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来自德国的未成年圣战者

据德国联邦宪法保护局公布的消息,有24名德国未成年人在为伊斯兰国战斗,据说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是什么驱使这些年轻人走上这条道路,德国之声记者Sabrina Pabst采访了伊斯兰学学者约亨·米勒。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之声:这一团体的潜在危险有多大?

约亨·米勒:这很难评估。潜在的危险当然不可低估。我们可以想象,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叙利亚或者伊拉克接受了作战训练,有可能受命

重返德国实施恐怖袭击

。德国的安全机构必须采取积极的预防措施。

尽管存在着安全风险,但是我认为这些青少年和年轻人不仅仅是潜在的威胁和武装恐怖分子,而且也是一群迷失的年轻人。我担心,这些在寻找答案和方向的年轻人被社会所忽略。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因为感到失望和沮丧而返回德国,而回来后问题继续存在。我们必须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动机前往叙利亚或者伊拉克,现在又如何才能让他们重新融入德国社会。

Deutschland Terrorismus Terrorist Breininger soll tot sein

来自德国的极端主义分子

伊斯兰国的互联网视频宣传很恐怖,为什么青少年容易受到这些画面的蛊惑?

年轻人的动机很复杂。我们发现,对于那些已经变得非常激进,有暴力倾向,自己也愿意参战者,他们中有很多人家庭关系很糟糕,缺少父爱。此外他们还面临一些社会和教育方面的问题,受到失业的困扰或很少得到认可。因此他们在寻找一个团体,一个方向和明确的答案。

我也谈到9 -11一代。生活在德国的这些年轻人是在伊斯兰教受到越来越多质疑的氛围中成长起来的。他们必须面对9 -11之后暴力和恐怖主义不断加强的境况。但

危险的德国圣战者

参加伊斯兰国战斗的德国年轻人中,大部分人皈依了伊斯兰教。

他们何处找到答案的呢?

家庭,协会或者清真寺也包括我自己缺少接近年轻人的机会。他们经常上网,在网上寻找答案并获得萨拉菲分子的答复。萨拉菲派在互联网上的宣传铺天盖地。他们给了年轻人简单而又明确的答复。

宪法保护局从几年前就开始关注德国萨拉菲势力的发展动向。他们从完全的非暴力派别发展成为恐怖主义团伙,萨拉菲分子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圣战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Islamischer Staat Fahne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中不乏德国圣战者

只要我们谈到激进主义,我们总是联想到这6000名激进的萨拉菲分子。我要说的是,大多数萨拉菲分子对民主构成威胁。但只有数百人非常激进,也有暴力倾向。对此社会必须进行干预,应在学校和青少年活动机构开展政治教育,指出这些危险的存在。

最年轻的圣战者才13岁,极端化的过程有多快?

这是很可怕的。在学校我也接触到一些处在激进主义边缘的13岁青少年,他们说,他们要省下零用钱,用来加入圣战。其激进主义思想的形成过程有很大差异。有些人用了很长的时间。他们在某个地方遇到某些人和他们搭讪,之后便加入了向他们灌输激进主义的一个团体。他们在这个团体中越来越多地受到

激进主义的潜移默化

,最终产生了不仅谈论、而且想采取行动的愿望。而那些很快成为激进主义分子的年轻人为数很少,从他们身上我们也发现,宗教信仰并没有对他们产生作用。产生影响的是家庭、社会和个人经历,宗教只是一个借口。

数月前,宪法保护局对Twitter, Facebook 和其它网络社交服务进行监控引起巨大哗然。而激进主义则在利用社交网站进行其宣传。对网络进行监控有助于阻止青少年免受影响吗?

只有对青少年近距离接触,能够敏锐发现其变化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应该敏感地注意观察这种发展变化,与其进行面对面的单独接触,看看谁能够做些什么。担负这项任务的可以是其姐妹、足球教练或者清真寺阿訇。

Sabrina Pabst / ljh/mz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