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足坛体坛

柏林夏季奥运—告别唯大是求

柏林有意给予奥运会以新方向:更节俭、更经济、更亲民。这是一个在国际奥运会那里拿不到什么正分的建议。但是,柏林民众不会支持按例行套路举办的奥运。

(德国之声中文网)国际奥委会官员在柏林市民家的沙发上过夜;比赛不在体育场馆内,而是在街上举行,流浪汉可免费观看。—谁要是把相关活动取名为“设想另一种奥运”,并为此还邀请艺术家和文化人士参与,那么,出现以上那些建议便毫不足怪了。虽然如此,东道主、柏林州政府文化部副部长伦纳(Tim Renner)先生依然感到满意。因为,除去若干荒唐想法,他邀请来的客人们还是提出了有助于鼓舞柏林人参与争办奥运会的不少有用的建议,毕竟,到目前为止,柏林人对9年后的奥运兴意阑珊。现在,在该市所有媒体纷纷报道创新者们的那些并非总有严肃内涵的建议后,人们开始予以关注。

费用

在克罗伊茨贝格区(Kreuzberg)文化中心举行的此次晚间活动上,当然也提出了其他柏林人特别关心的那个问题:柏林将耗费多少资金?哪些体育设施还可以利用?在听命于国际奥委会的这一体育盛事结束后,柏林到底还会有多少欠账?

Olympia anders denken

柏林市民设想改革奥运会

对费用问题,柏林目前还无人能回答。确切的计算结果尚未面世。不过,市政府强调,柏林有意举办一次不张扬的奥运:不搞好大喜功,—债台高筑的柏林不会因主办奥运而在财政上一蹶不振。必须投入20亿欧元用于新建体育设施,这是到目前为止外边传说的唯一数字。而这一数字亦不可靠。因为,计算所依据的基础是现有价格,而建造工程最早恐怕也要到2018年才会启动。

计划新建15个运动场所,包括奥运后的拆除或后续利用。尤其是要通过后续利用重新收回一大部分建造费用。奥运会规划者指出,现有场馆本来就需在未来数年里整修。奥林匹克村将设在届时空置的泰戈尔机场,并在以后作为价格优惠的住宅。

反对方

奥运会反对者组成的联盟—“NOlympia(不要奥林匹亚)”直指,“这纯粹是浪费金钱”。属于该联盟的有左翼党、青年绿党和自然保护联合会。它们要求把钱用于维修学校及其它公共设施,并大力营造反奥运气氛。它们的标志是一只被奥林匹克5环紧扣住的柏林熊。不过,这一标志在柏林市迄今还鲜为人知。如此,这只被束缚了手脚的柏林熊倒并不孤单。因为,认识官方争办奥运会的正式标志的柏林人也为数寥寥。只是数天来市里才零零星星出现一些广告牌,上写“我们期盼奥运”。就像整个相关宣传活动一样,它们都很不起眼。奥运热尚未抵达该市。

本来,有关方面希望这届奥运能比以往任何一届都更贴近民众。它们的设想是,就在市内,而不是在一个专门隔开的奥林匹亚驻地,举行奥运,—的确就是在柏林人过往的地方举办。当世界青年们来到这里时,柏林人的自然生活空间将构成奥运的背景。

柏林人总会出其不意

支持柏林主办奥运的民间联合组织“Berlympics(柏林奥运)”负责人沃尔夫(Alexander Wolf)表示,如果每个人都能出一分力,就会出现像2006年世界杯足球赛一样的热烈气氛。该组织由争取柏林获主办权的一些个人组成。他们批评市政府的公关工作不得力,批评有关方面迄今将公民们排除在相关程序之外。沃尔夫相信,争取主办权的活动终将成功。他说,“你可以在一天内赢得或失去柏林人。他们总是让人吃惊”。

走出历史阴影

亲民、改革—许多柏林人认为,奥运会应该去适应柏林的条件,而不是相反。这听上去像是对强势的国际奥委会的反抗。而这也符合柏林的背景。这个城市也希望借此抹去历史的阴影。1936年,纳粹滥用柏林奥运会为自己做宣传。他们想出了火炬接力跑,建造了炫耀型运动场馆,在比赛中大规模做手脚。2024年的奥运则应该完全相反:更小、更便宜、更亲切。克罗伊茨贝格区的一名创意人士的一项建议倒挺合适:“在开幕式结束后,我们立即熄灭奥林圣火,代之以奥林圣水作为奥运会的新标志”。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