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桑东仁波切:达赖喇嘛在世期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时机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嘎伦桑东仁波切在瑞士苏黎世参与感谢瑞士接纳流亡藏人50年的相关活动期间,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桑东仁波切在采访中表示,在达赖喇嘛在世期间解决西藏问题是最好的时机,符合天时地利人和。如果达赖喇嘛去世了,西藏问题存在下去将会变成漫长和复杂的民族问题。在谈到2011年即将举行的西藏流亡政府议会选举的问题时,桑东仁波切说,"我们希望下一届总理是一位年轻的总理,而且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世俗人士"。

default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嘎伦桑东仁波切(左)与达赖喇嘛特使格桑坚赞在首届欧洲藏人青年议会上

德国之声: 2008 年西藏 "3.14" 事件之后,北京方面对西藏政策是否有所改变?目前西藏的情况是否比 "3.14" 之前有所改善?

桑东仁波切:从我们的观点来看,目前为止他们的镇压手段强硬的政治手段一直没有改变。基本上跟2008年一样,只是由于现在的强制镇压手段和严控手段,所以没有频繁发生示威游行,但是压制状态基本上是让人窒息的。

现在西藏虽然表面上比较平和,但是各个寺庙和各个地方的警备、武警的严控基本没有放松。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着紧张情绪。从对中共第5次中央西藏工作会议结果的观察,中共当局从政治角度基本没有放松的态度,始终抱着稳定压倒一切的思想。

但是从中共西藏工作会议也可以看到一点点新的进步。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全藏区包括四川、云南、青海所有的代表都参加会议,这说明中共开始通盘考虑藏区的形势,这是一个好的方面。第二是会议严格强调发展农牧民的生产生活问题,提高农牧民的生活质量。这两个方面是有进步的。如果像他们说的那样,把两个方面落实在实际,那么这将是好的方向。

德国之声:今年 1 月底,达赖喇嘛的特使和北京代表举行了第 9 轮谈判,但是双方仍然没有取得任何有实质性的结果。谈判从 2002 年开始到现在已经经过 8 年的时间。具体来说,双方最大的分歧是什么?

桑东仁波切:从我方的角度来说,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北京政府方面不愿意实事求是地解决西藏问题,这是他们最大的一个限制点。第二个问题是,我们提出过希望北京方面遵照中国宪法中对民族自治区域的规定来解决问题,但是他们连自己制定的有关民族区域的法律都不能很好得实现。所以说,现在形成这样的僵局主要在于北京政府自己不能现实地面对这个问题。

德国之声:您谈到的北京方面不愿实事求是地解决西藏问题。 " 实事求是 " 在这里应该怎样来理解呢?

桑东仁波切:这个问题最好问中共当局。我们愿意解决藏汉之间真正的问题,但是他们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另外,西藏流亡政府已经做出最大让步,也就是说在中国宪法的基础上解决民族自治的问题,但是中共还是不愿意去面对这个问题。所以最好去问问他们,他们自己是怎么想的。

德国之声:双方的对话谈判在进行了 9 轮之后是不是已经进入死胡同?

桑东仁波切:彼此进行对话至少还是一个积极的反应。进行了8年的对话,虽然没有取得根本性的结果,但是通过对话了解了彼此的愿望,我们了解了他们的看法,他们了解了我们的想法。这是8年来最微薄的成果。所以我们觉得对话应该继续下去。

从现在的角度讲,可以说谈判走入了死胡同,但也可以说是一种新的开始。如果中共政府可以实事求是地面对我们提出的自治要求,也就是我们在第9轮对话中提交的备忘录,如果能在此基础上与我们诚恳地交流,我们认为,这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德国之声:有媒体报道,尤其是在海外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藏人当中很多人不愿意再追随达赖喇嘛提出的 " 中间道路 " ,甚至有人表示应该用武力解决西藏问题。另外北京方面的态度始终很强硬。那么现在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西藏问题的可能性还存在吗?或者说,这种可能性还大吗?

