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柏林电影节“赛程”过半,人性唱主旋律

截至2月15日,高调开幕的第55届柏林电影节的竞赛单元已经进入第五天的激烈角逐。 波茨坦电影中心的主会场放映的参赛片,可谓好戏连台,个个精彩。还没有亮相中国的参赛影片面临的是强大的竞争对手。

default

德国电影“索菲的最后日子”镜头

其中除了11日参赛的“吸吮拇指”和13日的“高级公司里”是美国出品外,“收容院”为美国与爱尔兰联合出品,其余6部均来自欧洲和非洲。柏林电影节执行主席迪特.库斯里克先生在开幕前曾透露,今年的柏林熊青睐欧洲和非洲,可见所言不虚。

相比较而言,今年参赛片的题材更偏重于对各民族不同时期社会变革下人性的深入探讨,影片表现的内容更实际更深刻,所展现的时空也更宽泛更广阔。 美国影片“吸吮拇指” 讲述的一个青春萌动期的少年与父母和老师以及社会上各种人之间的矛盾冲突。

“收容院”则是发生在十九世纪的英国一个心理障碍收容院里的爱情悲剧。当收容院里心理医生典雅高贵的妻子疯狂地爱上了心理不健全的画家后,竟然沉迷于肉体的欲望而抛弃自己的贵族身分和真心爱她的丈夫与儿子, 不惜和画家生活在黑暗阴冷的地窖里,还得忍受画家无端猜疑下的谩骂与殴打。在被迫和画家分手后,是丈夫和儿子又重新收留了他。

然而,对画家的思念竟然使她神情恍惚,连儿子失足落水都视而不见,终因承受不了爱子丧生的罪恶感而精神失常,即使在这种状态下,她仍不放弃对画家爱的希望,在新年舞会上,由于盼望中的画家未曾出现,落寞的她毅然从收容院的顶楼一跃而下,绝尘而去…故事发生的年代虽然看似遥远,但今天看来仍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导演戴维特强调,他要讲述的实际上是一个病态的爱情故事,是一个痴迷病态爱情不能自拔的女人如何由向往幸福反而一步步毁灭幸福的人生轨迹,影片试图告诉我们,无论社会如何进化变迁,越界的感情总是如同毒药,如果抛开家庭和社会的责任感单纯地追求浪漫爱情,激情之后就难免坠入落寞孤寂的深渊,现实生活中的感情,最安全的也许最乏味,反之亦然,最乏味的也许最安全。

意大利影片“小镇”试图通过发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揭示人性、伦理和家庭小环境与社会大环境对抗之下的矛盾冲突,主人公麦可本是个单纯快乐的一家之主,他爱妻子爱儿女,奉公守法,从来没想过要触犯法律,但法律却要时时和他过不去,最终竟然稀里糊涂地落得个妻离子散的下场。

媒体评价代表法国最高水准的电影“流年”,是执导过经典名作“野芦苇”的著名导演安德烈•泰西内的近作,演员阵容也非常可观,女主角是年届六旬依然丰采照人的法国巨星凯瑟琳•德纳芙,男主角就是曾经出演著名影片“绿卡”的大鼻子杰拉尔•德帕迪约。两位巨星在影片里倾情演绎了一段荡气回肠的黄昏恋,同时也是婚外恋。 德纳芙直言坦陈她对婚外恋的看法:“对男人来说,爱情也许很重要但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对女人来说,爱情往往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有时在爱情面前是没道理好讲的,所有的世俗规则都无能为力。”

德国与西班牙合作出品的“欧洲一日”,以轻松幽默的电影语言向观众们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欧洲四个国家首都里的百姓故事,从东欧的莫斯科到西欧的柏林,虽然语言不同生活习性各异,可是大家都为一个共同的东西而狂热而痴迷,那就是-足球!影片把足球和政治幽默地连接在一起,为了看球,警察顾不得抓小偷,为了看球免受打搅,警察甚至把报案者关起来…由此看出,统一后的欧洲虽然看似强大,但各民族之间的差异仍然存在,影片里光欧洲语言就有七种,似乎在用多元化的语言来证明多元的社会和文化。

另一部德国电影“索菲的最后日子”,则是二战期间大学生抗击纳粹的沉重题材,故事发生在一九四三年,一对英勇无畏的大学生兄妹以自己微薄的力量,顽强地对希特勒纳粹集团进行不屈的抗争,为了正义和自由坦然走上了断头台,以22岁的花样年华祭奠了他们对和平的憧憬和梦想。

影片中的妹妹索菲虽然是个外表柔弱的形象,但她性格上的坚定和人格上的强大,让后人们明白了什么是为了理想而献身的精神力量和胆略。他们牺牲时,哥哥高呼“自由万岁!”妹妹则仰望明媚的天空,平静地说:“看,太阳依然照耀着我们。”这时,全场一片希嘘,观众们已经不能自己。导演这部沉重之作的马可.罗兹蒙德意味深长地说道:“对德意志民族来说,战争的灾难虽然过去了,但人们对灾难的记忆却不会消失。”

这段时间留给观众印象最深的影片非“卢旺达酒店”莫属,这是一部由英国、南非和意大利三地制片公司合作拍摄的,它直接取材于1993年的卢旺达政变中真实的故事,影片带给观众人性的震撼和感动实在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一个非洲男人在巨大的民族灾难面前所体现的大智大勇以及对家庭强烈的责任感,并由此逐渐展示出他对亲友、对邻里,进而对路边成群逃难的虽素不相识却与他有着共同的悲剧命运的同胞们人性的关怀。

曾经荣获奥斯卡提名的黑人演员唐.查德勒扮演的保罗相貌也许并不英俊,可他略显单薄的身材竟然在影片破败的场景和血腥的画面中顽强地凸显了出来,让人感到,他的臂膀虽不坚实,但却是容纳所有亲人的避风港,血雨腥风中,他以金钱和智慧,利用他的卢旺达酒店成功地保护了上千人的生命。在他获得一线生机出逃比利时的途中,他先是发疯地寻找自己的妻子和儿女们,然后又弃而不舍地寻找妻兄的遗孤,一路上,先是认领邻居的孩子, 后来是见到孤儿就收留。

影片的结尾, 风尘仆仆逃难的保罗夫妇带领着一大群年龄不等的孩子,欣慰地对大家说:“我的车对他们来说永远有位置!”他宽厚的笑容在浓黑的硝烟中显得那么温暖灿烂。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