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桑东仁波切:没有比中间路线更好的方案

西藏流亡政府在任总理桑东仁波切2月17日访问德国。他此次是应德国西藏协会以及藏人社团的邀请访问柏林。除了为西藏流亡政府即将于3月20举行的选举造势外,他还就达赖喇嘛请求辞职一事公开表态。德国之声对其进行了独家采访。

default

西藏流亡政府在任总理桑东仁波切2月17日在柏林接受德国之声记者吴安丽(Addrienne Woltersdorf)采访

德国之声:西藏流亡议会将于今年 3 20 日举行选举。按我们的理解,这次选举具有特殊意义,因为前不久达赖喇嘛宣布正在考虑要辞去他的政治职务,这对这次选举有什么影响?选举的气氛会比以前更活跃吗 ?

桑东仁波切:是的,这次选举更重要,对人民来说更关键。由人民直接选举政治领导人或者行政官员的机制从2001年时才开始。第一次选举中,他们选择了我,2006年第二次选举中,还是选择了我。这是人民第三次将要选出其政治领袖的时候。这次流亡藏人以及全世界藏民的参与精神都更加积极。而且达赖喇嘛宣布他即将退出流亡藏人的政治舞台。噶伦赤巴(总理)将变得更加重要,为人民的幸福生活将肩负更多责任。所以,人们非常激动,参与热情也很高。

德国之声:达赖喇嘛称他将不再执政是因为他希望藏人能够在更加民主的环境中成长,民主意识更加强烈。在中国崛起的今天,这样放弃他的政治影响力难道不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

桑东仁波切:是的,如果按你的说法,这确实是有很高的风险。但是他迟早要做这个决定。藏人必须学会在没有达赖喇嘛领导的情况下管理自己。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如果他这次不冒险作出这个决定的话,可能以后就晚了。所以他决定现在冒这个险。

德国之声:您本人作为僧侣的同时也是一名政治家,您对达赖喇嘛的这个决定有什么看法?

桑东仁波切:我非常赞赏他的感觉和决定。虽然流亡藏民没有任何疆土,没有任何国家。所以我们的一切活动都局限于为人民谋福祉的范围中,通过非暴力,谈判的途径解决西藏问题。所以一名僧侣可以承担其中一些任务,如果我们有疆土或者国家,一个僧侣也许就不会去做管理国家的事情。

德国之声:如果藏民未来只拥有一个总理,那么您觉得谁将与其展开对话?西方国家的政府会躲开他,而中国政府可能会说,我们目前为止只与达赖喇嘛和他的使者对话。到那时候,还会有和西藏总理展开对话的一方吗?

桑东仁波切:是的,就算达赖喇嘛要退出其在流亡藏民中的政治职位,他将会继续与中国方面展开谈话,如果中国方面想谈的话。这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途径。他也会和其他和他有长久紧密关系的国家谈。在这方面,为了当前的发展以及藏人的未来,他不能完全退出,

德国之声:达赖喇嘛以及其使者上一次和中国政府代表展开对话的时间是 2010 1 月,从此以后就再没有进一步的对话,您觉得北京采取的是什么样的策略?

桑东仁波切:我不知道,北京一直说他们将努力推进对话进程,包括和中国所有国际层面上盟友的对话。不管谁向他们询问了西藏问题谈判的进程,他们的反应总是他们已经和达赖喇嘛的代表展开了对话,并将继续下去。但是,我猜他们现在就是在等选举过后,谁将成为下一个噶伦赤巴。这也许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也许他们还有其他的原因,但是主要的原因就是想等选举产生的结果。

德国之声:另一方面,很多人说中国政府就是想等着达赖喇嘛过世,那他们在处理西藏问题上就轻松的多。

桑东仁波切:确实如此,这是中国政府许多年来的政策,许多年前,他们误认为达赖喇嘛得了重病,可能要长辞人世。所以中国想出各种方法延缓谈判的进程,等待着达赖喇嘛过世。但是他们现在意识到达赖喇嘛的身体健康状况良好,在世的时间比他们的预期要长很多。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完全改变做法,中国领导层中仍然有人认为,达赖喇嘛毕竟已经快76岁了,所以他们还是想等着达赖喇嘛过世。这样西藏问题就将不复存在,这是他们的期望,而事实不会是这样,但是中国领导人的思维方式就是这样的。

德国之声:从上世纪 70 年代初开始,流亡藏人领导层就开始走所谓的"中间路线",向中国政府争取自治,而不是独立。现在有两个事实对其产生影响,一个是许多藏人开始失去耐心,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情况有任何好转,另外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的崛起,或者说西方世界感觉到的这种崛起。这会给达兰萨拉的决策带来任何转变吗?

桑东仁波切:我不这样认为,认可中间路线的不光是大多数流亡藏民,也包括生活在西藏的藏民,他们对中间路线表现出巨大的支持。而且这也一次又一次的得到了西藏议会自身的认可。就算他们需要改变这个政策,这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们需要人民对其认可。达兰萨拉没有人可以随便改变这一政策,因为这一政策通过了许多民主决议的程序,能够代表流亡藏民的以及居住在西藏人民的意愿。就在近一段时间,仍有许多迹象这个政策仍得到大多数藏人的支持。任何微小的改变都应该向人民征求意见,通过公民投票或者集会的形式作出决定。否则,就不能做出任何改变。反之,如果需要改变相关政策的话,必须要有更好的待选方案。但是现在还没有人能够拿出比当前更好的政策方案。

德国之声:但是,在去年瑞士召开的欧洲藏族青年大会上,由许多人高声呼吁出台更追求独立,对北京政府更加强硬的政策。这否意味着许多人对达赖喇嘛目前为止的政策出失去耐心,甚至感到沮丧?

桑东仁波切:我不这么认为,依据青年大会的想法,他们公开的政策是不认同中间路线,而是寻求西藏完全独立,这是藏人青年大会的权利。但是这并不能代表草根阶层的意见,也得不到他们的支持。我不认为这种政策会在流亡藏人中得到超过10%的支持率。所以他们的这种声音可能听起来很大,很清晰,但是并不能代表大部分人的意愿,并获得其支持。相反,中间路线在很多方面都是成功的,特别是在维持国际层面以及西藏内部的西藏运动的过程中,我们需要中间路线。我看不到有什么原因需要让我们改变这一政策。关于年轻人的耐心问题,我不认为他们正在失去耐心或者感到沮丧。也许有些人是这样的,但这在年轻一代中并不具有代表性。


德国之声: 2012 年,中国政府面临换届,最有望当选国家主席的人可能是习近平。他被认为是拥有军方背景的人物,军队是其最有力的后盾。如果他当权,您对此感到焦虑吗?这会改变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吗?

桑东仁波切:不,我们不会对任何换届或由谁来接替胡锦涛感到焦虑,比如说胡锦涛继任人选问题。除非中国政治结构发生基本的转变,或是说共产党的独裁地位发生转变,否则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不管谁将取代胡锦涛。习近平有所谓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背景,但是关于他形象的描述有不同的版本,有些时候他看起来像一个比现今当权者更好的人。现在下任何定论还太早,除非他证明自己有所不同。我们希望他能做得更好,不仅仅为了藏民,也为全体中国人民,包括其他少数民族。

作者:吴安丽(Addrienne Woltersdorf) 编译:任琛/乐然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