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根舍最激动的时刻:德国政治惊悚三幕剧

昏暗的灯光,糟糕的音响,一句不完整的话-联邦德国前外长根舍在布拉格德国大使馆阳台上的发言是一个加速历史的时刻,是柏林墙倒塌前充满激情的第一响。

Bildergalerie Mauerfall

1989年9月30日,联邦德国外长根舍在布拉格西德使馆阳台上发表讲话

(德国之声中文网)1989年夏。越来越多东德人离开自己的国家,到匈牙利、波兰、苏联的联邦德国大使馆以及东柏林的西德代表处寻求庇护。一开始是几十个,之后,几百个,几千个东德人都试图通过各种办法进入联邦德国。在西德人看来,这是合法的行为,因为从基本法的意义上讲,他们也是德国人。当时,匈牙利由改革派社会党人执政,经济上处于破产的边缘。布达佩斯政府走上了一条新的路线,结果是:匈牙利-奥地利边界只有松散的守卫。

当年9月11日,数万名东德公民打破曾经

难以逾越的铁幕

。匈牙利边防哨只剩下栅栏。昂纳克和他的政府非常震惊,苏联当权者也还是按照老一套看问题和行事。捷克当权者也和东德领导人一样,认为东德人进入西德大使馆寻求庇护触犯法律。莫斯科权力帝国内部的一致性发生瓦解。当时,没有人能够看清89年夏"用脚"抗议的行动会有多大影响。但有一个人预感到了:那就是西德外长

根舍

(Hans-Dietrich Genscher)。

1989 Botschaft Prag Massenflucht Zelte

1989年,进入西德驻布拉格使馆的东德人搭帐篷露营

第一幕:纽约,1989年9月27日

联大全体会议。对这位联邦德国外长来说,这是一次理想的机会和苏联、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外长讨论大使馆日益严重的事态。就在此前的9月8日,117个东德公民刚刚离开东柏林的联邦德国常驻代表处。他们没有获得很快出境的许可,只是得到不受司法追究和重返工作岗位的承诺。

之后,联邦德国常驻东柏林代表处被关闭。其后果是,华沙、布达佩斯和布拉格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东德期待科尔政府关闭在这些国家的使馆,对潜在的试图离境者发出一个信号。负责德国驻外使馆和代表机构的德国外长根舍对此坚决拒绝。相反,他指示接受这些东德公民,并为他们提供食宿。到9月下旬,已有数千人来到华沙、布达佩斯和布拉格的西德使馆。

9月27日,星期三,根舍与东德外长奥斯卡·菲舍尔(Oskar Fischer)共进晚餐,并向他提出两条建议:要么东德官员向这些东德公民颁发出境许可,到使馆给他们的护照上盖戳,要么让这些东德公民乘坐火车经东德地区抵达西德。菲舍尔表示,他将在周末向昂纳克汇报,但根舍说,那就太晚了。

9月28日

Flash-Galerie Botschaftsflüchtlinge Prag

根舍1989年9月30日抵达布拉格使馆

一天之后,根舍和菲舍尔再次通了电话。在上述三个使馆,尤其是布拉格使馆,卫生状况越来越糟糕。菲舍尔表示,他将向东柏林转达根舍的建议。根舍在纽约也拜访了捷克外长约翰雷斯,但他没有做出承诺。

当天下午,根舍请求和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Eduard Schewardnadse)举行私人会谈,并得到可以去苏联大使馆的回复。但是,根舍没有专车。后来,一辆纽约警车闪着蓝灯,鸣着警笛将根舍送到了谢瓦尔德纳泽那里。根舍向他描述了大使馆内的混乱状况。谢瓦尔德纳泽问:"里面有小孩吗?"根舍回答说:"很多。"谢瓦尔德纳泽于是说,"我帮他们。"

当天晚上,根舍又从美国以及法国外长那里得到支持。

9月29日

根舍在前往机场的路上接到东德外交部长委托打来的电话。电话中说,东德常驻波恩代表处第二天会有重要消息告诉他。东德外长菲舍尔还想转告,"和他谈话总是值得的。"

9月30日

波恩总理府从根舍以及联邦德国内政部长赛特斯(Rudolf Seiters)那里获知,东柏林选择了第二个方案,也就是让想离境的东德人坐火车经东德前往西德。根舍于是再加一码,要求以高规格的陪同作为从东德公民那里赢得信任的措施。他对东柏林住波恩常驻代表诺伊鲍尔(Horst Neubauer)表示,"这些难民不信任你们",根舍和赛特斯想亲自坐火车陪同。诺伊鲍尔表示,必须再次向政府请示,之后不久,东德政府表示同意。

但在出发前往布拉格前,诺伊鲍尔又部分收回了东柏林的承诺,根舍和塞特斯不能一同前行。压力增大了。

第二幕:洛布科韦茨宫,18点58分

抵达布拉格的联邦德国使馆后,根舍又和诺伊鲍尔取得了联系。东柏林仍然不松口,只允许每趟火车派两名西德官员陪同。

18点58分,根舍走上布拉格西德大使馆的阳台,说出了德国当代史上也许最著名的半句话:"亲爱的同胞们,我们来到你们这儿,向你们宣布,今天你们的出境......"他的后半句话淹没在欢呼声中。

19点半,第一批人离开了洛布科韦茨宫。此前三分钟,东德国家通讯社ADN公布了东柏林外交部的一份声明:出于人道主义原因驱逐非法逗留在联邦德国大使馆内的人。

8点50分,第一列德国国营铁路(东德)火车从布拉格向德累斯顿驶发。之后又有四列火车以两小时一班的速度发车。目的地是巴伐利亚的霍夫(Hof)。

第三幕:巴伐利亚霍夫,10月1日,第8站台

6点14分,第一批1200名东德人抵达巴伐利亚-萨克森边界城市霍夫火车站第8站台。他们中包括许多儿童。大约6000人10月1日当天抵达霍夫。他们都没有护照,因为东德官员在火车上没收了他们的护照。许多援助者和记者在站台迎接。

数千名东德人用脚投票,将自己国家告示世人。6周后,

柏林墙倒塌

了。

根舍在回顾这段历史时说,"德国驻布拉格使馆的那几个小时是我生命中最令我感动的时刻......我们都非常激动。"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