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走遍德国

梦幻城堡克珀尼克宫

克珀尼克宫看上去就像童话故事里描绘的景象:雄伟壮丽的白色宫殿熠熠发光,座落在美丽如画的湖畔。这个梦幻般的宫殿建于17世纪。当时的人们得在马车上经过长达3个小时泥泞颠簸的路程才能到达柏林城门。然而即使在这儿,那时也兴起了中国热。

default

童话般的克珀尼克宫(

从16世纪起,一种中国发明的非常漂亮的墙纸在欧洲极为流行。在克珀尼克宫里展出的一卷大约出自1760年的单幅中国墙纸的价格,相当于当时一个乡村牧师一个月的收入。为了保护那些依旧鲜艳的色彩和古老的纸质,这些绘有中国人日常生活场景的墙纸陈列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

Chinesische Bildtapete und Kommode im chinesischen Stil im Schloss Köpenick. Copyright: Karin Deckenbach

来自中国的丝绸壁纸

中国工艺品--欧洲制造

这间珍宝的守护者、修复专家克劳斯·佩尔茨 (Klaus Pelz)讲解道:"随着与中国海路贸易的开辟,欧洲对中国的工艺品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主要是瓷器。家具、漆器也很受欢迎,此外还有纺织品。"人们把这些商品进口到欧洲,由于从海路运输的时间很长,而且也很危险,因而这些商品的价格在欧洲非常昂贵。为了满足巨大的需求,人们产生了在欧洲模仿这些工艺品的想法。

这种努力的结果便是所谓的具有中国风格的工艺美术品的出现:中国风格的家具、纺织品以及装饰品,但全都是在欧洲制作的。中国的漆艺尤其受到普鲁士富有阶层的钟爱。克珀尼克宫展示了一些极美的样品,比如一个来自柏林城市宫殿的曾经保管普鲁士国王钱币收藏的陈列柜。从造型上看,这是欧洲17世纪左右的典型品味,但装饰的却是中国风格的绘画题材,且漆画工艺也是模仿中国的:陈列柜上画的一条中国龙引人夺目,龙的周围装饰的是出自遥远的中华帝国的植物。修复专家佩尔茨解释说:"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即那些画家从来没有去过中国,只是通过进口的物品了解了中国的风格。"

漂亮漆画背后的艰难历程

然而在模仿中国工艺的过程中,欧洲的手工业者常常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特别是在漆器工艺方面。一方面因为中国的漆树在欧洲生长不好,另外,想要进口树脂漆也无济于事,因为海上很高的空气湿度会使树脂漆变得像石头一样坚硬、无法使用。此外,还有一个很可怕的问题,正如修复专家克劳斯·佩尔茨 (Klaus Pelz)所说的:"欧洲人必须通过体验认识到,这种真正来自中国的树脂漆会引发严重的过敏反应。据说,在那些运送这种树脂漆的船上,大多数海员得了非常可怕的皮疹,到达欧洲的时候都已经处于半死状态了。那一定是非常难受的,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那是一场灾难。"

据传说,在中国的漆器工艺学徒要喝下一种经过稀释的这种树脂溶液,如果他们能挺过剧烈的过敏反应而活下来,那么他们就一辈子对这种树脂免疫了。但是欧洲人不想做这种尝试。相反,他们使用当地的树脂进行了许多实验,想要模仿出中国漆的迷人光泽。人们在克珀尼克宫里可以看到,他们几乎取得了成功,尽管他们的漆从未达到中国漆那样的品质。

例如这种都灵漆柜,它来自意大利皮埃蒙特的格兰尼瑞宫殿 (Palazzo Granieri) ,所陈列的是当时的更衣室的四壁,它们被漆成了明黄色,上面的装饰画所描述的战争故事发生在遥远的中国。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些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中国的艺术家们偷偷加入了自己的诠释和想像,正如修复专家佩尔茨所说:"有时候也出现一些很奇怪的东西,比如画上的动物或者一些植物中国根本就没有。他们当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只是按照自己觉得正确的方式进行了创作,因此有时候也会有一些不一致的地方。"

Das berühmte Turiner Zimmer im chinesischen Stil. Copyright: Karin Deckenbach

都灵漆柜

徽章厅里的悲惨故事

这样,克珀尼克宫(Schloß Köpenick)成为普鲁士那些美丽的、有时也令人毛骨悚然的传奇故事的发源地。它以多种方式在政治上、贸易上,而且特别是在日常生活中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在徽章厅里摆设了一张放着华丽餐具的巨型餐桌,用以展示普鲁士皇家瓷器厂终于也成功地仿造了中国瓷器艺术。然而,这个大厅里也隐约回荡着1730年在这里所发生的令人惊悚的故事。因为这个华丽的徽章厅主要是由于审判弗里德里希大帝年轻时的好友卡特(Katte)而出名的。弗里德里希大帝年轻的时候,他的父亲对他管教非常严厉。他因此试图与朋友卡特逃离。然而,两人被抓住并被送了回来。弗里德里希作为皇位继承人被免于追究责任,因此只对卡特进行了审判,并在克珀尼克宫这间徽章厅里对他判处死刑。修复专家佩尔茨讲解说:"死刑的判决得以执行,弗里德里希极为痛苦,因为他必须眼睁睁地看着朋友卡特被砍头。"

如今人们可以很方便地乘坐城铁来到克珀尼克宫(Schloß Köpenick)。在这里,参观者可以看到整个从文艺复兴、经巴洛克再到洛可可时期的乡间贵族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们怎样装饰自己的房间--而其间种种来自中国的影响显而易见。

作者:Karin Deckenbach 译者:易木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