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埃及:风能

来自沙漠的绿色能源

种种迹象表明,北非正在发生历史性的变化,能源政策也是如此。该地区拥有利用太阳能和风能的理想条件,欧洲也可从中获益。

default

技术人员在摩洛哥修理风力发电机

目前,埃及一切都捉摸不定,政局转瞬即变。然而,变化不仅仅出现在政治领域,滨临地中海和红海的沿海地区,也掀起了另一股新潮:埃及人打算利用这里的气候条件,告别化石能源,用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到2020年,将有20%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专家们认为,政局的变化,不会影响埃及的这一打算。

巨大的潜力付诸东流

但是,要达到这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埃及还要作出很大的努力。迄今为止,埃及的大部分电力还来自化石能源。埃及本国天然气和石油资源有限,需要进口,这不仅对环境造成影响,也给财政带来巨大的负担。“绿色和平”组织的安德烈•波林(Andree Böhling)说:“迄今为止,北非可再生能源的巨大潜力远远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原因主要在于购买太阳能和风能设备的价格昂贵。

Windpark bei Zafarana, Ägypten

埃及的扎法拉纳风力发电站

不过,在发达国家的援助下,埃及已经有一些试点项目投入生产。位于苏伊士以南120公里的扎法拉纳风力发电站是非洲最大的风力电站,每年向电网输电140万兆瓦时。红海沿岸是世界上利用风能的最佳地点之一。据估计,仅埃及的风力潜能就高达两万兆瓦,相当于16个核电站。建设扎法拉纳电站的资金,主要来自德国复兴银行(KfW)。该银行的查利斯•潘提希(Charis Pöthig)说:“其他项目也正在计划当中。在嘎巴•埃尔•采依特(Gabal el-Zeit) 将新建一个风力发电站,已经和埃及政府签署了协议。”

新能源高歌猛进

Kohlenverkäufer in Kairo

埃及开罗的卖煤炭人

面临能源政策挑战的,不只是埃及,而且包括整个北部非洲。这里人口增长迅速,工业化在朝前迈进,对能源的需求也相应增长。然而,面对这一挑战,各国的反应不一。阿尔及利亚等拥有天然气和石油资源的国家,对这些能源进行补贴,压低价格。这一政策的受害者则是环境。“绿色和平”组织的波林说:“可惜的是,许多北非国家试图用燃煤发电站和核电站来应付能源供应的不足。”

然而,也有不这样做的。譬如,摩洛哥在可再生能源建设方面,就堪称这一地区的榜样。过去,摩洛哥与埃及以及突尼斯一样,大部分电力必须高价进口。近年来,摩洛哥在欧洲的援助下,寻找其他的解决办法。德国复兴银行的潘提希说:“我们对索维拉和丹吉尔两地的风力发电站提供援助。”索维拉的风力发电站2007年投产,每年供电21万兆瓦时。

沙漠发电 供应欧洲

从为北非国家提供的资金和技术援助中,欧洲自己日后也可获益。所谓“沙漠技术”项目的目标,就是要把非洲的环保电力出口到欧洲。2050年,欧洲15%的电力需求将来自撒哈拉沙漠大规模的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站。“沙漠技术工业行动”组织的亚力山大•默汉逖(Alexander Mohanty)指出:“现在要做的,是创造相应的政治框架条件。”默汉逖还强调,这里生产的大部分电力应该留在当地:“产电国可以获得双重利益:他们既可以获得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援助,又在一个有发展前途的行业创造了就业机会。”

Hochspannungsmasten in Kairo

埃及开罗的高压电线杆

当然,迄今为止,沙漠供电依然还是一个尚待实现的设想。摩洛哥的第一个试点项目还正在规划当中。不过,人们对此自然寄予很大的期望。波林认为:“‘沙漠技术’方案可能为解决全球能源问题作出重要贡献。”只是欧洲与非洲之间的电网尚须扩大。据波林估计,等到非洲的电力流向欧洲,大概还要十年左右的时间。

至于目前北非的革命和政局动荡,并没有动摇新能源的先行者们。“沙漠技术工业行动”组织的默汉逖说:“一项先期调研正在突尼斯进行。我们认为,目前的动荡是暂时的,政局不久就会趋于稳定。”波林则在政局的变化中看到了新的机遇,他说:“以前的掌权者中,有许多人与石油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阻止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他还认为,从中期来看,该地区的民主化对发展风能和太阳能有利。

作者:Nele Jensch

责编:当远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