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来年时尚流行风

夏季是西方时尚名都举办国际时装展的季节,而素有赞助国际时装展传统的德国梅赛德斯-奔驰公司首次选址柏林举办了时装周,邀请业界最具竞争力的设计师参加,以此为国际都市柏林增添魅力。本次时装周期间有一个格外醒目的亮点,那便是德国知名设计师阿内特-罗丝特尔(Anett Roestel)的来年春夏时装秀,媒体将其称为此人创作上的重大突破,其实这位设计师的客户早已遍布世界各地。

default

柏林时装周一角

Berliner Modedesignerin Anett Röstel

柏林时装设计师 Anett Röstel

结识罗丝特尔是在今夏杜塞尔多夫的夏季国际时装展CPD上。继柏林勃兰登堡门下的时装周之后,素有小巴黎之称的德国杜城也举办了每年一度的夏季时装展。此次杜城时装展不同于往年,业界精英的作品汇聚展览中心的第14大厅。罗丝特尔的展台就位于第14大厅中巨大的T型台的一侧。柏林时装周的报道使我第一次接触到罗丝特尔的名字,而CPD采访时,多名设计师又一再谈及此人,于是引起了我的注意。

柏林时装周是国际著名时装设计师的荟萃之地,驰名世界,享有“庞克之母”称谓的英国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德国的Hugo以及曾为阿迪达斯打造时尚新造型,使其重振雄风的德国设计新秀Michalsky等均参加了此次展会,能在高手的角逐中胜出想必定有过人之处。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杜城时装展上,罗丝特尔公司的展台内人来人往,十分繁忙,宾主在短促热情的招呼之后便迅速进入商业洽谈。展台的上方是柏林时装周期间的模特表演,新款服装款款新颖,顿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正当我全神贯注之时,一位工作人员向我走来,并将身旁的罗丝特尔介绍给我-好一位清秀的女人,轻施脂粉,一身黑白两色的长款套装,质地高贵,款式独特,全身散发着浓郁的艺术家的气质。交谈中,她虽没有德国政经名流训练有素的口才,但却有更多的内心流露和坦诚。

罗丝特尔于1964年出生于勃兰登堡,曾在柏林技术与经济高等专科学校主攻时装设计,并于1990年成立了自己的时装品牌公司,在德国经济持续低迷的年代,该公司却得以迅速发展,如今已是一个中型企业,其品牌服装销往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日本等国家,在国内,罗丝特尔的时装与卓普、阿玛尼等设计师巨匠的服装放在同等精品店里出售。此外,罗丝特尔也是柏林、杜塞尔多夫、纽约、巴黎、伦敦、哥本哈根等国际时装展上的常客,早已声名远扬。

Kollektion der Berliner Modedesignerin Anett Röstel

2008年新款红衬衫 Anett Röstel设计

罗丝特尔时装的不凡之处在于她的日本情怀以及将东西方美学元素相结合的手笔。她追求高贵的选料和独特的设计,她不仅常从日本采购面料,她的许多设计素材都源于日本服装设计师的作品。罗丝特尔将简约、奢华、高贵、前卫和感性等因素融为一体,再加入细部的装饰处理,因而每每带给人一种全新的视觉效果。

从小迷恋绘画的我虽自来德后就不曾动过在父母强烈要求下带来的全套作画工具,但感受艺术,关注时尚却始终是我的最爱,无论建筑、摄影、绘画还是时装,闲暇之余,我密切关注着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并乐在其中,我因此自视为颇有时尚心得的现代女性:在蜚声世界的时装设计巨匠中,我最欣赏,也最偏爱阿玛尼(Armani)的设计款式,它们没有范思哲(Versace)的性感张扬,也没有“时装界凯撒大帝”-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式的一贯套路及过份炫耀,它们所具有的是一种“随意的优雅”,为女性消费群体增添含蓄内敛的矜持与自信,为女人扬长避短,并长久地“挺立”在一浪又一浪生命短暂的流行款式的波涛之颠。

我之所以将罗丝特尔收入德国之声中文网的VIP专栏,恰恰是因为她的时装帝国尚在建设之中,而在全球一体化的当今,她兼容东西方特点的设计无疑将具有更强的生命力,何况世界时装设计界,一代新人对老牌大师提出挑战的格局已经形成,我真怕错过一位明天的时装帝国女王,于是我特约她做了此次专访,以饷读者。

Kollektion der Berliner Modedesignerin Anett Röstel

2008年新款 Anett Röstel设计

来年时装流行风

德国之声:罗丝特尔女士,您好!您目前正忙于参加各大展会,柏林、杜塞尔多夫,之后是哥本哈根、及巴黎等决定明年春夏时装走势的国际时装展。您能否给我们的网友提供一些有关这方面的最新信息?

