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杨达:日军战略思想落后,失败在所难免

香港军事问题专家杨达先生应德国之声邀请撰写的纪念东亚地区二战结束60周年的文章,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即军事战略。杨先生认为,日本在二战中之所以失败,原因在于战略思想落后。

default

伏尔加格勒(斯大林格勒)战场上的坦克

第二次世界大战无可置疑的是二十世纪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而且最为後人从不同角度分析研究的武装冲突。科技发展很大程度上是改变一场战争的模式、性质及其相关战略略思想的主要因素,世界各国於二十世紀前半期在机械工业、航空科技、动力系统和通讯器材等方面的飞速发展,使二战成为历史上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战争。

曾有人指出,军事家老是计划着打一场已过去了的战争。在二战爆发以前,的确有很多战略家仍未能充份了解科技已经彻底改变了他们熟识的战争模式,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未來的战争跟刚过去不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差不多,所以他们忽略裝甲部隊在地面战争的作用,坚持坦克只不過是支援步兵作战的辅助工具;在上述的战略思想指导下,如法国、日本和意大利等国将资源放在研制速度慢而且火力弱的轻型坦克上,结果這些国家都在後來的陆战过程中作为不大,因为装甲部隊才是地面战场的主角。正因如此,每当人们提起二战時期最具影响力的陆军将领时,苏联的朱可夫、美国的巴顿和德国的隆美尔的名字总离不开欧洲和北非战线上行动势如破竹的裝甲部队,他们是地面战场上当之无愧的代表人物。

在海战方面,军事大国钟情的是战列舰。事实上,配备大口径火炮且吨位巨大的战列舰是军事大国的象徵,二十、三十年代先後在华盛顿和伦敦举行的裁军会议对当时世界五大海军强国拥有的战列舰尤其关注,並规定各海军应得的吨位比例,可见战列舰在时人眼中的地位有如今日的核子武器,惭界定谁是军事强国的重要标准。可是,战列舰在二战时期的作用有限,并最终随着战争的结束而永远走进历史;航空母舰和战机才是海战的主旋律。

本年八月十五日是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紀念。美日两国的航空母舰和战机的对抗是长达三年多的太平洋战争中最为军事史学家关注的课题。遼闊的太平洋為發展海軍航空兵締造必要的條件,美日因而比其它軍事大國更注重建造航空母艦和相關的武器系統。筆者感到,海軍航空兵在戰時日本海軍的地位雖然極為重要,但它的重要性卻不一定得到海軍領導層完全的肯定。回顧太平洋戰爭的歷史,人們不難發現海軍航空兵在日本海軍的戰略考慮中一直面對一個十分矛盾的情況:海軍當局無疑在建設航空兵力上投放巨量資源,而强大、裝備精良的海軍航空兵是日軍在太平洋戰爭初期取得一糸列戰術勝利的基本原因,不過,不少海軍上層份子始終對戰列艦念念不忘,堅持大型水面艦隻以火炮和魚雷為主要武器與敵交鋒才是海戰的正途。這個落伍的戰略觀念似乎維持至戰爭最後一天仍未消失。日本固然不可能在一塲持久消耗戰中擊敗比她強大的美國;從軍事角度看,未能充份利用海軍航空兵也是該國徹底失敗的一個值得深思的因素。

日本海軍為建設其海軍航空兵不遺餘力,多年間積極建造航母、研制艦載和陸基戰機,並培養優秀的飛行員。於1922年建成的”鳳翔”號航母是世界上第一艘專門作為航母的軍艦;眾所周知,如”赤城”、”加賀”、”飛龍”、”蒼龍”等都是一度雄視太平洋的名艦。日本的陸海軍分別擁有自己的航空部隊,但海軍航空兵無論在軟件硬件兩方面都是比較優秀的:機動性和續航力極強的零式戰鬥機(A6M)至今仍被公認為日本航空工業的代表作,甚至有人相信,若果日本海軍沒有如零式那樣性能超卓的戰鬥機,該國根本不會冒險發動太平洋戰爭。