桑东仁波切:我们不认为支持"中间道路"的人减少了,或者说抱有独立愿望的人增多了。从统计数字来看,1997年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66%的人支持和平的"中间道路",而2008年支持"中间道路"的藏人增加到82%。所以我们觉得还是有希望和平解决西藏问题。

另外有一些人虽然不支持"中间道路",但是他们支持和平的方式解决西藏问题。虽然他们的政治观点不同,希望西藏获得独立,但是他们赞成通过达赖喇嘛的和平理念解决西藏问题。所以说,只要达赖喇嘛还在世,就离不开采用和平的方式争取解决西藏问题。

中方的态度越强硬,西藏支持独立的人就会越来越多,这是一种条件反射,是必然会出现的结果。目前为止我们还有十足的把握,西藏运动还是会稳定在和平的策略上。

德国之声:西方不少国家迫于中国政府的压力,考虑到和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而减弱对西藏问题的关注或者拒绝接见到访的达赖喇嘛。面对这样的现实,西藏政府会不会感到沮丧?

桑东仁波切: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问题,属于汉民族和西藏少数民族之间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汉族人与藏族人之间该解决的问题,对于外国人怎么看,施加什么样的影响,我们认为不是很重要。比如说,如果外国政府很强硬地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但是中国领导人不吃这一套的话,这种影响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来自西方的对藏人的支持,我们认为最重要的不是从西方政府获得什么样的支持,而是来自西方社会人民的支持。西方社会人民对西藏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比如说,瑞士当局虽然受到中共的压力很难对西藏问题做出一些政治反应,但是瑞士人对西藏的支持度是非常高的。

德国之声:西藏问题的解决离不开国际社会的关注,西藏政府希望并且能够从欧盟获得哪些具体的支持和帮助?

桑东仁波切:西方社会对西藏的支持包括两个层面的内容,一是扶持藏文化复兴以及对藏人社区在生活方面的资助,另外就是从政治层面的帮助,但是我们认为政治层面的支持并不是举足轻重的。他们是自愿地通过媒体为西藏人权等问题进行呼吁,但是我们并不是十分迫切地需要他们在这方面进行表态。所以说,虽然他们经常提到人权、宗教等方面的事情,但是影响力并不是很大,我们也不是刻意需要他们帮助我们什么。

德国之声:明年在达兰萨拉将举行流亡政府第三次议会选举。您能简单介绍一下明年选举的情况吗?

桑东仁波切:明年的议会将选出一位新总理。我已经担当了两任,我们的宪法规定,总理只能连任一次,所以我不可能继续担任总理。我们希望下一届总理是一位年轻的总理,而且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世俗人士。议会中的议员总共有43位。我想,新议会中可能会出现很多旧的面孔。

德国之声:这是不是意味着西藏流亡政府已经开始了世俗化的过程?

桑东仁波切:世俗化的这个问题要从不同层面去考虑。您提到的"世俗化"是指脱离宗教还是其他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在西藏,无论僧人还是俗人,即便是俗人也有他的宗教信仰。所以新当选的总理也会有他的宗教观念。因此我们不认为这是一种世俗化的开始。这一届新总理可能是一位年轻的世俗人士担当,下一届有可能又是一位僧人。这不是一个分界点。

德国之声:现在已经有人在谈论后达赖喇嘛时代。有人认为,如果流亡政府和北京政府对目前的政策策略都不做修订的话,那么等到上师圆寂之后,双方都不会在解决西藏问题上得益。您怎么评价这种看法?

桑东仁波切:我们认为,在达赖喇嘛在世期间解决西藏问题是最好的时机,符合天时地利人和。如果达赖喇嘛去世了,西藏问题存在下去将会变成漫长和复杂的民族问题。这将是让双方都无法安逸平静下来的政治问题。但是达赖喇嘛在世不在世不是西藏问题的关键,因为虽然达赖喇嘛是我们民族的象征,但是西藏问题是代表整个民族的问题。如果达赖喇嘛在世期间西藏问题不能得到解决,那么这个问题也不会就由此而消失。因为它是一个民族问题,会世代延续下去,也许会变得更为棘手。比如像犹太人,经过了上千年的奋斗获得了他们现在拥有的一切。所以说,涉及到民族的问题不会轻易消亡。

德国之声:流亡政府会不会在解决西藏问题上采取其它新策略?

桑东仁波切:这主要看北京方面还会有什么作为。我们已经尽所有的智慧提出了我们的想法,现在要看中共的态度,或者中国这个国家是否出现新的政治意识或者新的政府。如果出现新的政府,我们当然也会有新的策略和想法。现在我们只能通过对话试图解决问题。

采访记者:洪沙

责编:叶宣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