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格拉斯:我不知是否错过了反省的最好时机

1999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德国作家作家君特•格拉斯,周六以来再次成为德国媒体的焦点人物。这回,不是因为他的作品,而是他的身世,是他对其身世中“污点”迟到的反省。在即将出版的自传中,格拉斯承认了曾在纳粹党卫军服役三个月的历史。

default

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在他将于今年9月首次出版的自传中,首次提到他曾在17岁时,加入过特别臭名昭著的纳粹党卫军军队。格拉斯表白,在1945年二月被征入伍,到该年4月20日因负伤退伍总共3个月中,没有放过一枪一弹,但是,这迟到的反省,在德国文学艺术界仍然不可避免地引起强烈反响。格拉斯不仅是文学艺术领域的巨匠,格拉斯是德国道德精神的象征。现在,人们最先要问的是,这一道德可信度仍然存在吗?

周六,格拉斯接受了法兰克福汇报的一次访谈,其中他说“回首往事,我一直将之看作一个污点,它让我承受很大压力,以至于我难以开口谈论这事。这样的事,必须用笔写出来。”格拉斯还说,他不知道是否错过了反省过去的最好时机。但是“我可以肯定,我相信,我写出来的,已足以够多。”

作家肯伯夫斯基(Walter Kempowski)认为,格拉斯承认历史污点的时间,的确有些晚了,但同为作家的基奥尔达诺( Ralph Giordano)却说,并不为晚,他认识很多人到了80或85岁才向别人透露过去的错误。比过失更糟糕的是,不能从中汲取教训,就这一点而言,格拉斯的确做了很多,很久。“就我而言,格拉斯并没有因此而失掉他的道德可信度,绝对没有,我想特别明确地表述这一点。”

作家、文学评论家岩斯(Walter Jens)也公开支持格拉斯。他说,“一名写作大师稍稍停顿,进行思索:生命的长河中忘却了什么?格拉斯这样做了,并因此赢得我的尊敬。”柏林艺术学院院长施台克(Klaus Staeck)认为,即便在格拉斯公布隐私之后,他的艺术作品和他的政治道德观不应受到质疑。他说,“我不会将作品和作者完全隔离开来。”


如果早说了,诺贝尔奖就是另一回事了

除了拥护格拉斯的声音之外,怀疑者的批评也不断见诸媒体报端。曾写过格拉斯传记的于尔格斯 (Michael Juergs)公开表示了他的“失望”,他说,这意味着一座“道德丰碑”的完结。历史学家沃尔夫森(Michael Wolffsohn)认为格拉斯对于自己污点的多年沉默,对其作品而言是一种贬值:“留驻于人间的,将是其作品,而非其价值观。”

文学评论家卡拉塞克(Hellmuth Karasek)说,如果格拉斯早些将之公布于众的话,能不能得到诺贝尔奖就是另一回事了。虽然,他也认为,就德国作家而言,赢得诺贝尔文学奖,格拉斯可谓最当之无愧,但现在这一切又都打上了另外一道光线。


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

党卫军是直属于纳粹高层的军队。战后纽伦堡国际法庭曾将之宣判为犯罪机构。格拉斯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青少年时期,他曾特别容易受到蛊惑,曾坚信纳粹战争最终获得胜利。15岁时,他自愿报名参军,目的是为了摆脱家庭的束缚,但他没有被征用。到了17岁时,却被征集到了党卫军。“对我而言,我对这一点的记忆十分肯定,党卫军开始对我并不是一个可怕的地方,而是一支精锐部队。总是哪里最艰险,就把他们调遣到哪里。老百姓也都这么传说,党卫军受到的损失最大。 ”后来,这段经历让他负重负疚,这一感受中,总有一个问题挥之不去,那就是:那时,你知道周围发生的事情吗?格拉斯对媒体说,他完成了一次学习过程并从中总结了经验。

君特•格拉斯生于1927年10月16日。9月出版的自传虽然提到这段历史,但它并不是这品作品的主线,也不是它的主题。到目前为止,有关格拉斯的身世已有过数本著作,迄今,人们只知道少年格拉斯曾为军队服役,但不知他当兵的地方恰恰是那个也担负守卫集中营任务的党卫军。这本格拉斯自传从他格但斯克童年时代写起,一直写到战后成为一名年轻的艺术家结束。其中他还提到,曾在战俘营结识了今天的罗马天主教皇本笃16世。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