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查韦斯访华与中国与拉美关系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本周末前往中国,安哥拉和马来西亚访问。作为世界上第五大原油输出国的总统,他的此次访问自然也离不开“原油“两个字。为了减少对美国能源市场传统的依赖,查韦斯政府努力寻找新的能源伙伴。而处于能源饥渴中的中国也将目光瞄准了委内瑞拉。请看德国之声的背景分析:

default

红色查韦斯来到红色中国

不管邓小平1988年访问拉美时提出的“太平洋的世纪”一说能否从愿望变为现实,中国与拉美的经济关系随着新世纪的到来俨然进入了“蜜月期”。双方的贸易额在1993至2003年期间增长了5倍。2004年,中国对拉美的投资占其境外总投资的近50%,

经济互补的关系使中国与拉美在对方身上发现了理想的伙伴。拉美拥有中国经济腾飞必不可少的石油与原材料资源,中国则可以为拉美带来推动经济发展的直接投资。委内瑞拉可以说是这种互补关系的一个范例。作为西半球已探明石油蕴藏量最大的国家和世界上第五大原油输出国,委内瑞拉不仅希望通过吸引外国投资脱贫致富,同时也希望扩大原油销售市场,逐步摆脱对美国的依赖。自1999年上台以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与美国的关系多次出现重大危机,查韦斯甚至威胁过要中断对美国的石油供应。因此,进一步打开国际市场无疑是查韦斯总统的重要目标。柏林政治与科学基金会拉美问题专家麦霍德认为:

“查韦斯这次对中国等国的访问主要是为了寻找原油销售市场。目前,委内瑞拉出口国外的石油80%是到了美国。但是,如果想扩大对中国的原油出口,有个重要的前提是中国方面必须修建能够加工委内瑞拉重质油的炼油厂。目前中国自己还没有这样的炼油厂。”

中国人均石油资源只占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人均天然气资源只占世界平均水平的二十分之一。去年中国进口了1亿2000多万吨石油,今年的石油进口量则将增至1亿3000万吨。随着能源需求逐年上涨,扩大进口渠道尤为重要。中国能源基金会副主席杨富强表示,中国非常希望加强与南美在石油领域的合作以及从南美进口石油的数量。他说:

“中国和30多个国家开展了石油开发的合作,控制海外份额油可采储量超过4亿吨,但每年的原油生产能力也就是1500-2000万吨,连(总进口量)的零头都不够。中国目前进口的石油一半来自中东,四分之一来自非洲,其它来自俄罗斯,中亚。从南美进口的份额很小。我估计,短期内中东占50%的局面不会改变。但到201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从中东的石油进口将从50%降至40%,俄罗斯上升到10%到15%,中亚上升到10%,非洲保持20%,南美上升到5%到10%。”

目前,委内瑞拉每天向中国出口16万桶石油及石油制品,今年年底预计将增至每日30万桶。杨富强说,中国本身也有重质油油田,因此在消化加工委内瑞拉重质油方面应该不存在太大的技术问题。除此之外,中国将加强与委内瑞拉在石油开采领域的合作。过去几年里,中国已向委内瑞拉的15个油田投资3亿5000万美元,并向该国的一个天然气田投资6000万美元。委内瑞拉能源部长拉米雷兹新近表示,查韦斯总统在对中国的访问中将签署一项协议,授与中国石化总公司对委内瑞拉西部祖马诺油田的开采权。而委内瑞拉将从中国购买18艘运油船以及24套钻探设备,其中12套将在委内瑞拉组装。两国还将签订一项成立石油服务合资公司的协议,公司地点设在委内瑞拉。

查韦斯总统对中国的访问也有政治上的考量。德国拉美问题专家麦霍德认为,查韦斯试图联合一条对美国持批评甚至对立态度的阵线。他说:

“查韦斯不久前去了东非和俄罗斯,他对强调自己的革命者身份以及推动多极化主张非常感兴趣,并且想建立起革命联盟。但是,我并不认为他的立场会在中国得到支持。中国没有兴趣在这个问题上扩大与美国的冲突。因此,查韦斯访问的成果只会限于经济层面,他的政治主张在中国只会引起冷淡的反应。“

不过,在台湾问题上,查韦斯却的确可以助北京一臂之力。麦霍德说:“一些加勒比海和中美洲国家仍然和台湾保持着外交关系。中国则希望增加对这些国家的影响。对此,查韦斯完全可以扮演一个对中国有用的角色。他以便宜的价格向加勒比海和中美洲提供石油,这使他手中有很大的筹码。因此,台湾问题完全可能摆在他访问中国的议事日程上。”

当然,要获得查韦斯在台湾问题上的更多支持,中国必须为委内瑞拉带来更多的投资。目前中国对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的投资主要是具有战略意义的领域,比如能源和基础设施。麦霍德说:

“在贸易领域,中国已经取代日本成为亚洲国家中与拉美贸易额最高的国家。但在投资方面拉美还没有从中国那里得到他们所期望的那么多投资。拉美国家希望通过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将中国长期结合到该地区的发展进程中去,而不是仅仅保证短期性的贸易政治方面的利益。中国目前对拉美的投资主要集中在能源领域以及机场,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和住宅楼的修建上。当然,影响中国在拉美的投资的原因一是当地建筑公司的不满和抵制,那里的法制不健全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另一方面,中国制造的服装,鞋类等廉价商品也给拉美国家,尤其是墨西哥等中美洲国家的本国工业带来了冲击。在南美国家,这一矛盾要缓和得多。因为该地区出口到中国的能源和原材料使贸易杠杆明显向南美一方倾斜。目前中国从拉美地区进口的产品80%是能源和原材料。在高技术领域,双方的合作也开始起步。比如,中国和巴西在航空航天领域展开合作项目并共同发射了多枚卫星。

总体而言,出于原油和原材料的安全考虑,中国的拉美政策渐渐从以政治为主导的南南合作关系转向经济为主导的能源外交。当然,中国也希望在拉美找到政治上的伙伴,得到政治上的支持。目前,巴西被中国定为战略伙伴,而包括委内瑞拉在内的10个拉美国家已表示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是,美国在拉美的势力明显影响了中国在该地区的活动。因此,在利用与美国势不两立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扩大在拉美的影响力时,中国也必须把握分寸,毕竟美国从委内瑞拉进口的石油仍然占到其总进口量的12%。对今年12月将参加委内瑞拉下届总统大选并非常有希望连任的查韦斯来说,推动与崛起的东方大国中国的友好关系不仅能够给本国经济带来诸多益处,还是其外交政策上的一个得分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