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柏林电影节之人生篇

今年的柏林电影节上展出了多部涉及危机、求生、移民等沉重话题的作品。这些影片不仅具有高度观赏性,导演们也是十分有技巧地将电影还给人物,把沉思带给观众。

Berlinale 2015 Out of My Hand EINSCHRÄNKUNG

《放开我的手》剧照

(德国之声中文网)柏林电影节的红毯上,明星们身着华服款款而行,摄影师们扛着长枪短炮频频按下快门。影院里大尺寸的海报上,演员们妆容精致、光鲜亮丽。各大星级酒店大堂灯火通明的落地窗边坐着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他们温文尔雅地进行着交谈。这是柏林电影节灯红酒绿、光鲜的一面,而柏林电影节主会场地--波茨坦广场黑暗的电影院里,也展示了生活的另外一个侧面,一个具有现实性的场景--展示了那些并不是生活赢家的人生,那些为了生存而挣扎的人们,为了赢得尊严而战的斗士。

思科(Cisco)就是这样一位代表,他是电影、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竞赛片《放开我的手》(Out of My Hand)的男主角。剧中,思科在利比里亚的一家橡胶种植园做工,那里的工作条件极其恶劣,罢工也没能改变现状。这位父亲希望能够在美国过上好的生活。他的一位堂兄住在纽约的利比里亚社区,他帮思科找到了一份出租车司机的工作。不过看似美好生活的开端却有着悲剧性的结局。因为思科始终不能摆脱过去。他遇到了雅各布斯(Jacob),两人之前就认识,他们都曾是童兵。思科说:"幽灵是存在的。无论你走到哪里他们都会跟着你。"

《放开我的手》是第一部利比里亚和美国合拍的电影,也是日本影人Takeshi Fukunaga的首部电影作品。这位导演在纽约生活,他与利比里亚工作人员共同合作拍摄了这部影片。《放开我的手》是一个小成本制作的国际项目。全景单元的负责人特希特(Christoph Terhechte)表示,虽然讲述的是一个小故事,但是小故事往往更具有感染力。这类电影的导演通常都是一些没有巨大资金的独立导演。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工匠而是艺术家。"全景单元"和"青年影展论坛"单元展示了众多此类电影。

勇敢的女斗士

在特拉维夫的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几位女性职员日以继夜地工作着。这里是专门帮助难民和移民的"热线"组织。这是一个小型非政府组织,给没有身份的人们提供帮助。多年以来,数千人越过西奈半岛来到以色列。不过难民们并不会受到热情的接待:非法入境者被认为是触犯了法律,按照现行的相关法规,将会入狱一年。"热线"组织反对这项法规。女影人兰茨曼(Silvina Landsmann)追踪拍摄了"热线"组织为此四处奔走的片断:在国会、政府办公室、法庭等地。她们遇到的阻力很大。难民们是黑人,而她们不是犹太人。

Berlinale 2015 Hotline EINSCHRÄNKUNG

电影《热线》剧照

弗拉迪米尔(Vladimir)十分幸运。他很快就对新家产生了感情,一艘位于歌本哈根中心的大船是红十字会的临时收容中心。因为陆地上已经没有地方安置这些难民了。这艘船是大约1000位来自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战争难民的栖身之地。当时是1992年。弗拉迪米尔只有12岁。他与自己的哥哥和母亲从萨拉热窝逃到这里。他的家人递交了庇护申请,希望在丹麦开始新的生活。"Flotel Europa"是这艘轮船的名字,弗拉迪米尔在这里生活了大约2年的时间。

新生

为了给爸爸和祖父母报平安,弗拉迪米尔和家人会定期给他们发送视频片断。镜头中,沉默寡言的男孩有点不太情愿地介绍--学校挺好的,是一所波斯尼亚学校,不过可能马上就要转到一所丹麦学校了。我在这里交了新的朋友,我们一起玩儿足球。镜头里还可以看到狭窄的舱房、公用厨房、电视厅,舞蹈、体操和足球小组。

20年过去了,弗拉迪米尔使用家用录像带的材料完成了一件艺术品--一部"拾得艺术电影",这个电影类别指的是部分或者全部重组已经拍摄或者已有镜头方式的电影。

弗拉迪米尔,一个深深喜欢上难以接近的女孩麦丽莎(Melisa)的小男生,与一群时髦的朋友们喝人生第一瓶啤酒的男孩。这是一部纪实片吗?无论如何,影片结构独特、情节紧张:一部感人至深的电影,描述了难民们摆脱了受害者角色的阴影,找到自信的过程。而片中的男主人公弗拉迪米尔现在依旧在哥本哈根生活,他现在是一名颇有成就的电影人,受柏林电影节之邀参加了今年的电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