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权贵男人爱出轨 “小三猎手”在行动

对于中国一些有权有势的男人而言,拥有情人或“小三”俨然成为了一种身份象征。不过,那些受到欺骗的妻子们开始想方设法保护自己,而专门针对“小三”的侦探业务应运而生。

(德国之声中文网)张玉芬(音译)是一名容貌平平,毫不引人注意的女子。结婚十六年后,她丈夫另寻新欢,为了一个年轻女子弃她而去。她自己说道,当时犹如五雷轰顶,好几天都缓不过神来。但之后,她想到了一个计谋。

"我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并且让我的男人为他的不忠付出代价。"张玉芬表示,当时感觉只有那种传统的侦探才能帮上自己。但她自己也未曾意识到,这个想法最后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改变。

将想法付诸行动后,张玉芬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成了一位先驱人物。"中国有许多遭遇类似情况的妇女,她们无处求援,"张玉芬表示。一旦离婚,丈夫往往会带走所有财产。要想通过法庭判决得到优厚的赡养费或赔偿金,妻子们必须提出丈夫出轨的证据。"但是这些证据很难得到,因此她们需要帮助。这时我就登场亮相了,"张玉芬说道。

Deutschland Symbolbild Spion mit Fernrohr

望远镜是“小三猎手”的重要工具

拥有情人成身份象征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名社会学家李银河认为,丈夫对妻子不忠在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严重问题"。她是对中国婚姻和性问题进行长期研究的少数学者之一。

对于一些有钱或有权的男人来说,拥有情人如同身份象征。根据中国人民大学2012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研究,在因腐败而遭到调查的中共党员中,95%的人至少有一个情人。"中国大约60年前才开始实行一夫一妻制。许多人习惯了男人找'小三'的现象,"李银河对德新社表示。

57岁的张玉芬从衣兜里掏出两部手机,"这是我最重要的劳动工具"。她在采访中提到了那些帮助她进行调查工作的女性朋友们,也讲到了与自己的前夫及其情人历时数年的官司。

在经历了这番法庭折磨之后,张玉芬决心帮助其他境况类似的女性。"起初我只是想帮助那些女性朋友,但后来很多人都来请求帮助"。

"追踪小三"是一项辛苦差事。张玉芬并没有什么高级的监控设备,只有记事本、望远镜和照相机。"在追踪猎物的时候,我就是躲起来,比如藏在树后",她说道。她曾经花了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打探一名男子的情妇。"他出门坐车,而我却只有一辆自行车,有时候打车",张玉芬表示。但最后,她还是成功拿到了这名男子出轨的证据。

"小三猎手"的困境

这位聪明伶俐、非常健谈的女士也谈到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经历的多次挫折。有些证据在法庭上突然消失;有些法官不允许她进行调查工作。但2009年,张玉芬得到了一次好机会。一名铁路系统公务员的妻子向张玉芬求助,她认为自己丈夫有外遇。张玉芬鼓励这位女士,自己展开调查。这成为了张玉芬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行动。这位女士在丈夫的智能手机里发现了其他女人的照片和电话号码。而张玉芬则沿着这些线索继续调查下去。"他经常在不同城市工作,在全国共有17个情人,形同'后宫'。"

而这名公务员之所以能够维持如此奢华的生活,全靠收受贿赂。"在他和一名情人在床上幽会时,他的妻子突然出现在公寓里,让他大吃一惊",张玉芬说道。但是,最后结局却让她大为失望:这位女士尽管与丈夫离婚,但没有人继续追查贪污受贿的事情。张玉芬认定那名铁路公务员的上司将整起案件遮掩了下去。

在中国,受到丈夫蒙骗的妻子们往往在法庭上无能为力。社会学家李银河表示,尽管根据法律规定,出轨的一方在离婚时只能得到很少的婚姻共同财产,甚至什么也得不到。但在现实中,不忠行为却很难证实。

Deutschland Symbolbild Spion mit Hut

中国法律禁止私家侦探

张玉芬表示,即便拥有了确凿证据,有些女性还是不愿通过法庭程序维护权益。"我有好几个客户都是这种情况。"张玉芬为她们办好了所有证据,但她们却不愿意上法庭。"她们不想当众出丑",张玉芬表示。因为尽管离婚在中国日益普遍,但对于很多妇女来说依然是生命中的一个污点。

张玉芬开办了一家侦探社,希望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人物。2003年,她与一名女性好友创立了凤凰侦探社。但由于入不敷出,最终只能关门。"当一场离婚官司变得不可收拾时,许多男人的第一招就是不让女人碰双方共有的财产",张玉芬表示。因此她就只收车马费,免费提供调查服务。

此外,中国的法律规定也让张玉芬的工作四处碰壁。因为1993年之后,中国便禁止私家侦探的存在。"尽管当局禁止了这个行业,但需求却依然存在",李银河表示。"今后这个行业还会更加活跃,因为许多人都需要这样的服务。"

张玉芬则表示,尽管她的侦探社已经不复存在,自己依然义务从事类似工作。"目前我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网络,成员都是拥有影响力的女性,她们都曾经得到过我的帮助。"

她在本子上记录了相关案例和这些客户的联系方式。"我已经写满了34本记事本,而且肯定还会越来越多。"

DW.COM