那些货币羸弱的地中海国家正是利用了这个机会,勉强入选:在加入欧元的时候,他们刚刚好满足了那些入选标准,而有些人则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此其中,至少有一个国家大耍了一番花样。重要的是先挤进欧元区,然后例行公事,一切照旧。

而更糟糕的是,这些加入欧元区的标准并不能体现一个国家的结构性优势和弱点,更不能体现出这个国家的国际间竞争力。当然,这些因素确实很难量化,不容易整合到一个指数中加以体现。尽管如此,也绝对应该以某种形式对这些因素加以评估,以决定一个国家是否有资格使用欧元。

错误的雄心

正是这样,一些有结构性弱点、竞争力不足的国家也在欧元区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而他们也并没有从中得到多少甜头。尽管一开始,欧元带来了北方邻国(主要指德法等国家)的低利率,并引发了一小波经济繁荣期。但长期而言,这些国家自身却受到了损害。因为货币联盟存在的时间越长,这些国家的结构性弱点就会越明显,而他们与紧守财政纪律的北部欧洲国家在生产效率方面的差距也就会越大。以前,这些问题还不会带来太严重的后果,因为人们可以通过条约的方式,一步一步地将希腊的货币德拉克马或者葡萄牙的货币埃斯库多贬值,而现在这就行不通了,因为他们都使用欧元。

政界不愿意承认欧元有结构性问题。他们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第二战线"上和评级机构较劲,用援助计划来拖时间,不断地修修补补,就是不愿意去触及真正的结构性错误。其实,对货币联盟进行重组完全是可能的。当然,只有在团结一致,并且采用激烈手段的情况下。第一,债权人必须放弃一部分债务。有人说,这样希腊和葡萄牙就会被逐出金融市场,但这个说法不通,因为他们本来在那里就无药可救了。银行系统也不会因此而崩溃,因为大部分金融机构早就把风险转手了,而主要的买家正是欧洲央行。

用"赎买"化解危机

如果金融市场从一开始就讲清楚,这些措施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财政危机就不一定会像病毒那样跳到诸如西班牙、爱尔兰或者意大利这样的国家。第二点,拿出真金实银,把葡萄牙和希腊从欧元中赎买出来,也就是说,把过去十年里积累起来的贬值压力通过金融手段加以化解,重新引入德拉克马和埃斯库多。

这样就会留下一个基本健康和更为强大的货币联盟,而第三步就是,该联盟必须由一个超国家的机构建立,该机构同时负责发放欧元公债,而这一债权的利息将由剩下的欧元国家的平均利率来决定。欧洲央行董事会成员斯马基(Lorenzo Bini Smaghi)就曾经表示,"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债务刹车"。如果一个国家的赤字超过限值,它就必须要么整顿财政,要么请求欧洲稳定机制出手援救,弥补财政漏洞。而援救行动一定要伴随着严厉的附加条件。

作者:Rolf Wenkel 编译:石涛

责编:任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