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格瓦拉:一位过时的理想主义者

本周六,如果切-格瓦拉在世的话,应该是他80岁寿辰。他不但是欧洲68年一代的偶像和传奇,还是广告明星。这样一个革命家的政治诉求很多人却不知道。

default

格瓦拉的头像常常出现在T恤衫上

Ernesto Che Guevara

格瓦拉也是中国小资的偶像

这张格瓦拉的肖像是历史上被复制最为频繁的照片之一。长相英俊的格瓦拉一头黑色卷发,出现在世界各地的背包、T恤和茶杯上。对于左派党的人来说,格瓦拉(1928-1967)是神坛上的人物,应该不时地被人们想起怀念。欧盟议员、德国左派党主席团成员瓦格克莱西特(Sahra Wagenknecht)如是说。在她眼中,格瓦拉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对不可忍受的剥削斗争到底",左派党人士应该向他学习,"坚持自己的立场。可惜这在左派人士当中也并非天经地义的。"

今年格瓦拉又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好莱坞著名导演索德伯格曾执导长达4个小时传记片-"切-格瓦拉", 虽然男主角因此获得金棕榈奖,但是电影遭到恶评,评论认为格瓦拉被表现为一个平淡的偶像,没有棱角和阴影。影片刻意没有表现他性格上的缺陷、武装斗争的残酷和对自己的怀疑。

已经过时的理念

Che Guevara 80. Geburtstag

电影着重刻划的是他传奇的一生,英年早逝,死于玻利维亚的丛林里。自己也写过格瓦拉传记的拉海姆(Stephan Lahrem)说,有很多关于格瓦拉的传记写得不错,但是几乎没有一本提到他的政治经济理念。他的一生是政治信号,但他并非通过政治理论脱颖而出。

连正宗的共产党员瓦格克莱西特也承认多年来没有读过格瓦拉的文字,上一回还是在她17、18岁的时候。

拉海姆认为,格瓦拉的政治理论水平有限,他推崇的社会主义体制在古巴实行,包括计划经济已经不能与时俱进。他所倡导的以道德观为指导,不为物质诱惑所动的"新新人类"也已经过时了,甚至连瓦格克莱西特对此也不以为然。

偶像的阴影

如今,格瓦拉依然是被压迫者的代表。拉海姆说,在批判全球化的运动中又能重新找到他的影子。在反抗压迫斗争中,这位出生于阿根廷的革命家执意要斗争到底,甚至不惜杀人。拉海姆说:"格瓦拉有阴暗面,革命高于一切。"他的人生格言是斗争直到胜利。

根据格瓦拉的言论,革命家必须以"不屈服的仇恨"为动力,以成为"有效、残酷、有选择的、冷血的杀人机器"。为了革命,格瓦拉愿意牺牲古巴人民,在斗争中使用核武器。

拉海姆说,在马埃斯特腊山(Sierra Maestra)的年代,格瓦拉是第一个枪毙背叛者的人。对巴迪斯达(Batista)政权的拥护者进行迅速判决,格瓦拉也负有政治责任。很多人把格瓦拉偶像化,当成年青反叛者和被剥削者的斗士,他们视这些阴暗面而不见。

瓦格克莱西特对此却有另外一番解释。她认为,格瓦拉和武装斗争必须以历史性的眼光来看待。她认为对付武装压迫也只有"以牙还牙"的办法。"今天我们在欧洲没有权利说,当年他不应该那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