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核废料的最终储存地问题让法国头疼

法国寻找核废料终极存储地的工作同德国一样艰难。出于对自己生存环境的考虑,被选中作为存储地的当地居民当然会非常不高兴。尽管如果成为核废料的存储地,地区政府会由此而获得大笔工业税收。

default

仪器上显示卡车上装有高辐射核废料

法国是个核国家。那里一般来说,无论是建造核电站,还是处理核废料,都不会引起什么麻烦和纠葛。法国总统萨科奇上台以后也是如此。然而在迄今默默无闻的行政管理区奥布区,一座名为欧克松的小村庄,现在却公开采取了反抗行动。虽然有关政府管理部门进行了公开招标,但是迄今欧克松没有一个地方同意接受勘查,成为核废料的终极存储地。村里1千多位村民举行的示威活动,迫使乡政府收回了早先做出的决定。

对此,村民自发性组织" 欧克松说不"的主席表示由衷地高兴。她说:“乡政府代表现在终于懂得要征求和听取老百姓们的意见了。虽然他们这样做有点晚了。如果能早点这样做,当然会更好。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项目是无法在我们这个地区实施的,因为老百姓全都不同意。”

在此期间该乡的乡长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小小的奥克松并不是唯一一个对核废料说不的村庄。此前还有一个74人的小村,也让核废料处理部门的工作人员吃了闭门羹。

迄今为止,法国国家放射性废物管理局为储存法国的核废料伤透了脑筋,费尽了周折。在它向3000多个可能适合存储的乡镇发去了询问信函后,去年只收到了40个同意储存核废料的乡镇的回复。而其中只有10个乡镇地区,被确定为理想的储存地。后来它们中又有两个小村庄突然宣布成立了非核区,并表示愿意放弃数百万欧元的工商税所得。因此旁观者不由地会提问说,法国这个核国家现在到底是怎么了。反核能组织"远离核能"的洛美说:“法国政府的时间现在已经很紧迫。有关机构目前正积极寻找其他可能的储存地。但是他们知道,在其它地区也会遇到同样的结果。我们相信,法国没有任何一个地区愿意成为核废料的地下储存地。”

同这种说法相矛盾的是,自1992年以来,奥布地区已经为轻度辐射性核废料设立了两个过渡性储存库。然而此次被选中的地方恰恰是香槟酒的葡萄产地和以产地命名的著名奶酪产地。只要设想一下,那些被埋在地下15到200米深的核废料,将在10万年内具有放射性,就足以让当地老百姓寝食难安了。

Anti-Atomkraft-Demonstration in Berlin am 5. September 2009

不仅是法国,德国有关核废料处理的争论也常年不断

德国有关阿瑟核废料终端储存地和格莱本核废料储存地的讨论,对于法国反核人士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法国国家放射性废物管理局负责人曾在法国地方电视台-法国三台发表讲话时,称法国乡镇的抵制行为是反核能狂热分子们恶劣的,诉诸于暴力的煽动,以及极尽能事诬蔑的一场运动。这位负责人说道:“我认为,无论是法国政府,还是国家放射性废物管理局,都不应当遭到这么多谣言,暴力行动和仇恨的攻击。国家放射性废物管理局目前正在积极寻找能够接受我们进行两年探测的地区。而一些试图破坏这个项目的人,往往还不是奥布地区的居民。”

由于担心地区性反抗会进一步蔓延,有关部门并不想再次公开重复这样的说法。现在法国国家唯一可行的办法是,悄悄地尽快地找到另外两个地点。因为到2011年之前,核废料储存地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法国2006年通过的法律中规定,最晚到2019年之前,法国必须解决核废料的最终储存地问题。

作者:Siegfried Forster/韩明芳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