較少人注意的是日海軍在建立戰略轟炸力量上的努力。山本五十六於1932年出任海軍航空本部技術部門的首長,在關心海軍航空戰力的山本的指導下,陸上攻擊機(陸攻)的概念應運而生。簡言之,陸攻機是一種從陸上基地出發、裝備多於一台發動機、續航力強而且可携帶炸彈和魚雷的軍機。陸攻機的引進使日本海軍成為二戰時期唯一掌握戰略轟炸力量的海軍,三菱生產的九六式陸攻機(G3M)和一式陸攻機(G4M)是海軍攻擊力量的骨幹,前者還有一種民用型的變體,其中一架於1939年得到每日新聞>的贊助,進行連續194小時、飛行32,850英里的環球飛行。

日軍憑着其海軍航空兵的戰力,在太平洋戰爭初期實現了意想不到的戰果:從偷襲珍珠港、馬來亞海戰至支援地面部隊在南洋諸島的登陸行動,海軍航空兵都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傳統海軍艦隻在這段時期的主要戰果是擊潰英美荷澳四國聯軍的泗水海戰,但這次海戰的主角是巡洋艦和驅逐艦,海軍大員們至愛的戰列艦始終沒有表現機會。

儘管海軍航空兵的作用有目共睹,對充滿貴族風氣、死抱傳統思維而且內部派系林立的日本海軍而言,戰列艦才是决定海戰勝負的核心力量,不懂海軍航空的軍官一直把持着指揮崗位,他們在技術水平上的落後和工作態度上的自滿是日軍經歷開戰初期的短暫優勢後迅速失敗的重要因素。1942年6月初發生的美日中途島戰役是標誌着盟軍從戰略被動轉為戰略主動的轉捩點,有關中途島戰役過程的記載已有很多,筆者不打算在這裡詳細覆述,需要指出的是,這場導致盡收日本海軍航空兵力精華的第一航空戰隊在一天之內覆滅的大戰,完完全全地反映了傳統指戰人員的種種不足。

美軍情報當局從一開始已經掌握了日軍戰略意圖不說,委任年邁的水雷軍官南雲中將作為第一航空戰隊司令長官並帶領艦隊執行重要戰役是不恰當的,更奇怪的是一向以了解海軍航空兵力自居的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山本五十六竟容許一些迷信巨艦大炮主義的参謀人員負責設計中途島作戰計劃,更加是一個不合理的决定。在戰役期間,山本自己率領大批戰列艦航行在南雲部隊300海浬之後,除了希望跟美艦以傳統方式决戰外,根本沒有什麽作用。

在緊張的戰鬥過程中,滿佈外行軍官的南雲部隊司令部一片混亂:先後兩次臨時接到訊息而下令艦上戰機進行極其危險的更換武装作業,有違聯合艦隊在任何情形下不得轉換武器攻擊敵艦之外的目標的命令;又將時間浪費於先收容從中途島上空回來的第一攻擊波機隊,結果美軍抓着航母作戰上最脆弱的時刻,即更換武装和飛機升降的時候,給日軍殺過措手不及,亦同時改寫了歷史。

在戰爭史上,能夠掌握適用於一個特定時代的戰法和裝備的軍隊往往就是勝利者;日軍不能掌握航空作戰的要領,早已寫下失敗的伏筆。

(杨达)

作者简介

60 Jahre Kriegsende in Ostasien

杨达先生

楊達,加拿大西門.弗雷澤大學畢業,主修國際關係及比較政治,現任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歐洲文獻中心主任,兼任中歐研究計劃統籌。研究範圍包括國際關係、戰略研究、當代恐怖主義以及中東、中亞和東南亞政治。

作品散見於香港太陽報>國際漫談專欄,其它近作有從九一一事件和美伊戰爭看兩年以來世界局勢的變化>(2003)、伊斯蘭復興運動的政治影響力>(2004)等。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