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柏林论坛回顾20年前的和平革命

作家因格·舒尔策几年前曾经说过,随着时间的推移,1989年前东德和中东欧国家革命的深远意义将不断显露出来。 至今年, 前东德和中东欧国家发生的那场人民自我解放的运动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 在德国首都柏林举办的1989-2009历史论坛得到了100多家机构的支持。与会者不仅在会议上讨论了89年东欧革命的起因,还就这场革命对当前和未来所产生的影响进行了分析。德国之声记者发来如下报道。

default

阿尔巴尼亚歌手Juli Ndoci在柏林洪堡大学1989 - 2009历史论坛上

主办单位张贴的大幅标语上写着: 我们必须站出来讲话。联邦政治教育中心主席托马斯·克吕格说,这主要是因为这段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历史话题,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欧洲社会文化的记忆之中。在历史论坛上虽然有不少对于当年的回忆,但是最能打动人心的,还是人们对当年生活中的一些真实经历的讲述。亚娜·西蒙在回忆说:"1989年我正在匈牙利逗留。那年已经有不少人离开了东德。当时我乘火车从匈牙利返回东德时, 那辆火车几乎是空的。我旁边只坐着一位东德的老嬉皮士。他小声对我说,我们恐怕是最后的几个返回东德的人了。我当时也有这个感觉。天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回去。"

亚娜·西蒙现在已经是一位时事评论员了。她说,当时她返回东德的原因是考虑到了家庭中的一些问题。1989年9月亚娜·西蒙在东德开始准备高中毕业考试,后来在西德完成了结业考试。柏林墙倒塌的场面她是在电视里看到的,最开始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事。虽然现在的她已经从一个来自东部的女孩变成了一位成年人,但在过去的20年里她也一刻也没有忘记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所发生的一切变化。前东德的历史如今并没有被人们忘记,或者被封存在档案中。对于前东德统一社会党专制统治的思想清理工作正在进行。

东德秘密情报部门档案管理局前负责人,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前牧师高克说,那场巨变使人们真正拥有了德国思维,"我们今天能够清理共产主义思想,能够公开当年的一些秘密情报部门档案,阻止格鲁普克一类的人再次进入高级领导岗位,这些都得益于德国西部在文化,政治和历史上展开的大讨论,得益于西部自68年开始的对纳粹历史进行的思想清理工作。在德国,每个人都知道,东德时期的历史是无法割断的。"

割断历史只能有对那些试图掩盖历史罪责的上层人士有利。然而高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时会感到悲伤,„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错了。有时我想,过去我虽然受压迫,但是我的精神世界却在腾飞,因为巨大的渴望而腾飞。而现在它已经离我很远了。当你获得了胜利后,你的精神追求也随之消失了。手中有什么和什么才能让你的精神世界插上翅膀,完全是两回事。"

英国历史学家阿什认为,回忆1989年的那段历史非常重要,它有助于人们看清自由来之不易这个道理, 也可以让人们意识到,老百姓可以自己创造历史,甚至可以进行不流血的革命,"可以通过普通老百姓而不是上层人物创造历史和进行不流血的革命。如果没有成千上万的普通老百姓走上街头,这是不可能的。我认为,恰恰是在许多让人感到为无能为力,感到心中充满了恐惧的时刻可以借鉴这个经验。"

阿什说,在柏林墙被推倒的那一年,人们尚不知未来在哪里。如今在金融危机和全球化的挑战中,人们再次遇到了这个问题。1989年时不少人希望, 那一年将是欧盟获得重生的重要时刻。如今从政治上看,这几乎已经成为了现实。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人们头脑中存在着一个对中欧和东欧的记忆。这虽然令人遗憾,但是却是事实。"

1989年世界上许多人在为一个画面所激动。从这张在德国西部拍摄的照片上,人们看到的是涂满了彩色装饰画和上面站满了兴奋人群的柏林墙。但柏林墙后面是什么样子的,那里的人们在想什么,希望些什么,现在只有那些当年生活在中欧和东欧国家的居民才更清楚。 而直到如今,某些国家的居民仍然生活在失望当中。比如乌克兰争取加入欧盟的目标一直没有得到实现,"我再次感到失望。乌克兰的民主进程现在仍然停留在10年前,即上个世纪90年代的状况。具体说就是处于毫无前景的后苏联时代。"

阿什说,在21世纪当中世界政治舞台将不再由欧洲来决定,不再由西方决定,而是逐渐由非西方世界决定了。因此所有欧洲人应当回忆欧洲的现代史,团结起来推进共同的外交政策。

作者:Silke Bartlick / 严严

责编:达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