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柏林地下挖出"堕落的艺术"

普鲁士文化财产基金会(SPK)11月9日开始展出考古学家在柏林市中心区红色市政厅那里地下挖出的文物:被纳粹当年视为"堕落的艺术"而没收的十几幅艺术品和3个保险箱。

default

“堕落的艺术品”之一“女舞者”

普鲁士文化财产基金会主席帕尔钦格(Hermann Perzinger)这样介绍发掘出土的宝贝:

"每一个挖过出土文物的人都能够想象这种情况,结果总是跟当初设想的不一样。人们想到的是,正在挖掘13世纪的老市政厅。这已经是意义足够大的了。柏林老市政厅是最大的市政厅之一。结果却是,在这里发现了堕落的艺术。"

古典现代派的11尊塑像。是在地铁建设工地发现的。在这个地方,考古学家们已经发现了柏林老市政厅的遗迹。柏林考古学家魏姆霍夫兴奋极了,

"挖土机挖斗里掉下一个东西,发出金属的声音。这是一尊胸像,接下来我们认出是安妮·梅沃斯(Anni Mewes)的胸像,是埃德文·沙尔夫(Edwin Scharff)的作品,完全裹在了灰浆里,所以一开始根本看不出来那是什么。"

Entartete Kunst

卡尔·克纳培(Karl Knappe)的塑像作品

渐渐的,人们发现出土的文物都来自"国王路50号"(Koenigsstrasse 50)的住房,。当年,会计师兼"托管人"埃尔哈德·奥维尔迪克(Erhard oewerdieck)在那幢房子里的设着他的办公室,他的一个保险箱也被发现了。奥维尔迪克是个勇敢的人,他曾经雇用了犹太人、会计师马丁·朗格(Martin Lange),后来还把朗格藏在他家里,在最后一刻,奥维尔迪克组织安排了让这名犹太学者逃往美国之行。维姆霍夫说:

"我们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塑像是奥维尔迪克所有还是存放在他的这个住房里的。我们只有一些迹象。我们是在同一个位置上找到那个保险箱的。也就是说,那必然是在垂直的同一个位置上的。我们还要调查一下,谁在那段时间里在这个住房里住过,以求找到相互关系来,这些塑像曾经在什么地方,是怎么到那里去的。"

Entartete Kunst

柏林市长(右二)参观展览

11尊塑像,创作于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初。其中8尊的来源是明确的:奥托·鲍姆(Otto Baum)、古斯塔夫·亨利希(Gustav Heinrich)、卡尔·克纳培(Karl Knappe)的塑像作品,奥托·弗伦德里希(Otto Freundlich)的一个"脑袋",马格·莫尔(Marg Moll)的一个"女舞者",埃米·略德尔(Emy Roeder)的一名"孕妇",埃德文·沙尔夫的"女演员安妮·梅沃斯胸像",瑙姆·斯路茨基(Naum Slutzky)的"女性胸像"。这些都是古典现代派声名赫赫的人物,即使由于纳粹的诋毁而今天只有少数专家真正了解他们。经过那么多风风雨雨,这些塑像的保存状态惊人的好。在修复时,人们重视保护这些在地下躺了66年的塑像上面的铜锈。考古学家魏姆霍夫以莫尔的"女舞者"为例说,

"我们把一部分剥露了出来。这脸,可以看出塑像的质量。也能看到老化过程,真的跟古代的塑像一样。你现在把这个塑像放在眼前,这跟30年代时的那尊是完全不同的。这不再是那闪亮的黄铜。这是一尊经历了一定的变迁的塑像。这是在这里所有的塑像上都看得到的。保持这个现状是非常重要的。可以从中看出这些塑像经历了怎样的命运,走过了什么样的路,尽管如此它们今天仍然能够放射出什么样的尊严和优雅。"

Fund sogenannte Entartete Kunst in Berlin Flash-Galerie

埃德文·沙尔夫(Edwin Scharff)的作品

这些艺术品是怎么进入国王路50号的,这是人们不知道的。当初它们被纳粹没收,1937年在"堕落的艺术"展上展出过,1941年11月,这些塑像再次被"帝国宣传部"放到放到一起。在战乱之中,它们失去了踪迹。在德国一些博物馆里相应的名单里,把它们写成了再也找不到地失踪了。普鲁士文化财产基金会跟展出过这些艺术品的博物馆取得了联系,比如汉堡艺术与商业博物馆,也通知了埃尔哈德·奥维尔迪克的后人。对所有权问题,柏林市长沃维莱特目前觉得并不重要,

"这个问题当然会起作用,但是有一个明确的法律观点:这是柏林的财产。当然这个问题接下来也还可以讨论,争取找到解决方法。重要的是:这些塑像被找到了。所以现在对我来说占据首位的问题并不是它们属于谁,或者下一步要把它们放在哪里,我们能够以这个形式在这里展出它们,这是绝对幸运的事情。"

作者:Juergen Koenig 编译:平心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