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柏林墙下最后一名被射杀者

1989年2月5日,20岁的格弗罗伊成为倒在柏林墙下的最后一名遇难者。25年后的今天,人们仍不完全清楚,究竟有多少人在穿越东西德边境的时候不幸遇难?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黑夜的掩护下,两个年轻人匍匐穿过一片菜园。这一天是1989年的2月5日。他们两人的目标是沿着布里茨区运河从东柏林逃到西柏林。这两个年轻人一个名叫格弗罗伊(Chris Gueffroy),一个名叫高蒂安(Christian Gaudian)。他们渴望能翻越全世界警戒最为严密的一道高墙-柏林墙。

他们俩听说东德边界警察已经悄悄取消了"格杀勿论"的命令。而告诉他们这个秘密的是一个在图林根州服役的边防兵。格弗罗伊和高蒂安决定尝试翻越3米多高的柏林墙。但不幸的是,他们不小心触动了警报,探照灯照亮了整片区域。

08.2011 DW-TV 50 Jahre Mauerbau Chris Gueffroy

格弗罗伊

东德的开枪令

警报拉响后,格弗罗伊和高蒂安拼命地朝最后一道界墙跑去。最后一道界墙高约3米,两个人互相帮助希望能爬过这道墙。但是,太晚了。边防兵发现了他们并开了枪。开枪令并没有被取消。一颗子弹穿入格弗罗伊的心脏,他当场倒在界墙下,停止了呼吸。高蒂安负了伤随后被逮捕。

枪声穿透了黑夜,格弗罗伊的母亲也听到了枪声。但是几天后她才得知儿子死在柏林墙下的消息。格弗罗伊是最后一个被射杀死在柏林墙下的受害者。

边境死亡数字被篡改

东德时期究竟有多少人死在边境线上,这个数字到今天都仍不为人知晓。从北到南大约1400公里长的东西德边境线上都有士兵把守。

Bildergalerie Grünes Band

东西德边境从北到南大约1400公里

德国柏林自由大学民主德国联合会进行的一个项目就是要搞清楚东西德边境线上究竟倒下了多少死难者。参与这个项目的研究者科斯特卡(Jan Kostka)说:"我们现在统计到1036个受害者的姓名。"东德官方没有留下有关死难者的记录。不但如此,东德政府还涂改了大量死亡案例。东德秘密警察"史塔西"逼迫受害者家属对事实真相保持沉默。

格弗罗伊的家人从东德官方得到的说法是,格弗罗伊冲击军事禁区后死亡。但是格弗罗伊的母亲对这种说法表示怀疑,因为事发当夜她也听到了枪声。两周后,官方在《柏林报》上登载了一份讣告,只是轻描淡写地称之前发生了一起"事故"。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西方记者也来参加了格弗罗伊的葬礼。当时西柏林的广播电台RIAS报道说:"克里斯(克里斯·格弗罗伊)以一种悲剧的方式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在今天下午举行的葬礼上,专业主持人却用一种轻描淡写的方式重复那么几句话。从官方嘴里休想听到有关死亡原因的更多消息。安全人员早早地就分散在墓地各就各位。"

媒体对格弗罗伊死亡事件的关注让这起事件变得不同寻常。以往如果东德人被射杀死在柏林墙下,家属往往遭到官方恐吓而噤若寒蝉,再加上秘密警察的遮掩,外界往往很难得知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今天都是如此。

Grenzöffnung Berliner Mauer 1989

格弗罗伊遇难9个月后,柏林墙倒塌了

非人道的体制

不久前外界才得知,像格弗罗伊那样死在柏林墙下的人数总共有138人。这一人数是德国柏林自由大学民主德国联合会和波茨坦历史研究中心共同统计得出的。

除了试图穿越东西德边境遭射杀者之外,还有一些人根本没有逃亡企图,同样也被击倒在柏林墙下。

数字背后的那些生命

柏林墙纪念馆副馆长诺克(Maria Nooke)说,比统计死亡人数更为重要的是了解这些遇难者背后的经历。"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些人他们都曾经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冒那么大的风险逃离东德?"

格弗罗伊遭射杀的时候只有20岁。死前他在一家饭馆当招待。他曾表示过,他不原意在东德服兵役,他更愿意自由地生活,周游世界。格弗罗伊遇难9个月后,柏林墙倒塌了,那一天是1989年1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