罗丝特尔:我认为,明年夏季的时装将更加突出女性线条,透明面料的使用将更为普遍。迷你裙和长裙依旧走红。人们将更加注重面料和款式的和谐。对我来说最为重要的是,选择适合自己,也就是说可以扬长避短的服装,千万不能为追赶时髦,弄巧成拙。

德国之声:您能否再说得具体一些?比如来年时装的主流色调和款式等等。

罗丝特尔:我们现在就可以预见,明年夏季,白色将成为主流色调。但我依旧看好黑色系列,我无法想象没有黑色的时装界将会变成怎样。另外,我还大胆地运用一种鲜红的颜色,以及一系列图案造型,比如圆形、三角形、四方型、长条型等。我们将 这些图案印在不同的面料上,或缝在面料上,再用透明面料进行搭配,赋予它们一种空间感,以此制造特殊的效果。另外灰色系列也很重要。我注重反差和对比效果:比如面料的反差,将透明的轻薄面料与密纹面料进行搭配;也包括颜色的反差,深浅颜色的反差等。

另辟蹊径,创个人风格

Anett Röstel beim CPD 2007

Anett Röstel设计

德国之声:您刚才提到的图案造型和对比手法其实都不能说是真正的发明,这些元素都曾出现过。您认为,在时装界还有真正意义上的发明和创新吗?

罗丝特尔:这样说吧,一件上装由袖子和衣领组成,自古不变,尽管如此,每一位时装设计师都可以在自己的设计中留下个性化的手笔。我希望我的设计带有明显的Anett Roestel的特点,而且能够被消费者接受,从而引领时尚潮流。我从不关心上一季节的时装,而只关注手中的面料,并从面料中获取创作灵感,不断绘制出新的设计方案。除了整体构图之外,我也很注重时装的细节处理。比如,我尝试着在新款设计中,将图案造型缝制在密纹面料上,形成我的个人风格。

德国之声:正如您所强调,您非常注重面料的使用。如今市场上新面料层出不穷。但我的感觉是,不少面料在技术上是不成熟的。比如,我前几年卖了一条范思哲的裤子,虽然很有弹性,穿着舒服,但却越穿越肥,所以我不得不请裁缝帮我改瘦。类似这样的事情为何不能避免呢?

罗丝特尔:我本人始终在寻找新的面料,每一位时装设计师都会这么做。我从日本卖了许多面料,我认为,日本的面料很有创意。在成衣面料业,日本和意大利的产品都极具创新精神。但对我来说,质量永远是第一要素。您刚才举的例子的确有可能发生。有时候,人们发现了一块面料,觉得它非常漂亮,但这块面料也许在洗了十次之后会完全走了样。

Kollektion der Berliner Modedesignerin Anett Röstel

Anett Röstel新款衬衫

时装面料需满足时代要求

德国之声:在生活节奏极快的当今世界,时装面料除美观因素之外,也应便于消费者使用。您以怎样的标准评价面料的好坏?

罗丝特尔:面料需便于护理的特点已变得愈发重要。当然大衣,带有内衬的上装不必具备这一特点。但衬衣、体恤衫或亚麻布裙子就必须便于消费者自己洗熨。我的客户都有这样的要求。人们不可能将一件夏天穿的白色衬衫送到洗衣店去洗。

德国之声:市场和时装展上,新款时装多得让人 眼花缭乱,请问,如何一眼就能识别出Anett Roestel品牌时装的特点?

罗丝特尔:我的时装都具有鲜明的线条轮廓,无论严谨还是柔和款式无一例外。另外就是我刚才提到的独特的细节部分的处理。再有就是我的设计款式均使用高贵质地的面料。在这一点上我与Jil Sander很象。我注重面料的视觉效果,包括面料的特点、手感、以及是否便于消费者护理等。我们的时装不是季节时装,也就是说补色和那种只穿一个季节,之后将其扔掉的廉价产品。我们的时装都是在德国生产的,无论从质量还是在设计上都有很高的要求,也因此具有长久的生命力。

Kollektion der Berliner Modedesignerin Anett Röstel

德国之声:您刚才提到,您经常从日本购买面料,这就是说贵公司时装的生产成本一定不低,请问,您针对的是哪些消费群体?

罗丝特尔:我们的时装不是大众产品,只在高档精品店里出售。我们为那些有自我意识,也懂得如何打造自己独特外形的女性群体设计时装。这些女性大多是40岁年龄段的女性,他们自信,又有丰富的生活和工作经验,在事业上已有所建树,有经济实力。她们往往比18岁的女孩子更懂得如何突出自己的整体魅力,尽管最年轻一族青春,活泼。不过,我们也为20岁,50多岁的女性设计时装。比如昨天就有两位德国电视连续剧“好坏岁月”中的女演员来我这儿卖衣服,看得出她们的确很喜欢我的设计。

汲取他人所长

德国之声:您是否曾试图将自己与德国著名的时装设计师做过比较?比如Jil Sander、Lagerfeld或Joop等。您将哪一位视为自己的榜样?

罗丝特尔:我尤其欣赏Lagerfeld的创造力。我也赞美Jil Sander和Joop的设计,他们都有自己的风格,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认为,只有确立了自己的风格,设计的服装才会有生命力,也才会有事业上的发展。现在我很难与他们相比,比如Lagerfeld,他有康采恩的支持,而我的公司只是一个中型企业。所以我们的运作方式完全不同。我最欣赏日本设计师的作品,他们很有创造精神,这对时装设计师来说非常重要。

Mode Haute Couture in Paris Bildgalerie Giorgio Armani

Giorgio Armani设计时装

德国之声:您如何评价 Armani的设计?

