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梦醒时分

互联网真的可以战胜独裁吗?《南德意志报》发表文章,以香港为例说明中国的审查和宣传机制正在如何粉碎互联网自由。梦醒了,梦也碎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们总是说,互联网可以战胜独裁。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就来看看香港吧。全世界最庞大的审查机制和宣传机器正在那里轰轰转动。《南德意志报》发表的一篇题为"梦醒时分"的文章中写道:

为无权者代言-这是所有新媒体做出的承诺。互联网在其早期是一种梦想。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曾乐观地说,中国对互联网进行审查的尝试无疑于"在墙上钉布丁",言外之意就是这根本行不通。2000年的时候也的确是这样。不过,中国听到了这段预言,然后就发明出一段强悍的网络长城:国家防火墙。克林顿预言钉不上墙的布丁被妥妥地钉在墙上。

在这之后网络上展开了"猫鼠游戏"。曾担任谷歌CEO的施密特(Eric Schmidt)说过:"他们首先想办法屏蔽你,以后变成试着过滤你,再之后赢的就变成你了。"2013年11月,施密特曾预言,全球范围内所有的网络监控做法都会在十年内土崩瓦解。

但是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北京的官老爷们看起来一点都不畏惧互联网。中国网民数量现在为6.32亿,其中过半的网民都使用社交网站。在发展扩建互联网基建方面北京政府也是不遗余力。今年4月,中国庆祝纪念与国际互联网全功能连接20周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是正在崛起的"数字力量"。

过去曾有短暂的几年让人相信,中国有一扇自由的窗户敞开了。2009年至2013年,伴随着社交网站的发展,特别是微博的普及,中国很多网民以为获得了自由表达的空间。

隔离孤立个体是独裁体制使用起来得心应手的核心管理方式。

2013年年初,自由派社会批评家、作家慕容雪村在微博上拥有600万粉丝。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首次形成了一种民间的公共舆论。整个社会处于一种自我发现、自我影射的阶段。人们在社交网络平台上讨论、争论、讽刺、讥讽。不知不觉中,成千上万的网民聚集在一起追捕讨伐腐败的官员。例如,陕西"表叔"、原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被网民"人肉搜索",最终因严重违纪且涉嫌经济犯罪丢官免职。

但是网络审查仍然是开动的。党举起了旧武器:威慑、审查和宣传。党把旧的武器重新包装,让这些武器更适合新的时代。

Hongkong Proteste 26.10.2014

删贴和阻碍发帖的做法行之有效,大陆人大都不清楚在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香港为例,占中运动爆发之后,网络平台Instagram立刻遭到屏蔽。香港人突然发现,他们使用微信给内地的友人发的信息无法送达。香港大学微博视野发现,香港警方使用催泪瓦斯驱散抗议人群的当天,微博删贴率创下本年度新纪录。删贴和阻碍发帖的做法行之有效,大陆人大都不清楚在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不抱怨的服务员

今年夏天,中国全国首家机器人餐厅在江苏省昆山正式营业。《世界报》记者Nina Trentmann描述这家餐厅内的服务是这样一番情景:

一号机器人缓缓移动。在1A桌,机器人停下来。"你好!"一个机器声音传出,"请您取走食物。"当餐盘上的食物被取走后,机器人的眼睛冒起红光。

"请您触摸我的头。我很忙,需要回去工作。"这个机器人说。顾客触摸了机器人服务员的头部后,机器人果然离开了。

机器人餐厅总共"雇"有11名机器人服务员。很多顾客前来就餐只为一睹机器人服务员的"芳容"。餐厅经理说:"我们已经招待过来自日本、英国的客人,当然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客人。机器人很可靠,工作得很不错。"

Arbeiter am Fließband bei Ford in Chonqing, China neu

将越来越多的工作将会由机器承担

中国经济领域自动化程度升高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不断增长的人工成本。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被称作世界工厂。但现如今对于很多生产型企业来说,中国已经不再是廉价的生产国。为了保证维持相对较低的生产价格,很多企业开始使用机器人。国际机器人联合会主席李岑贝格(Gudrun Litzenberger)说:"工业具备竞争实力的国家如果想在国际市场继续保持竞争力,那么在生产环节就必须开始使用机器人。"

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2012年,中国适龄劳动人口减少了345万。而劳动人口减少的这一趋势仍会持续下去。

如果越来越多的简单工作由机器人完成,那么为了找到含金量更高的工作,中国人也必须不断提高自己的职业技能。

(摘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