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柏林为纳粹时代遭迫害同性恋者树纪念碑

5月27日,德国文化国务部长瑙曼在柏林为遭纳粹迫害同性恋者纪念碑举行揭幕仪式。5年前,德国联邦议院做出了建造该纪念碑的决定。在纳粹统治期间,共有5万4千同性恋被判刑,其中7千人死在了纳粹集中营中。在纪念遭纳粹迫害的同性恋倡议申请上签名的有许多来自文化、政治界和地方社团的名人,其中也包括德国著名作家京特-格拉斯。

default

遭纳粹迫害同性恋者纪念碑

遭纳粹迫害同性恋者纪念碑的选址绝非偶然,这座纪念碑的对面就是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新建的纪念碑采用了雕像的形式,与马路对面的犹太人纪念碑群遥相呼应。无论如何,这是丹麦与挪威建筑设计师搭档米夏埃尔-艾莫格林和英格-德拉格塞特的创意所在。纪念碑前的观望者犹如透过一扇窗口观看黑白片中的一幕:两位男子正在相拥接吻。

与纳粹大屠杀纪念碑仅一条马路相隔是人们精心安排的结果,因为为纳粹迫害同性恋者建造纪念碑的倡议诞生于上一世纪90年代初,那时人们正在就纪念欧洲纳粹迫害犹太人一事展开讨论。德国同性恋协会的京特-德沃雷克从一开始就是骨干力量之一。"在这样的国家,这样的社会里生活,对一位同性恋男子来说实在不易。大家都知道,在二战结束的20年后,同性恋在德国依旧受到刑事追究。直到2000年还没有承认这种作法的不合法性。之后,德国联邦议院做出了相关的决定。我认为,从酝酿到竣工,有其必然的内在联系,这也是建造纪念碑的几个重要的阶段,它反应了德国社会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过程。"

被害同性恋纪念碑的地皮是柏林捐赠的。担任柏林市市长的是社民党籍政治家沃维莱特,正式担任柏林市长前不久,沃维莱特曾在一次党代会上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取向。沃维莱特说:"亲爱的同事们,为了避免误会,我在此宣布一个消息,告诉那些还不了解我的人,我是同性恋,我认为这很正常。女士们,先生们。"

京特-德沃雷克认为,沃维莱特在公开场合宣布自己的同性恋取向做得不错,他为许多同性恋鼓气壮胆。"沃维莱特此举也使许多人大开眼界。使人们不会简单地以为,事业成功的政治家都是异性恋,他们中当然也有同性恋,这是正常的。沃维莱特的公开坦言发出了一个积极的信号,是件好事,直到今天都具有积极的影响。"

2003年12月12日,联邦议院不顾联盟党议会党团的反对执意决定,修建被害同性恋纪念碑。尽管如此,同性恋并没有被全社会所接受。绿党政治家沃尔克-贝克甚至认为,排挤同性恋的倾向有增无减。他指出,近年来,德国学校和宗教社团中出现的排挤同性恋的事件越来越多。由于宗教原因,德国社会的某些部门甚至依旧推行排挤同性恋的政策。而遇害同性恋者纪念碑则为克服这种现象发出了积极的信号。

与遭迫害同性恋纪念碑相配的是一个记录纳粹迫害同性恋的罪行的碑文,与被害犹太人纪念碑一道为人们了解纳粹时期的黑暗一幕提供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