罗丝特尔:他偏爱使用高贵质地的面料,他的设计风格与我的完全不同。他的设计款式一点也不张扬,但耐人寻味,所以吸引了大批女性。

德国之声:您奔波于世界各地之间,请问,您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罗丝特尔:我希望自己的企业能够保持近年来的发展态势,能赢得更多的消费群体,能进一步扩大自己的世界知名度。这也是我为什么参加国际时装展的原因所在。

德国之声:作为业内人士,您如何评价当今时装业的发展?它被视为最艰辛的行业之一。

罗丝特尔:的确。自90年创办公司至今已是不短的时间。全世界的经济形势大多不很乐观。但由于我们的产品是优质高端产品,所以不大受外界形势的影响。

与名模合作

Anett Röstel beim CPD 2007

本年度德国电视选秀节目胜出佳丽 Barbara Meier

德国之声:在柏林时装周和杜城国际时装展期间,您曾聘请德国寻找下一代超级模特电视选秀节目中的两位胜出佳丽为您做模特,并与因这台节目而在德国走红的模特形体训练师布鲁斯-达内尔(Bruce Darnell)合作,请他为您训练参加T型台表演的模特,您对这两位年轻姑娘的表演感到满意吗?她们的确强于其它模特吗?

罗丝特尔:由德国世界名模海迪-克罗姆主持的德国寻找下一代超级模特电视选秀节目胜出的两届冠军的确另我感到满意。Lena Gercke和Barbara Meier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蕾娜是运动型的,很健美,而巴巴拉则非常内向,沉稳,所以我很喜欢她的气质。之所以选她们为我当模特主要是因为她们的知名度。德国寻找下一代超级模特的电视选秀节目曾吸引了不少观众的注意力。

德国之声:这两个人的报酬一定高于普通的模特了?

罗丝特尔:当然,她们的报酬会比其它模特高一些。

德国之声:要想将自己装扮漂亮就必须要保持瘦体形吗?难道年长者和较为胖一些的群体就无法将自己装扮漂亮吗?换句话说,时装设计师只聚焦漂亮苗条年轻一族吗?

罗丝特尔:在T型台上,当然是瘦人看上去更漂亮,但我们也顾及较为丰满一族的时尚要求。我们的服装从32码到46码应有尽有。当然不是每一款时装都能达到这一要求的。为大尺寸号码进行合理设计,突出女性线条不很容易。

Kollektion der Berliner Modedesignerin Anett Röstel

自幼编织时装梦想

德国之声:您今天还能回想起您决定当时装设计师的那一刻吗?

罗丝特尔:我自幼醉心干创造性的事情。我在大自然的环境中长大,从小就喜欢装扮自己,对布料也很感兴趣。我也曾考虑过是否学建筑,但对我来说我更喜欢打扮自己,而不是为他人营造美好氛围。所以我选择了时装设计这一行。

德国之声:随着年龄的增加,您的创作灵感也会发生变化。请问,您的创意理念有根本性的改变吗?

罗丝特尔:当然了。从第一件设计作品到现在,期间的变化是非常大的。我的个人风格也发生了变化。我认为,这是很正常的。每个人都在不断进步、不断发展。

德国之声:对时尚的感悟,个人的审美情趣是后天培养的,还是更多地带有先天成分?

罗丝特尔:我认为,两者都有。如果没有天赋和灵感的话,即便进大学学习也不会有太大的起色。但另一方面,有天赋,再加上后天的专业训练会使人的能力和素质有更大的提升。

醉心工作,不善张扬

Kollektion der Berliner Modedesignerin Anett Röstel

2008新款

德国之声:驰名世界的时装设计巨匠大多有着不同于常人的举止和扮相,比如Lagerfeld就总是手拿丝扇,永远戴一副墨镜。您认为这一表象的背后有必然的内在原因吗?或者说有这样的必要吗?您的面具又是什么呢?

罗丝特尔:我与他们的最大不同是,对我来说,我在公众中的形象如何并不重要,我不看重自我表现。我不知道这么做究竟对不对。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我看重的是,我的设计款式获得消费者的好评,Anett Roestel品牌能驰誉世界,至于我个人是否在大街上会被人认出来并不重要。

德国之声:您平常喜欢怎样打扮自己?您偏爱什么样的服装?

罗丝特尔:我夏天喜欢穿裤子,冬天喜欢穿裙子。工作时,我往往穿牛仔裤。

德国之声:您喜欢哪一种品牌的牛仔裤?

罗丝特尔:一个日本的品牌。

德国之声:您曾提及,在巴黎时装展上开始有中国客户向您下订单,您认为,他们更喜欢哪类风格的时装?您有意进入中国市场吗?

罗丝特尔:中国人订购的都是小号服装。我们目前在日本拥有较大的市场,但由于亚洲和欧洲人体形特点不同,所以我们往往做出相应的比例修改。中国已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不时听到和看到有关中国的报道,我希望能有机会进入中国市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