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柏林爱乐新首席指挥难产

虽经12小时讨论及多轮投票,124名柏林爱乐乐团成员竞未能选出下任首席指挥,凸显这一极富传统的音乐载体未来方向争议之烈。

Deutschland Konzerthalle Philharmonie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柏林爱乐乐团音乐厅

(德国之声中文网)柏林爱乐乐团成员们周一(5月11日)未能按计划的那样,选举出下任首席指挥。

乐手们未达共识

不记名投票过程显示,无望选出60岁的现任首席指挥拉特尔爵士(Sir Simon Rattle)的接班人。受到广泛瞩目的选举过程结束后,乐团通过网站和推特通报了这一信息。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Dirigent Simon Rattle

拉特尔爵士预定2018年离开

柏林爱乐乐团首席指挥被认为是全球古典音乐界最重要的职位。

根据柏林爱乐乐团章程,当选人必须获得乐团成员中的“明显多数”。但这一明显多数到底该多大,其本身却是未知数。

根据乐团的通报,团员们将在一年内再次投票,在此之前,乐团内部将继续讨论关于谁是最佳候选人的问题。

当地时间昨天上午10时起,爱乐乐团全体成员在柏林的达勒姆(Dahlem)耶稣—基督教堂聚会,启动闭门选举程序。达勒姆的耶稣—基督教堂传统丰厚。首席指挥冯·卡拉扬时代,柏林爱乐乐团在这里灌制过数以百计的经典唱片。

尽管选举地点此前保密,风声显然依旧透出,国内外媒体的文字及摄影记者数小时前就已在教堂外守候,等待公布选举结果。

媒体曾预测柏林人克里斯蒂安·蒂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最可能雀屏中选,因为弦乐手等团员特别青睐这名指挥家。蒂勒曼被视为保守派,明显偏好晚期浪漫主义作品,以及瓦格纳、勃拉姆斯和斯特劳斯等作曲家的作品。

曾频繁作为客座指挥在柏林献艺的波士顿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安德里斯·尼尔森斯(Andris Nelsons)也是大热门。这名36岁的立陶宛人被认为是充满实验精神创新者。

此外,德高望重的大师级人物丹尼尔·巴伦多伊姆(Daniel Barenboim)和马利斯·扬松斯(Mariss Jansons),以及"新生代"的委内瑞拉人古斯塔沃·杜达梅尔(Gustavo Dudamel)亦为圈内人津津乐道。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柏林爱乐乐团全体成员

票选结果原本预定于周一下午2时公布,但直至周一晚间,投票结果都没有出炉迹象。乐团发言人曾多次推迟公布新首席指挥当选人的时间。

岂料,乐团最后宣布,选举无果。

尽管乐团董事里格尔鲍尔(Peter Riegelbauer)在出现了这一出乎意料的情况后强调,相关讨论是在“友善和诚意合作氛围”下进行的,但投票结果不断推迟以及最终无果而终却显示出,乐团成员中意见分歧严重,对乐团未来方向看法不同。里格尔鲍尔本人也谈到乐手们有着“原则性的不同立场”。他透露,在昨天的讨论中,人们提到了名字。这位低音提琴手指出,“我们当然有着一连串候选人,他们进入了末轮名单,并将继续被讨论”。

全球最佳指挥职位

1996年6月,柏林爱乐乐团成员们选举时任伯明翰管弦乐团首席指挥和洛杉矶交响乐团客籍指挥的拉特尔爵士为乐团新首席指挥,接替意大利人阿巴多(Claudio Abbado)。2002年,拉特尔走马上任。两年前,拉特尔爵士宣布无意延长合作期限,将从2017年起转任伦敦交响乐团首席指挥,并于2018年卸下在柏林的现职。在这一过渡年期间,他将在伦敦和柏林之间奔波。

Deutschland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Wahl

冯·卡拉扬曾长期担任柏林爱乐乐团首席指挥

柏林爱乐乐团随即开始了物色其继承人的工作。乐团要的不仅是一名首席指挥,而且还是一名乐团首席,能够接手对包括音乐厅和乐团成员在内的整个机构的责任。

乐团成员可以独立于柏林政府这一雇主自由选举,并在所有现任指挥中作出抉择。这在全球都是独一无二的特权。当然,进入末轮入围名单的都是乐团与之合作过的指挥家。

出身利物浦的拉特尔爵士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在柏林得到了“全世界最困难也是最好的指挥职位”。

柏林爱乐定期举行巡回演出,近期更通过创新的"数字音乐厅"项目在网上转播演奏会。

约30名全球顶尖指挥家定期受邀担任柏林爱乐乐团的专场音乐会指挥。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