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柳暗花明, 德国持“容忍居留”者有望获居留权

德国有二十多万持“容忍居留”者因各种原因拿不到难民身份。这意味着他们工作无着落,衣食成问题,不知将来何去何从。最近,德国难民援助组织、教会和工会纷纷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default

难民救援组织的一次反遣返游行

不久前,德国难民救援组织和工会联合会呼吁人们,关注二十多万在德多年、却仅持有“容忍居留”许可的难民的命运。德国前联邦部长克里斯蒂安.施瓦兹- 席林敦促说:相关负责人应该考虑接受其居留权申请。而难民救援组织对此也不止一次公开提出请求。

这位前基民盟的政治家作为国际纠纷调停者为波斯尼亚和黑塞工作多年。他批评说:2005年1月生效的新移民法,并没有给这一社会群体以妥善的解决办法。“显然,政党办事缺乏效率。大家都可预见到的问题,却根本没有得到解决。”

眼下,有超过二十万被官方“容忍居留”的难民生活在德国,这是居留的最低级别。正因如此,他们鲜有工作机会,仅得到些许生活用品和服装的代用券,却难以获得现金资助。他们多集中生活在难民营里。而这些还不算最糟糕的,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才是他们心中的包袱:一些人长期生活在被遣返的忧虑之中。比如,当祖国的局势有所变化,自己的健康状况一旦改变的时候。这些人中的一半为前南斯拉夫人,也有不少来自越南、阿富汗、伊拉克、黎巴嫩、伊朗和中国。俄罗斯、中亚和非洲也是难民来源地。

非政府组织提出,对在德国生活五年以上的15万难民,最终得找出一个宽松的解决方法-给予他们长期居留。可是,难民援助组织又强调,新移民法只规定了对个别情况的考察,而对多数人而言,这并不可行。 不少联邦州已经表示,要严格评审所谓个别情况。

克里斯蒂安.施瓦兹—席林认为,遣返这些扎根于德国多年的人,是一种变相的驱逐。特别是那些在德国长大的孩子,遣返他们回到来源国,是不合情理的。他说:“我搞不懂,他们渴盼着社会的接纳,而德国却用这种态度对待他们,究竟有什么好处呢?那些犯罪的恐怖分子早就找到了出路,合法或者非法地待在德国。而这些无辜的可怜人,为了获得社会的接纳,他们努力学习语言,却惨遭遣返。我要问,开那些德语班究竟算怎么回事儿呢?反正难民们就算掌握了流利的德语,最终也还是要走被遣返的路。”

难民援助组织,工会和教会一致要求,将这些人从不确定的痛苦中解脱出来。现在已经见到一线曙光:联邦议会的请愿小组正积极争取,完成一份由四万人签名的请愿书。小组还建议,根据目前的建议,首先对移民法进行修订。联邦议会党团内部也有令人乐观的迹象,绿党就已经公开表示支持居留权规定。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