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核灾后的丑闻—不及格的世卫组织

在日本福岛核灾难发生后,世卫组织没有派遣自己的专家前往日本,所公布的消息也只是日本当局和原子能机构所公布过的信息。观察家认为,在对待核辐射危害的问题上,世卫组织再一次没有承担起责任来。

default

测量核辐射量

2007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灾难21周年以来,无论刮风下雨,酷热还是严寒,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前每天都有两、三个人拿着标语和传单,呼吁世卫组织取消与国际原子能机构50多年前达成的一项条约。了解内幕的观察人士认为,正是因为该条约,在日本福岛核灾难面前,世卫组织再一次没有承担起对受害者健康所负有的责任。世卫组织在切尔诺贝利核灾难后的表现是失败的。面对1991年对伊战争及1999年对塞尔维亚战争中使用贫铀弹的情况,世卫组织无所作为。这一次也同样如此。

秘密协议

1959年5月,世卫组织与国际原子能机构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其中规定世卫组织"在针对核辐射后果启动调查计划或采取措施前必须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商量,以便协调一致地处理相关问题。"这项协议成功地对外界保密了近40年。

美国驻联合国记者罗伯特·帕尔克尔(Robert James Parker)对该问题已关注多年。在他看来,该条约以及由此带来的世卫组织的自我审查是联合国机构最大的丑闻。

对日本核灾难只有寥寥数语

日本3月11日发生核灾难以来,帕尔克尔和几位驻日内瓦的记者竭尽全力想从世卫组织那里得到有关核灾难可能造成的健康危害以及保护民众的措施。

在沉默一周后,世卫组织当前危机关注组发言人黑特尔(Gregory Hartl)才于3月18日向日内瓦记者告知了很少一些日本当局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公布了的信息。记者们提出了希望对食品受到放射性污染的问题进行详细采访的要求,但黑特尔却没有答复。3月21日,一名世卫组织发言人才在北京小心地谈到中国放射性辐射升高的问题。

直到3月23日,世卫组织、国际原子能机构以及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才共同推出了一份联合公报。各机构承诺说,"将对放射性辐射的危险予以更多关注"。 公报中还写道,"来自福岛县以及附近地区的数种食品样本受到放射性污染",不过,"按照日本的规定,当局可以对食品中所允许的放射性物质的含量制定上限。"公报中说,食品中的放射性物质含量会"受到检测并且予以公布"。但公报中只字未提建议或措施。世卫组织迄今也没有派自己的小组前往日本。

表现不及格

预防核战争国际医生联合会(IPPNW)严厉指责世卫组织此次的表现不及格。该组织德国分部主席安格利卡·克劳森(Angelika Claußen)博士表示,"世卫组织对福岛核灾难的反应极其欠缺。"她说,世卫组织不应该依赖国际原子能机构或者日本当局,而是应该采取自己的措施,不加美化地、客观地向日本人民告知福岛核灾难的健康后果以及可能出现的核心融化的后果。世卫组织应该呼吁将妇女、儿童和孕妇从灾区疏散,因为核辐射对这些群体可能造成的危害尤为大。

低估受害者人数

预防核战争国际医生联合会认为,世卫组织的糟糕表现只能用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组织的那份密约来解释。国际原子能机构多年来一直在淡化核能风险。国际原子能机构称切尔诺贝利大规模核泄漏的死亡人数不到50人。 世卫组织直到今天还说,可能因受核辐射而死亡的人数只有9000人。但是,独立科学家的大量调查得出的却是另外的数据。生物学家雅布洛科夫博士( Alexej Jablokow)是俄罗斯科学院的成员,2009年他公布了切尔诺贝利核泄漏对健康及生态环境有何影响的研究结果。其中一项数据是,83万清理工人中现在已有11万2000人至12万5000人死亡。

真相在哪里?

在世卫组织内部,大部分有关切尔诺贝利核灾难的真实数据其实都不是秘密,因为该组织是1995年及2001年基辅举行的两次切尔诺贝利问题联合国大会的主要组织者。

但是,因为国际原子能机构反对,世卫组织迄今没有公布两次大会的会议记录以及几乎所有的报告。迄今所公布的只有对演讲的一个总结以及数百份演讲稿中的12篇。

在1991年春的第二次海湾战争后以及1999年北约对塞尔维亚和黑山发动空袭后,世卫组织没有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在两次战争中,美军都使用了贫铀弹。在投掷贫铀弹最多的伊拉克南部地区,当地医生发现,战争后癌症和白血病患者的数量以及新生儿畸形率都增加了10倍。

但是,世卫组织却驳回了要求其在伊拉克进行独立的国际性调查的呼吁。在对塞尔维亚的战争后,世卫组织虽然在联合国难民署的要求下让自己的一名科学家做了一份内部鉴定,但这份对人们最大担忧予以了证实的鉴定迄今仍未公布。这名科学家被世卫组织解聘,而得到鉴定副本的联合国难民署副署长也被解聘。

作者: Andreas Zumach 译者:乐然

责编:Ulrike Mast-Kirschning,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